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晓飞:如果能用文字描述,那就不需要绘画了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59   最后更新:2020/09/16 11:36:07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09-16 11:36:07

来源:凤凰艺术


仇晓飞 | 赤

近日,仇晓飞艺术家个案研究展于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开幕。展览将在为时四个月的展期内呈现仇晓飞的最新创作,以及他在过去近二十年的绘画道路上是如何以一种螺旋式的轨迹反复探索。展览的第一个阶段,以聚焦式的方式呈现仇晓飞的最新画作《赤》。




▲ 《仇晓飞艺术家个案研究展Part Ⅰ:赤》展览现场


我不能说对别人,起码对我来说,艺术还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或者是说画画还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可以说,画画就是我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通过画画,我去思考该如何应对生活中发生的事情。

——仇晓飞


当提及艺术的意义之时,仇晓飞如此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说到。

他没有强调什么很宏大的东西,而是用了“对我来说”,一种很私人的回答。仇晓飞无意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听者,但却也无比肯定了艺术或者说是画画的重要性。

这个回答,与他给“凤凰艺术”的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十分相似——温和有态度、谦和有坚持。

▲ 展览开幕现场,从左至右: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创始人、收藏家王兵,艺术家仇晓飞,收藏家田军


仇晓飞笔下的回忆也总是私人且真诚。

因其私人,你可以从中窥视到艺术家的内心,

因其真诚,亦可以从中窥探到一些普世人性。

70年代生于东北,仇晓飞早期的《黑龙江盒》仿佛如老人般怀旧。而见到仇晓飞本人,又比想象中存有更重的干净的少年气。

▲ 仇晓飞,《黑龙江盒》,2006

▲ 仇晓飞,《房子》,15.6 x 9.8cm,木头上的铅笔与油画,2004


而本次展览主要呈现仇晓飞近期在疫情期间的创作,探讨记忆与幻想的某种关系,并以一幅大型的具有极强视觉性冲击的画作《赤》为主。

观者无法在进入画廊后直接见到这件作品,必须经过一段仅可一人通行的幽暗通道。道路尽头的吊灯是唯一的指引,而这仿佛也将我们带到了仇晓飞的内心深处。

▲ 《仇晓飞艺术家个案研究展Part Ⅰ:赤》展览现场


惭愧红尘赤日中


▲ 仇晓飞,《赤》,300 x 200cm,布面油画,2020


见到画作之初,观者或许觉得很难想象,一个说话语气和的艺术家,却创造出了一幅如此赤艳的作品。

仇晓飞画斑驳场景下断臂的人、空洞的眼神、漂浮的心脏,化脓的废墟,以及最突出的一整个赤红的背景。

作品一反绘画惯有的色彩逻辑,仇晓飞将艳丽的红放在了画布的前面而非后面,冰冷雕塑般的人象实则隐含在背景中。宛若在滴血般,仇晓飞的新作让人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窒息与迷幻。


我还是从一个美学的角度去理解这个画,是画中的内容跟着绘画的感觉在走,而非先有一个故事或是内容我才去描绘,这两个东西在我这里是同时生成的。


——仇晓飞


▲ 仇晓飞,《赤》(局部),300 x 200cm,布面油画,2020


在提及画作的寓意之时,仇晓飞更愿意从绘画的本身出发,而非先是去渲染一些深奥的精神分析或是阐释想要表达的内容,一切内容都是随着创作自然发生的


我的工作方式比较即兴,就是把日常生活中所有的情绪和感受都融入到创作的过程里,绘画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变化。

——仇晓飞


仇晓飞对“凤凰艺术”的记者介绍道,这幅创作于疫情期间的画历时四个月之久才完成。最开始的想法是非常抽象的,就是一个很深很深的红色。

慢慢的在创作的过程中,这片红色就变成了背景深远处的一个幕布、一场舞台、一片天空。

▲ 仇晓飞,《赤》,300 x 200cm,布面油画,2020

红尘赤日中有恐惧、死亡、血腥,有某种疫情下人类的缩影,也有关于时间与生命的讨论。而这亦和仇晓飞近几年家中经历的变故有关,虽然并非是一种直接的呈现方式。

在下笔之前,仇晓飞没有预设过所画内容,但其实似乎又都在落笔前注定了。仇晓飞所画的,就是他所有的过往和当下,他曾经走过的路注定成为他未来笔下的画。

▲ 《仇晓飞艺术家个案研究展Part Ⅰ:赤》展览现场


一种记忆与幻想的通道


记忆不仅仅是对信息的编码和储存,如若失去了记忆,我们也就失去了关于我们是谁,以及我们要向何处去的根基感。

同时正如法国社会学家莫里斯·哈布瓦赫(Maurice Halbwachs)所言,记忆又能赋予“过去”一种魅力,把最美好、神圣的事物贮存在与现今相对的另一个维度里。

相比于把人囚禁于现实的当下社会,那些梦一样的记忆似乎总是可以帮助我们短暂的逃离,逃离一种焦虑、内疚、仇恨或是无法忍受的欲望。

▲ 《仇晓飞艺术家个案研究展Part Ⅰ:赤》展览现场,第二展厅

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幻想似乎和记忆有着相似的基因。弗洛伊德曾说过,我们童年的一些记忆更多的是幻想,而非记忆。

那记忆和幻想的通道,我们该如何触摸?在第二个展厅的三组画中,仇晓飞似乎给了我们答案。


其实这三组画,我是想关注一个问题,就是绘画如何成形?


