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敏·莱希呈现「One by One」:杰夫·昆斯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28   最后更新:2020/09/28 12:00:32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9-28 12:00:32

来源:阿尔敏·莱希


阿尔敏·莱希线上展厅(Online Viewing Room)荣幸呈现系列展览「One by One」,将定期展出一位艺术家的一件作品。策展人、作家、艺术史学家将共同撰写对不同艺术家及其作品的新见解,并深度探寻和阐述每期艺术作品在艺术史上的意义及与当下的关联性。

首次「One by One」为大家带来的是画廊代理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凝视球(Gazing Ball)系列作品中的《凝视球(瓶架)》(2016),展览上线于2020年9月19日,并将展至9月30日

杰夫·昆斯
《凝视球(瓶架)》2016
镀锌钢与玻璃
91.4 x 40.5 x 40.5 cm


阿尔敏·莱希线上展览「One by One」系列
首期艺术家杰夫·昆斯
展期:2020年9月19日至9月30日
alminerech.viewingrooms.com/viewing-room/15-one-by-one-jeff-koons-gazing-ball-bottlerack-2016/


经典的创作手法

杰夫·昆斯在创作雕塑作品《凝视球(瓶架)》(2016)时运用了他以往的创作手法,从许多方面来说,昆斯因其标志性的反光雕塑系列而闻名。从他的《兔子》(Rabbit, 1986)到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庆典系列(Celebration series)——气球狗、钻石、悬挂爱心、郁金香,再到他最近的一系列气球作品,都是让人耳目一新的尝试。这些作品均以熟悉的对象为雏形,进而制作的大规模、高难度的雕塑。


凝视球将昆斯过往的复杂方法简化为一种独特的创作手法:精心复刻已有的历史艺术作品和美丽而精致的光滑蓝色球体完美结合,让人联想到了昆斯的标志性气球作品,是其创作的基本表达形式之一。

「剥离的表象:欲与物」 杰夫·昆斯 | AR艺术家


一件21世纪的现成品艺术


就像昆斯的“凝视球”系列中的其他作品一样,他作品里的球体并不孤单——反光玻璃球结合了艺术史上那些极具代表性的作品。《凝视球(瓶架)》球体便坐在了昆斯完美复制的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的作品《瓶架》(Porte-Bouteilles, 1914)的顶部。

马塞尔·杜尚,施瓦茨美术馆,米兰,1964年。摄影致谢 Ugo Mulas © Ugo Mulas Heirs.© Association Marcel Duchamp / SABAM Belgium 2020


昆斯的《凝视球(瓶架)》《凝视球(矮凳)》(Gazing Ball (Stool), 2013 - 2016)是对杜尚《瓶架》(Porte-Bouteilles)《自行车轮》(Roue de Bicyclette, 1913)的再创作,体现了昆斯的艺术影响力,也体现了昆斯长期以来的艺术理念——将不起眼的物品提升到“高雅‘的艺术世界。

众所周知,杜尚的创作第一个提出了普通物体也可以成为艺术的观念。为了“制造”瓶架,杜尚只是在巴黎的一家百货商店购买了批量生产的瓶架,并称其为艺术品和“现成品”。这种手法起源于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和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的拼贴画(papier-collé),但杜尚将此手法发挥到了极致,开启了艺术史上的一场革命。

马塞尔·杜尚,自行车轮,纽约,1951(1913初版后第三版)。The Sidney and Harriet Janis Collection© Association Marcel Duchamp / SABAM Belgium 2020

杰夫·昆斯

《凝视球(矮凳)》2013 - 2016

涂色不锈钢、木材、玻璃、铝

33.7 x 33.7 x 101.8 cm


尽管昆斯的球看起来像杜尚的架子一样只是一种元素构件,但其实它也有自己的起源。凝视球最初是由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在19世纪中期推广普及的,在现代生活中,它们通常作为花园装饰品,昆斯经常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家附近的草坪上看到它们。


不过,昆斯并非只是挑选了一只凝视球并称其为艺术,而是贯彻了他职业身涯中一贯的作风——在结合杜尚的现成品观念的同时,试图将一件物品的造型和永恒性做到极致。因此,这些球是专门定制并手工吹制的,并且只有满足艺术家昆斯严格标准的球才会被选入他的“凝视球”系列。

无题(凝视球,院子里的球-花园装饰),c. 1910。私人收藏/Michel Frizot: Neue Geschichte der Fotografie. Könemann, 1994.

杰夫·昆斯
《凝视球(瓶架)》2016(局部特写)
镀锌钢与玻璃
91.4 x 40.5 x 40.5 cm


微妙的差异与启发性的思维


尽管《凝视球(瓶架)》非常简单明了,但昆斯仍然能将具有启发性的想法融入作品中。与该系列的其他作品相比,《凝视球(瓶架)》中的凝视球在其底部有一个巧妙安置的瓶颈和喷口。这既隐喻了昆斯作品中的女性符号(比如他的《气球维纳斯》),也暗示了杜尚作品的原始功能(作为瓶子的架子),同时还暗喻了架子在历史中所含有的阳具意象,正如杜尚将架子上的尖峰解释为雄兽的象征一样。

杰夫·昆斯
《气球维纳斯(品红)》2008 - 2012
高铬不锈钢、透明彩色涂料
259.1 x 121.9 x 127 cm

杰夫·昆斯
《凝视球(田园协奏)》2016
布面油画 、玻璃、铝
152.4 x 188 x 37.5 cm


正如杰夫·昆斯所说的:“观众对“凝视球”的观察就仿佛是一场与作品展开的哲学性的对话。凝视球系列引发了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形而上学的艺术表达。此系列中的“凝视球”与历史艺术作品的结合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让观众更深入了解不同时期的文化生活。当艺术家在创造作品的时候,他们会向历史上的艺术家致敬,并从他们的作品中体会出比艺术家本人更有意思和更珍贵的事物。‘凝视球‘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它能够反映和说明一切。”


杰夫·昆斯 @ AR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