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纽约,长岛是否会成为疫情下催生的画廊新聚集地?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146   最后更新:2020/09/23 12:01:23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0-09-23 12:01:23

来源:artnet


位于东汉普顿的哈珀书籍(Harper's Books)画廊
图片:courtesy of Harper's Books


国劳动节后的一周原本是郊区回城高峰期。那些去长岛汉普顿过夏天的富有藏家们,通常这时开始回归纽约市内家和办公室两点一线的通勤习惯,并开始搜寻要购入的新艺术品。

这个九月却略有不同。办公室尚未开放。许多身处高位的纽约藏家并不需要通勤。然而,奇迹般的是,他们却有艺术品可以买。上周,纽约的画廊共开放了近75场新展——这里讲的是真实的画廊、真实的展览、真人跑到去切尔西画廊亲眼欣赏作品。画廊甚至组织了开幕后的小型晚宴,在一些餐厅的时髦户外区举行。本月底,纽约将自3月初以来首次允许室内用餐。

但是,对于许多出城前往汉普顿的人来说,三月前曼哈顿的世界已经成为遥远的过去,并切尚未归来。他们听说了纽约的状况但是选择暂时不回城。尽管已经到了九月中旬,世界上最贵气的海岸线地区之一仍是熙熙攘攘。这意味着,今夏匆忙开设了新的东长岛卫星画廊、将艺术品带到藏家所在地的数十家画廊也必须留在汉普顿了。

“世界上没有别的地方像汉普顿这样,有很多人在这里拥有自己的第二套房子。这里很放松,往人们家里的墙上挂东西是非常容易的,”Christophe Van de Weghe说,他六月在东汉普顿的新镇巷上新开了一个空间。“更多的客户要在这里呆到年底,甚至还有更多人租房到年底。”

Van de Weghe自己也有一座位于东汉普顿的房子,但他22年以来从来没有考虑过在这里开设画廊,直到疫情期间商家被迫关闭,富人们在原是淡季的三月就迁到了夏日度假屋。

东汉普顿的Rental Gallery
摄影:Jenny Gorman
图片:courtesy of Joel Mesler


在汉普顿建立夏季快闪店绝非史无前例。近年来,像Karma这样的画廊在东汉普顿的Amagansett区租下一些较小的空间,近年来还涌现了诸如楼上艺术博览会(Upstairs Art Fair)和The Bridge这样的展会。然而,降温后还继续在长岛东部售卖艺术品则与往年秋季的做法大相径庭。9月下旬,在这些曾是渔村的小城里的高档杂货店,以及曾经的捕鲸码头设立的鸡尾酒吧都会暂停营业,因为许多人会回到纽约。但今年,人们在这里的时间更长了。

“这个时候一般已经在纽约、和我有交流的朋友,有很多都至少要再推迟几个月回去——其中有些人每周有两天必须要送他们的孩子回城上学,但最多也就这样了。”Emmanuel Di Donna说道,她在纽约上东区经营着自己的同名画廊。

南安普敦的Sél**y画廊
照片:Jacob Sn**ely

Di Donna画廊向来以精致策划、来源广泛、增进人们对未被充分理解的艺术史了解的二级市场作品展览而闻名。去年的一场展览关注于墨西哥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以博物馆水平展示了一系列在美国本土罕见的作品。策划展览的艰苦过程也意味着定位精准并且需要借展大量藏品,但是当参观者不断涌入位于上东区的画廊时,这些学术投入便获得了回报。

当然,这不包括今年三月份开幕的最新Di Donna展览。

“我们三月就布好的展览,目前只有四个人看过,”Di Donna叹了口气,“从我的角度来看,鉴于我们举办的展览类型,我近期还不会策划任何项目。”

Di Donna没有为失去纽约的观众而埋怨,而是与妻子Christina合作,新开设了一个汉普顿的项目空间,起名为Sél**y(以杜尚创造的女性人格Rrose Sél**y命名)。在这里,他们不会做太有野心、百科全书般的展览。二人转而从强制居家令带来的宅家生活中挖掘新思路,开始呈现一系列设计作品——Lalanne椅子、由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设计的国际象棋套装等——汉普顿当地人可以购买,并立马用来装点他们的房屋。