我想在人的记忆和幻想之间打开一个通道,我们常常在记忆的经验中包含了幻想的成分,也会在幻想中包含了曾经有过的体验。闭上眼睛的时候有一部分是记忆,有一部分是幻想,或许这就是某种关联。


——仇晓飞

▲ 仇晓飞,《房子》,木头上的铅笔与油画,2004

第二展厅三组画的主体虽都是建筑,但是仇晓飞的创作方法是完全不同的——有的来源于回忆、有的则完全源自幻想。

2004年所做的一组画在木头上的小画《房子》,是仇晓飞在没有任何参照照片的情况下,完全基于记忆创作的

生于哈尔滨的仇晓飞,画出了他记忆中的一抹雪、一片白和一幢苏式建筑。虽然只在东北生活了十几年,但仇晓飞的记忆似乎很符合人们想象中的东北,就如同萧红《生死场》笔下那要被雪埋蔽的傍山小房。

▲ 仇晓飞,《无题(夜晚)》,40 x 40cm,布面油画,2020

▲ 仇晓飞,《雪屋》,53 x 65cm,布面油画,2020


另外两幅画跟记忆没有关系,没有照片、没有参照,也不是曾经去过的一个地方,完全是通过想象去完成的。

——仇晓飞


而展厅中另外两幅作品(《无题》与《雪屋》),是仇晓飞完全基于幻想创作的。在虚拟的想象中,仇晓飞画出了幽绿色的夜晚和略显阴暗的雪景,而这份幻想之下的画作似乎又与记忆有着某种联结。

张晓刚在展览现场评价道,“这两幅画少了几分学院气,也有更强的情境性和叙述性”。

为增强这种情境性,仇晓飞在创作《雪屋》时选取了一种类似麻袋质地的材料作为画布。粗黄麻天生带有一种生物性,这使得整个作品看起来像是一幅老画,也更微妙地展现了艺术家想要表达的东西。

▲ 艺术家张晓刚与艺术家仇晓飞在展览开幕现场


内往即外来


虽然展览呈现的画作并不多,小转一圈便可窥得全貌,但被分割开来的两个空间有着更深层次的联结。


这两个展厅之间有一种比较内在的关联,它不是一种主题上的关联,而是在讨论一种“内部”和“外部”的主体关系。

——仇晓飞

▲ 《仇晓飞艺术家个案研究展Part Ⅰ:赤》展览现场

▲ 仇晓飞,《房子》,23 x 15.5cm,木头上的铅笔与油画,2004

仇晓飞对“凤凰艺术”的记者介绍道,“画房子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处理两个空间——建筑内的空间与建筑外的空间”

建筑外或有灰蓝的天空、暗绿的森林,建筑内或也有我们看不到的喜怒哀乐,仇晓飞通过不同的窗户颜色,暗示一种屋内的存在。


这个画看起来是风景画,其实并不是。它处理的不是一个风景,而是内外间更为复杂的关系。

——仇晓飞


▲ 仇晓飞,《赤》(局部),300 x 200cm,布面油画,2020

而第一展厅内的《赤》,看似想要表达一种内心世界,仇晓飞实则在尝试将人内部的精神状态外化。

雕塑状的人形、粗壮的手臂、身上的斑驳,以及脚下的废墟、模糊的建筑,这一切一切外部的显像,实则都是内里的一种外化。

画的是建筑,讲的却是内心哀乐。

现的是内心哀乐,实则却是建筑。

▲ 仇晓飞,《赤》(头像)

仇晓飞的作品在二级市场一直颇为抢手,在去年苏富比春拍中,仇晓飞2015作《零重力1号》以225万港币(约合197万人民币)落槌。

当问及是否会关注艺术市场的动向以及自己作品拍卖的价格时,仇晓飞说到“其实我早就过了这个时候,也不会去想或者是迎合市场,而且画家其实他的花销是非常有限的。”

▲ 仇晓飞,《零重力1号》,200 x 300cm,压克力画布,2015

仇晓飞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会让人觉得故作清高。


绘画之于仇晓飞来说虽然是职业,但并没有消耗他,反而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只是这种生活方式恰好能使他谋生。


当问及他愿意如何向别人解释自己的绘画之时,仇晓飞笑着答道,“如果能用文字描述出来的话,那就不需要绘画了”。


而这似乎也是绘画之于仇晓飞最重要的意义。

▲ 798艺术区创始人王彦伶(左三),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右二)在展览开幕现场

▲ 展览开幕现场,从左至右:艺术家张晓刚,策展人舒可文

▲ 凤凰卫视主持人许戈辉在展览开幕现场


关于艺术家


1977年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99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200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仇晓飞的创作媒介主要是绘画,也包括和绘画有关的装置和雕塑,以独特的方式将观念与形式连接。

仇晓飞的作品在国内外多个重要美术馆及机构展出,如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英国泰特利物浦美术馆、瑞士伯尔尼美术博物馆、荷兰格罗宁根博物馆、德国ZKM美术馆等。重要个展包括“渐隐”(2018 ,韩国首尔佩斯画廊);“双摆”(2016,美国纽约佩斯画廊);“南柯解酲”(2014,佩斯北京);“反复”(2013,上海民生美术馆);“登楼已去梯”(2010,北京博而励画廊);“黑龙江盒”(2006,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展览信息


艺术家个案研究展:仇晓飞
Part I :赤

艺术总监:楠楠
策划:常旭阳
空间设计:梁琛

展览地点: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丨北京朝阳区798艺术区797东街A05
展览日期:2020年9月12日– 2020年10月21日
预约时间:周二至周六 11:00-17:00


图片致谢艺术家与主办方
(凤凰艺术 北京报道 撰文/责编/张曦元)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