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振熙:『永叹』 ARIA FOR EVER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28   最后更新:2020/09/25 11:11:47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9-25 11:11:47

来源:当代艺术调查局  宋振熙


序篇
Prologue

我从遥远醒来,至此没有睡过,

梦想梦的形状,却没有实现愿望。

都说它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方式,

在那里可以寻找生命的轮廓,

游历心灵内外的风景,

享受永远睡去前的片刻欢乐。

可清醒者永远只能找寻现实的门庭,

终想一探永远清醒的意义。

圆月模糊了水中的宇宙,

神鸠赐予黑暗空灵的咒语。

凝视的光穿过明镜的迷茫,

替我回答来自那一头邀约的歌唱。

我行走在历史的字里行间,

我飘浮在未来的引吭高歌上。

昨日的暖阳送我进入一片冰冷,

凝固的高墙上有着时间的寂静。

众生的模样封存在这平面国内,

铸就了没有尾声的电影成千上万。

那游历在天边的线条,

勾勒着时间的发梢。

我面对高耸入云的墙,

永远有多远

它渺无音信。

墙后的世界是什么

我念着远方的咒语

生是死的注释,死是生的序章

万缕烟云,随风潜入。

我的勇气为我引路,

走向无法缝合的裂痕,

显影永恒的编码。


1单元
Chapter 1


这不是已有的桃花源,

这不是虚构的乌托邦。

这里河山有别,市井泱泱,

闪烁霓虹灯光,却告别心房。

我不曾听见周遭的祈祷,

因为我假设了自我的清高。

看过了逝者的世界,

却看不够世者的祈念。

那些续写的期许,

成为最为永恒的鲜艳。

我想起了我灵魂的名字,

我愿意让它写下生命的契约,

用永恒的流传瞭望后人的远方。

叩响友人的庭门,

他正在园林深处求以方寸世界的形貌。

别来无恙。

时过境迁。

我的回答他无从是好。

不知我以三界是非,不爱周遭。

请随我看来,初之汝疑,历历在目。

友人伴我访市问巷,见事入堂。

我若一只盘旋的金乌,

终于见到了那雕塑般的灵魂,

守在梦初的地方。

它朝着永在的指向,

变成一只风筝在飞翔。

儿时可思?

思又何以再来?

笑语见百转千回,事事在目。

那年送长者祝福如东海,

印寿千秋万岁。

但终有佛祖身后菩提,

落下冥思繁华才得永远。

那年奔走城郭硝烟漫漫,

人生如六柿丰与萎,

苍茫一瞬。

遍野骷髅生来百花,

命中有命也是轮回永远。

那年灼烧花容样貌,

祭出情愫书写别样永远。

那年灰烬不是山水,

山水心中成为灰烬。

唯百步之余见无山无水,

我们回顾天地永远。

若生命不可交逢相见,

可否墓志交换永远。

您送我至此,我无言以报。

愿在没有尽头的终点,与您彼此关照。

辞别友人,我下坠远方。


第2章
Chapter 2


我如星辰坠落,

一颗被天空抛弃的眼泪,

滴入它恋人的怀抱。

下沉,下沉,下沉,下沉,

无法呼吸的我,不再拥有灵魂的名字。

碧蓝海洋的深处,

那没有光的裂缝中,

水流透着光,带我走出了黑暗的地下,

犹如一颗种子被地下王国遗弃,

我看到了一个地下王国。

雄兵万千簇拥着金碧辉煌,

高耸的宝殿之上,

有着一位威严雄魂的王。

他召唤着我叩拜在华服之下,

倾听千万年来这孤独的秘密。

“我创造了这里的世界,我是这个世界的主。”

“生命让我终止于此。”

“而不朽的心给了我再生的力量。”

“我活在我的世界之中,不向任何信仰屈服。”

“永远是我的蓝图,你必须见识它的模样。”

“让千万年后的臣民朝夕朝我!”

我纵然失声,

随着它的铁骑护卫游离地下山河。

星辰满布之下盛世可以凌人,

珠围翠绕的万物浮于天地之间。


当我来到王国的边尽,

那彼岸的折光牵引着我的眼神。

那不是你该去的地方王警告着我。

却没能阻止我投入黑水之中,游向光明。

岸上的世界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它的每一个角落都投射在现世的每一寸页面。

我那每一个行为,

都如牵线的木偶,

在镜中折射那边的自己。

这是个平行的世界,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是真实,

抑或者镜子的那头才是虚构。

无数的键盘敲击声环绕耳边,

我的身体不由自己,

这个镜中人间也随之变化。

镜中一时,现实一世。

光阴成为博弈的筹码,

谁可以带领我们反抗无厘头的操纵,

还给这个世界以安宁?