此外,Di Donna也一直在私下向该地区的藏家们出售价格较高的作品,邀他们单独进入私人观赏厅,戴着口罩,看一看画廊代售的作品。

Emmanuel Di Donna和Christina Di Donna在画廊
摄影:Jacob Sn**ely


“我们的重要藏家有的有购买意愿,有的则没有,”Di Donna说,“现在肯定不是正常的日子,但他们仍在购买(艺术品)。”

当谈及度假屋为主的小镇里的快闪空间,诸如Van de Weghe和Di Donna这样的二级市场艺术经纪人表示,他们将会避免举办像在纽约那样大型公众展览。但对于一级市场艺术经纪人而言,汉普顿地区是展示画廊艺术家新作品并向所有人开放观看的理想场地,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执行总监Alex Logsdail如是表示。八月,里森画廊在东汉普顿的主街开设了一个小型空间,距离镇上主要的一级市场画廊Rental Gallery、Halsey McKay和哈珀书籍画廊仅几步之遥。画廊最近利用该空间为画家范·海诺斯(Van Hanos)举办了首次展览,这位艺术家于今年夏天加入画廊。

里森画廊未来的计划是每两周布置一次代理艺术家的新作,实现可以随时随地构思的灵活展览方式。

“每个艺术家的工作室里都有一件很棒的作品,每个人都有一件伟大的作品可以展示,”Logsdail说,“我们每场展览都有作品售出,参与度很高。”

里森画廊东汉普顿空间的外观


他补充说,汉普顿的小空间不可能撑起画廊整个纽约业务,他的重点仍将放在切尔西的空间上。里森画廊切尔西空间刚刚开幕了卡门· 赫雷拉(Carmen Herrera)和瑞恩·甘德(Ryan Gander)的作品展。Logsdail说,在纽约进入居家隔离时期之前,城里的里森画廊每天最少会迎接500名观众,而开幕当天最多要则有3000人。在汉普顿,每天仅有大约5至25人造访画廊。

尽管如此,他的计划中仍然将东汉普顿空间开到12月,并且3月租约到期时准备续签——仅仅是因为藏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Logsdail说:“这里是一个季节性的地方,只是这一季被无限期延长了。”

他补充说,随着城市里空间开放,各种限制放宽(例如室内用餐重新开放),有些人可能认为藏家会跟着搬回城里。并不完全如此。许多藏家年龄较大,从而面临更大的公共健康风险,所以他们会留在长岛的家里,毕竟长岛从未爆发过哥谭级别的疫情。即使他们愿意参加社交活动,许多拥有两处住所的藏家在曼哈顿的公寓依然由门卫把守,采取严格访客政策,这让像过去那样举办晚餐聚会变得不可能了。

“如果你住在那样的建筑里,你的社交生活就会变得很奇怪,然后你干嘛呢?外出吃饭只去餐馆?谁知道能不能呢?”Logsdail说。“还有很多未知数,人们讨厌未知数。”

施拉泽·赫什阿里(Shirazeh Houshiary),《一线光亮》(Only a Flicker,2016)
© Shirazeh Houshiary
图片:courtesy of Lisson Gallery

在长岛东边住的另一个好处:租金便宜得令人惊讶。Logsdail表示,该空间的租金“不及参加大型艺术博览会花费的几分之一”——而这是指全年的租金。

Van de Weghe也是这么想的。他眼都没眨就签了三年的租约。他补充说,他的许多同行也都是这样。现在,即使长岛的画廊季理论上已经结束,他仍然几乎每天都在与同行们共进午餐。没有艺术经纪人愿意成为第一个放弃长岛据点的人,以防长期住在这里的藏家来选购作品。

“这是潜力很大的一笔小投资。”他说,“我认为留下来的赢面很稳。”


文丨Nate Freeman

译丨Zini Zhao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