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社秋季新展 | “自然爱隐藏”9月26日开幕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137   最后更新:2020/09/24 10:51:03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20-09-24 10:51:03

来源:南山社


自然爱隐藏

Phusis Kruptesthai Philei


艺术家:

董大为 Dong Dawei

何岸 He An

李竞雄 Li Jingxiong

Manuel Mathieu 曼纽尔·马蒂厄

Christopher Orr 克里斯托弗·奥尔

Barthélémy Toguo 巴尔德莱米·图果


开幕时间:2020年9.26 19:00(星期六)

展期:2020年9.26 - 12.25

地址:西安市解放路77号裕朗国际大厦南,南山社2、3F


南山社荣幸地宣布,我们即将与 HdM GALLERY 共同推出秋季群展《自然爱隐藏 Phusis Kruptesthai Philei》,展示董大为、何岸、李竞雄、Manuel Mathieu、Christopher Orr、Barthélémy Toguo 等六位国内外艺术家的绘画、装置及影像作品,展览将于2020年9月26日晚7点开幕,持续至12月25日。


开幕当晚将邀请艺术家何岸进行“何桃源”个人创作专场讲座,由南山社艺术总监戴卓群与谈,HdM GALLERY 钟洁瑜主持。


···


“Phusis Kruptesthai Philei”这句由三个希腊词组成的箴言,被最古老的希腊思想家之一赫拉克利特留在以弗所阿尔忒弥斯神庙中,往往被翻译成“自然爱隐藏”。当下的我们已极难追溯这是否是赫拉克利特的原意,它如同一则神秘莫测的谜语,蕴含无垠的猜想,在各时代有着不同的解读。皮埃尔-阿多(Pierre Hadot)在著作《伊西丝的面纱- 自然的观念史随笔》中引用了这句话,由此展开了其利用现存历史文本对近二千五百年来人类自然史的梳理。从历史起源到两千五百年后的当下,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自然史是人类自身历史中血腥并跌宕起伏的一部分,见证着彼此的征服和被驯服。这个群展中所呈现的六位艺术家,来自于不同的区域,但对当下所形成的半自然半城市的世界都做出了自己的思考和重现。正如阿多所言,进入当代,“人类关于自然的秘密就转换成对(自身)生存的秘密”。人类以各种方式来书写和干扰着千万年来所形成的惯性和常态的自然史,维吉尔的牧歌集已被第三人称变位,成了它者的牧歌。

对 phusis 一词最早的使用可追溯至公元前 8 世纪的《奥德赛》,赫耳墨斯向奥德赛展示“生命之草”黑根白花的样态(phusis)。这时的“样态”是源于一个自然发展过程,特定而明确的形态。但发展到柏拉图处,所有格的 phusis 更多是指某个事物的本性或本质,失去了具体内容。董大为从网上收集了大量相似的照片:地平线上伫立着一棵孤单的树。他细心梳理照片中的信息,将原本毫不相干的地方和场景并置一起生长出关联,一场狂欢。树们不再孤单,甚至不再是树,只是生长成树的样态,看似荒谬却符合柏拉图所说:“事物的本原是一种理智的力量:灵魂。”

出生成长于被热带植被环绕包裹的海地,曼纽尔·马蒂厄(Manel Mathieu)以一种流淌的方式重现了自身对自然的记忆和幻想,现实的场景被模糊成的真实和想象的边界,如人类对自然力量崇拜而攥造的神话。自然力量在人类的想象中诞生了许多对应的神灵,但也许仪式、神话、小说、艺术、诗歌等人为的事物均已预先写在自然的生命形态及其行为的创作过程中,人类的创造性想象其实是自然创造形态能力的延伸。喀麦隆艺术家巴尔德莱米·图果(Barthelemy Toguo)作品始终围绕自然(诞生、死亡、病毒、动植物)及人文(移民、殖民主义、种族和难民问题)两大主题展开,多元地讨论了第三世界与西方之间的微妙关系,人类的形象在其旅行日记般的单色绘画中逐渐抽象化并融入了动植物特征,成为一种难以辨认的新物种。两位作为身份处于非中心地域又在西方接受正规美学教育的艺术家,以绘画的方式隐喻自身经验中的自然,以此对自我的身份和文化位置提出新的界定。

利益驱动的技术和工业化的盲目发展,使得“自然”这一概念在当下更似一种利维坦在变身的意味。像是在都市垃圾场游戏中不肯走出来的孩童,何岸痴迷于混凝土、金属牌和霓虹灯所形成的人造景观之中,冰冷材料所散发的光让他不能自拔,成了日常知觉的“自然”本身。李竞雄面对利用各种技术和资本人为地改变对事物的感知乃至对自然规律进行干预改造提出质疑。面对日益沸腾的消费主义美学和科技至上表达出了一种国人独有的焦虑,企图通过自我审美的路径来重现命题,达到一种对立互生的关系。

神谱诗描绘了众神和世界的谱系,从而讲述事物的诞生(phusis),通过言说、艺术和诗歌来参透自然。出生成长在苏格兰西部海岸避开过度工业化而变得窘迫海伦斯堡,奥尔将「昔日风光」浓缩入微小尺幅的画面,观者在其所塑造的古老怪异的虚幻之境中,蒙太奇感官体验让观者跌入其所塑造的古老怪异的虚幻之境,在失落世界的浪漫景观中诗意地探寻秘密。

六位艺术家形成一个观看自然的缩影,各种角度还在不断的扩大和裂变。地域、族群、政治和科技的发展在相互拉扯和制约中不断补书、改喻和转述新的自然景观史。自然的语言并不是一种言说,其中词与词是分离的。自然现象向我们揭示的并非自然的格言或表述,而是只需加以感觉的构成、草图或象征。在此,维吉尔的牧歌集也许会再次改变——“一片贫瘠的沃土,我终于触摸到你了,是谁让泉从你的岩石中流出,是谁让鲜花开满溪流两岸呢。”

在对“自然爱隐藏”的众多解读中,源于出生的事物走趋向于消失是最具有赫拉克利特思想典型的对立特征一种。审美是对死亡不断描述的历程,普罗米修斯抑或是俄耳浦斯,自然史进入当代后成为了关于一个独立个人的全部历史,时间的历史被会被不断叙述,就如川端康成写到一个少女的死亡,他会说:“她死了,脸上看上去就像是新娘一样。”

文:钟洁瑜


作品选辑介绍



董大为《孤单的树之四季》 视频时⻓长:5’15’’  版本 62011-2014

何岸 何桃源》LED灯箱 80x318x11cm   2015

李竞雄《极度虚假》 单屏影像、双声道立体声、中⽂人声、英⽂字幕  2019

Barthelemy Toguo《维持⽣命所需的蓝》 布面⽔彩、丙烯  100x100cm  2018

Christopher Orr《与真实的自我形同陌路》 木板油画 40x30cm 2019

Manuel Mathieu 《粉尘 2》 布面综合材料 200x190cm 202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