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当代艺术是新城市社会激情 | “上海广场”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27   最后更新:2020/09/30 11:21:09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09-30 11:21:09

来源:没顶公司


2020年9月29日,在上海广场我们十分荣幸地迎来了上海广场 x 没顶公司联合举办的当代艺术展:“ 上海广场 ”。陈莉、Jeff Staple、陆平原、Steven Harrington、商亮、史莱姆引擎、向利庆、徐震®、杨振中等9位艺术家的作品亮相本次展览。


(从左到右:学术顾问陆兴华;策划人肖寒、策划人及参展艺术家徐震;主办方上海广场代表顾明;参展艺术家杨振中、向利庆、陆平原、陈莉、商亮、史莱姆引擎李汉威)








展览现场,“上海广场”:把激情的商业做大,上海广场,2020


当代艺术是一种脱胎于经济文化的意识形态:既然艺术家身处当下的时代境遇里,那为什么不将艺术的边界拓展得更广、去发掘并创造这个世界最为核心的“交易语言”?陆兴华对此艺术现象进行了深入探讨:“在这个不断升级的互联网时代里,我们也仍要激情地做商业,做激情的商业,把生意做成激情,因为那就是做艺术、做展览。”“当代艺术也必须是这样的一桩激情生意:通过这样的交换,使人人都在自动机器、快递包裹和手机屏幕面前享有平等的权利;同时承认并鼓励不同劳动者平等地为公共福祉作贡献,使每一个人都能自由地投身于自己热爱的事业。”


(部分文字摘自陆兴华教授为本次展览撰写的文章)

参展作品现场


陈莉



陈莉,《关系》,2020,玻璃钢着色,165 x 304 x 265 cm


任何事物都因为各种条件的相互依存而处在变化与被变化中,而这种变化,让联系在一起的一种关系,过度到了另一种关系中。我们存在于多维度空间的连接,包括了人与人单方面,人与人多方面,人与物或物与物之间的联系。除此之外还有内与外的联系。让我们探索内外触碰的交集地带,并延展放宽,用另一种叙写方式让“矛盾”结合到一起,兼容并蓄。


Jeff Staples



Jeff Staple,《STAPLE PIGEONS》, 2020,玻璃钢、喷漆,500 x 350 x 450 cm


STAPLE PIGEON是Jeff Staple标志性的设计,最著名的是在2005和耐克联名发布的限量SB Dunk, 又被称之为“纽约鸽子”,轰动一时。


陆平原



陆平原,《Unboxing -食指》,《星期六-曲奇饼干8.15》,《Look!im Picasso-1810-C》, 2020, 金属、玻璃钢、漆、木板, 635 x 278 x 400 cm、110 x 110 x 25 cm、165 x 80 x 120、88x 49 x 35 cm


陆平原制造了一个由玩具,卡通零食等物品共同建构的“生命”地带,这些物品从饼干到玩具火车头,承载着人们的共情寄托。人类擅于通过广告,音乐,产品包装等方式让物体过度富有生命力,他们带着可爱的眼睛,“寄居”在人类活动之中。有序是生命活动的特质,箱子是人类的整理归置空间,具备有序的特点,陆平原将作品陈列在箱子中, 使它们呈现出更强烈的生命气息。


陆平原,《“Look, I’m Picasso!” - 1802-C》2018,铝合金,矿物颜料,400 x 280 x 160 cm


陆平原的作品系列《“Look! I’m  Picasso!”》是艺术家受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于1995发行的第一部电脑动画电影 《玩具总动员》的启发所创作。电影中的玩具们在人类不在场的时候具有生命的情节深深影响了艺术家,给艺术家的童年心灵带来奇特的印象。电影中有一幕场景表现了土豆先生被撞,眼睛、鼻子、嘴巴散落一旁、重新组装后声称:“Look! I’m Picasso!”混合了从土豆先生形象所获得的元素,艺术家从毕加索的立体派绘画和雕塑作品的形式出发,构思创作了这个作品系列。始终站在虚构与现实的界限上,陆平原的创作常常呈现出打破常规的独特状态。这个系列的作品融合了两种不同的形式和语言,这同样也是不同的社会阶层、流行文化与精英文化之间的一种弥合。