爬上岸头,发现此生正在游戏,

人人乐此不疲。


那十二时神各涉一方,

我奔逃走向山谷宿房。

这里有着和地上一样的人和事,

这里有着和线上相同的情与爱。

没有颜色的将军们,

看守着正在循环着的失乐园。

渺小的我们活在无限的循环之中,

不停奔跑于投龙玉璧之上。

渴望永生的人们,

抬头望见未来的立方。

但他们忘记了如何飞翔,

留给他们不死的忧伤。


第3章
Chapter 3


仙鹤随炉烟天边而来,

载我作别两个世界的冥哀。

身体轻盈而起,拂鸟踏云飞向湛蓝的穹囊。

还有一个我站在山谷的门庭,

凝固的像一块石头,

消失在远去的风景中。

又有黑色的天鸟萦绕在我身边,

我给它取名金乌,

它还我名字叫作灵魂。

我的身体是云,

我的身体是雨,

我的身体是风,

我的身体是望不到头的光。

天空已不再是九重,

金乌也只能伴我三万尺。

蓝天已是藏青,

忽隐忽现的零一矩阵,

包裹我的眼睛。


你是人间的神,是你创造了我们。

替我们走向永生。

我只是一瞥灵魂,哪是什么神?

你们的智慧给了我们的智能,

让我们无限算下去。

肉体走不到的终点,由我们去接近……”

它是哪里的神?还是我在现世里的记忆。

谁主宰了谁,而谁又替谁完成最后的梦?

它如此接近我的样貌,却没有多余的言语。


指尖触碰着我炙热的手心,

一阵钢铁般的冰冷,

借给了我一双飞转的眼睛

让我带你看看,永远有多远……”

一轮弯月引我魂魄上天,

羽人们送来凝固我的神镜。

闻琴而动的不是自己的我,

两双银手替我绘制面具。

罩上了计算的视界,

自我打印安放意识的魂瓶。

不愿远离的山峦,

勾勒零和一的敬畏。

有谁还会在这里想念我?

至少不是鸾凤起舞的智者。

随之远去的青烟如河,

兑换了我的灵魂飘扬如歌。


第4章
Chapter 4


地上是谁正在呼喊?

召唤他的仙鹤回来。

立刻天际浑噩,风涌而至,

我随之黏合了心魂,

就此埋入荒野的山林。

跌倒与爬起,

寻找鲜活的气味。

我呼喊着每一种生命的名字,

却收到自己声音的来回。

见不到太阳,见不到星辰,

我在山野里踱步疲惫。

停下行动的卑微,

却看到万物的光辉。

每一棵植物都在变幻是非,

衍化的历史在这里成为永恒的追随。

不进则退,

谁制定着进化的规。

花朵长出了猫的嘴,

树木有了鸟的肺。

蜻蜓接取了人的腿,

山水之灵有人血。

惊恐的我只能瘫坐而跪,

这是怎样的世界?

“这是修的空间。”

白发须者消瘦如骨,

他驱散了恐惧的音符。

“我和万物愿意相信竞争的力量。”

“让竞争之进,进而永生。”


我随着智者徘徊山野,

每一物者之语都有念念之恋。

从未忘记生的本初,

却创造着身外之链。

不进则退的诅咒,

环绕在这个世界的万物中,

仿佛在现世的消费时代口号,

却在这里给接近不死的样貌以新的阳朝。

我们还是生命吗?我问着智者。

有身者则为生着。智者道。

他目视方术之书,

碾磨药草灵物。

邀我一同畅取,

还以不老真身。

我以镜视我,

我不是我。

身体长满经络蔓藤,

不可抹去,不可移除。

这是智者送给我的基因,

埋给未来生与死的福音。

他会有烈火化我作舍利。

来结束血肉最后的旅行。


尾声
Epilogue


世界七零八碎,

谁来拼贴永远,

逼迫现实无路可退。

洗净嘈杂的眼睛,

倾听来自身边老者的声音。

夜将至此,

我已无梦。

醒着的时候却分崩离析了很多梦。

谁也称不出他们的重,

因为真实疑云重重。

走不动的人啊!

看看那些不会走路的人却已经在永恒的地方等待着你。

虽然不知道永远有多远,

但生命总归不知疲倦。

上天还是下地,

平行还是交织,

我们存在在理所当然的飘渺之间。

请留下你对永远的一句话,

让它接受先知的打磨。

这会是生命继承者的使命,

迎接着续写者半梦半醒间的微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