在艺术世界游历了一年,他写了一本深度揭秘的书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114   最后更新:2020/09/30 11:52:06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20-09-30 11:52:0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从5年、10年、20年甚至30年的跨度来看,这个艺术世界的快照会是怎样的?我想知道谁还会继续他们的工作,而谁不会了。”艺术界全盘揭秘书籍《艺术世界的一年》(A Year in the Art World)近期刚刚出版,由策展人兼艺术史学家马修·伊斯雷尔(Matthew Israel)所撰写,他带领读者在艺术世界中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游历,从亢奋的拍卖行和艺术顾问,到工作室和运输等实际事务。伊斯雷尔在书中强调,写作时,“时间胶囊”这个词总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艺术世界的一年》(A Year in the Art World)


但他这种说法已经感觉像是过去的时代——新冠疫情爆发前那个狂热且以自我为中心的艺术界,所遗留下来的产物。《艺术世界的一年》将会给我们一些启示,至少让我们了解到在疫情爆发前艺术界快车道上的生活是怎样的。这本新书从艺术家、收藏家和双年展、艺博会等层面的艺术界循环。

来自“艺术代工”者,

为什么杰夫·昆斯难以取悦?

伊斯雷尔在书中大胆地使用了艺术代工(art fabrication)这个词,作者解释道:“这是个笼统的术语,指帮助艺术家在工作室外创作大型或复杂雕塑的各种业务。” 泰德·劳森(Ted Lawson)是长岛制造公司Prototype的老板,该公司曾与小野洋子(Yoko Ono)、森万里子(Mariko Mori)和加达·阿梅尔(Ghada Amer)等艺术家合作过。

泰德·劳森(Ted Lawson)在他纽约的Prototype工作室中与他的一些艺术品的合影,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劳森对“艺术代工”得以运作的原因和方法分享了许多见解,他说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与概念艺术家合作,他们有资金支持,但“只是不知道如何实现”。另一种情况是,“当一位画家有了那个‘时刻’,即他们的职业生涯达到了某个点,他们便想尝试雕塑,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止是一位画家”

杰夫·昆斯在纽约的工作室,图片来源:Jason Schmidt


劳森分享了他在杰夫·昆斯(Jeff Koons)工作室担任助理时的轶事,当时他“很年轻,很有抱负”。他向伊斯雷尔讲述了一个“为昆斯制作大尺寸碗模型的故事,到后面变成昆斯创作过程永无止境的一个项目和证明” 。昆斯不停修改碗的边缘,一丝不苟地以精确到毫米的单元测量。“你可能会问,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然后你就会意识到,这甚至不再关乎完美,而是某种东西。谁知道杰夫是怎么回事?也许是施虐,也许是抑制市场……也许是追求完美吧。”

艺术顾问眼中的艺术世界,

为什么超级藏家前泽友作很重要?

伊斯雷尔在关于艺术顾问的章节采访了出生于柏林的玛尔塔·吉尼普(Marta Gnyp),他说:“她的不同寻常之处就在于她不仅是一名顾问,还是一位有博士学位的艺术史学家及藏家,且近年来她成为了一名画廊主。” 吉尼普写过几本书,包括《转变:艺术与当代藏家的崛起》(The Shift: Art and The Rise to Power of Contemporary Collectors)。她只与少数藏家合作,大多在欧洲和美国。伊斯雷尔写道:“她从作品销售中获得佣金——对顾问来说,这通常意味着销售价格的5%到10%。”

玛尔塔·吉尼普(Marta Gnyp)及其作品《转变:艺术与当代藏家的崛起》(The Shift: Art and The Rise to Power of Contemporary Collectors)

吉尼普在采访中提及最早一批艺术顾问之一的西·韦斯特雷克(Thea Westreich),是启发她的人物,她还出乎意料地提到了西蒙·德普雷(Simon de Pury),他是一名拍卖师。“如果有个不寻常的国家想要举办与艺术相关的高端活动,德普雷总会抢占先机。比如他曾在阿塞拜疆组织过一场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展览。他介入过一笔瑞士藏家与卡塔尔藏家之间的交易。”吉尼普说道。

收藏家前泽友作和他创纪录买下的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作品《Untitled》@yusaku2020


她还特别指出日本收藏家前泽友作(Yusaku Maezawa)是新一代“为市场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和速度”的年轻藏家的典型。2017年,他在苏富比纽约春拍中以1.1亿美元(约合7.6亿元)的价格买下了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一幅画作。吉尼普将前泽友作与20世纪传奇艺术赞助人佩吉·古根海姆(Peggy Guggenheim)作了比较。“不过,”她说, “有很多藏家觉得他的做法很俗气。你为什么要和你刚买的作品合影呢?但这种热情、速度、乐趣,以及之中的投机性,对于许多新晋收藏家而言是很常见的。”

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总监

是如何被选拔的?

伊斯雷尔严谨且细致地讨论了双年展的现状,将这些极具声望的大型非商业性展览与艺博会进行比较。“双年展的价值也应与艺博会相提并论,后者有截然不同的商业目的,但也越来越多地融入策展展区。简而言之,顶级双年展在这方面胜过艺博会,因为双年展的侧重点明显在策展和作品体验上。” 他写道。

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刘韡装置作品,图片来源:dezeen

威尼斯双年展艺术总监、策展人拉夫·鲁戈夫,摄影:Mark Atkins,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伊斯雷尔与2019年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艺术总监、策展人、伦敦海沃德画廊(Hayward Gallery)总监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围绕“策划威尼斯双年展(Venice Biennale)需要什么”展开讨论。而作者恰如其分地将其描述为“艺术展览的联合国”。有趣的是,即便是鲁戈夫自己,除了拥有作为受人尊敬的策展人的经历之外,对于为什么会被评选为艺术总监,他也几乎不能提供见解,” 伊斯雷尔说。

威尼斯双年展上洛伦佐·奎因(Lorenzo Quinn)的《建筑桥梁》(Building Bridges),图片来源:Simone Padovani/Awakening Getty Images

“没有申请流程或选举式的场景,也没有可以把你的名字放进去的帽子。” 伊斯雷尔写道。“这一切都是个谜,”鲁戈夫说,他描述了被前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召唤到意大利的经历。“在罗马享用午餐听起来不错,所以我很乐意去。我们吃了顿午饭后,他问我是否愿意担任艺术总监。” 伊斯雷尔补充道:“鲁戈夫持着迟疑的态度。直到午餐后才做出选择,而午餐正是巴拉塔‘检验他’的必要机会。” (撰文/Gareth Harris,翻译/Zola Sha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