商亮



商亮,《拳击人的头像 NO.1》,2020,玻璃钢、喷漆,280 x 170 x 145cm


拳击人的头像是系列作品《拳击人》的2020年纪念版,拳头代表力量和鼓励加油的意思,疫情期间人们渴望的强壮的身体,克服困难和恐惧,于是我尝试让黑色的拳头被塑像并成为一个符号,加上熟知卡通角色的嘴,笑脸迎迎中也夹杂着危险和警示。


史莱姆引擎



史莱姆引擎,《头条》,2020,视频,4′50″



从特约报道、新闻60秒、天气预告,到科普健康、产品广告甚至是美食烹饪,《头条》包含了现实新闻节目中所有板块,却不止于此。通过结合多名艺术家的创作,由艺术家作品组成的另一种现实逐渐形成了一种完全架空的世界观,让新闻这种传播媒介增添了魔法与外星文明的气息,也使得《头条》成为适应当前传播环境的宣传工具。


Steve Harrington



Steve Harrington,《GOTCHA》,2020,玻璃钢、喷漆,590 x 245 x 700 cm


《GOTCHA》拥有史蒂芬·哈灵顿(Steven Harrington)两个标志性的元素,调皮的人物形象Mello和围绕着Mello互相缠绕的棕榈树。


向利庆



向利庆,《自染》,2007,棉线、丙烯、树脂,120 x 120 x 120 cm


《自染》以及《线》是一系列在视觉上具有审美快感的作品。艺术家亲自将棉线染成各种丰富的颜色,然后缠绕在圆锥体或者石头上,鲜艳明快的线条覆盖了原来的形体。这一系列作品浪漫且富有智慧,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说的:“在《自染》这个装置中我没讲任何的意义,制作它们让我心情愉快。”简单的劳动和轻快的视觉表达,令观者跟随艺术家放松身心开启对艺术独特感染力的感知。


徐震®



徐震®《交流(挤压,拉伸,长高)》,2020,树脂、喷漆,500 x 615 x 380 cm


《交流》是由各种卡通形象融化交汇在一起的雕塑作品。这些卡通形象来自经典的流行动画,如米老鼠、愤怒的小鸟、马里奥兄弟、皮卡丘、姜饼人、蓝精灵、布朗熊等,他们塑造了年轻一代的视觉审美。每个形象在电脑程序中模仿自由落体、摔落在地上后彼此交融在一起,构成拥有体积感的不规则色块的互相叠加,色彩活泼缤纷、造型灵活生动。把令人熟知的具象的卡通形象作为抽象元素进行使用,作品巧妙地在具象与抽象、三维与二维、流行文化与观念艺术的界限上试探和游戏。卡通形象所具有的高饱和度色彩和视觉刺激,在电脑程序的精细理性的演算中,呈现出狂野和理性共生的视觉趣味,而这也正是数字时代的时代特征。


徐震®,《永生(希腊柱,高跟鞋)》,2020,玻璃钢、喷漆,820 x 390 x 133 cm

徐震®的最新雕塑作品《永生 (希腊柱,高跟鞋)》将经典的柯林斯柱式与红色高跟鞋结合,使得古希腊传承文化与现代消费经济以一种既冲突又融合的方式碰撞在一起。作品延续了徐震®“永生”系列作品对不同时期、不同文明的经典视觉图像在当下时空中的碰撞与共生这一话题的关注和探索。罗马柱阳刚的图腾纹样与高跟鞋凸显的成熟性感,其刚与柔的对比激发了观众的想象空间与理解的可能性。放置于上海广场的中庭,作品饱和鲜艳的色彩和庞大的体量,唤醒着观众对深远西方文明的知觉和体验。希腊柱如双腿一样被安置在高跟鞋中,雅典文化象征和当代女性消费文化符号被融合在一件作品中,横跨时间的鸿沟,流行文化在历史传承的载体里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审美与视觉体验,同时也隐喻权力结构、身份性别、控制与被控制的性别认知。


杨振中



杨振中,《一二一》,2012,电子装置,尺寸可变


改装 100 套人行道动态红绿灯沿着建筑结构线排列安装。


开幕 | 2020年9月29日

展期 | 2020年9月29日至2020年11月29日

地点 | 淮海中路138号上海广场

策划人 | 徐震、肖寒

学术主持 | 陆兴华


参展艺术家 | 陈莉、Jeff Staple、陆平原、商亮、史莱姆引擎、Steven Harrington、向利庆、徐震®、杨振中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