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艺术家用尽手段,如何影响美国大选?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112   最后更新:2020/09/15 11:21:03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0-09-15 11:21:03

来源:凤凰艺术


美国大选 x 艺术家

距2020年11月3日美国大选日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由于疫情,今年的大选启动较晚。共和党候选人按惯例为现任总统特朗普,民主党则推出了拜登。在一方面,今年的美国大选虽不及上次热闹,但在另一方面,由于2020年国际关系的巨大变化,在平静的表面下同样波澜汹涌。那么在这一情况下,美国的艺术界又如何用自己的力量来深度参与到大选之中?


Carrie Mae Weems,《记得做梦》(2020年)。图片由艺术家和纽约的Jack Shainman画廊提供

大卫·卓纳(D**id Zwirner),这家世界顶级画廊的拥有者,在近日决定将在2020年10月2日到10月8日,通过在Platform.art平台举办“ 拜登艺术家拍卖”来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竞选白宫 。

一百多位艺术家决定加入这位画廊主的倡议,并提供他们的作品来为拜登的竞选活动筹集资金。其中不乏诸如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之类艺术大咖的名字。而在这些艺术家中,杰夫·昆斯表现得尤为慷慨——他决定捐赠一整套“充气”美国国旗(40件)以支持这一事业。

杰夫·昆斯(Jeff Koons),《旗》(2020)。图片由艺术家和大卫卓纳画廊提供,©Jeff Koons。

塔瓦雷斯·斯特拉坎(T**ares Strachan),《我们在一起》(多部作品),2019年。照片由艺术家和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提供。

卓纳是该计划的发起人,他对艺术家的热烈反应充满欣喜。在他看来,这标志着我们生活所处的这个历史性时刻的重要性。无论在何时,这都不仅仅局限于某些个人的贡献,而是一种大规模的参与和协作,证明了艺术世界如何在共同目标面前具有强大的凝聚力。

Ed Ruscha,我们(#1)(2020)。图片由艺术家提供,©Ed Ruscha。

从外媒报道中可知,本次拍卖将提供价格在2500美元到350000美元之间的作品,这是因为画廊主希望可以吸引拜登的绝大部分选民——既有的收藏家们和中产阶级

而对于结果将会怎样,大卫·卓纳似乎并不担心。在他看来,如果这一举动确实将艺术家的作品政治化了,那么代表他们的画廊是对的。


这次大选,艺术家们都做了什么?


▲ #Bernie 2020支持者?你是艺术家吗?图片来源:facebook Artists for Bernie Sanders

在此前,南·戈丁(Nan Goldin),卡拉·沃克(Kara Walker)、吉姆·贾木许(Jim Jarmusch)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等超过1200位艺术和文化界人士在一封署名的公开信中宣布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该活动由艺术家穆罕默德·萨利(Mohammed Salemy)创立的Artists4Bernie与策展人、作家珍妮弗·提兹(Jennifer Teets)和DIS共同组织。

▲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其中包括音乐家斯凯·费雷拉(Sky Ferreira),音乐家凯尔西・卢(Kelsey Lu),设计师M.I.A.,画廊主玛格丽特·克林顿(Margaret Clinton),设计师特尔法•克莱门斯(Telfar Clemens),跨性别时尚品牌创始人迈克·爱克豪斯(Mike Eckhaus),设计师柔依·拉塔(Zoe Latta),艺术家劳伦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艺术家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艺术家卡德·阿提亚(Kader Attia),艺术家凯文·比斯利(Kevin Beasley),艺术家汉娜·布莱克(Hannah Black),艺术家瑞安·麦金利(Ryan McGinley),艺术家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吴曾(Wu Tsang),艺术家阿玛莉亚·乌尔曼(Amalia Ulman),艺术家莱拉·温劳布(Lilah Weinraub)和艺术家安妮卡·伊(Anicka Yi)等。

▲ 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来自洛杉矶的双胞胎少年 Miguel 和 Alejandro Vega 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竞选创作的作品,图片来源:facebook Artists for Bernie Sanders

在今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初选中,桑德斯初期表现良好,分别拿下新罕布什尔州、内华达州等初选,但在“超级星期二”多州初选接连失利于前副总统拜登。随后,多名候选人在退选之后也转为支持拜登,让桑德斯感到大势已去。

那么,拜登能否再次集结社会各界乃至艺术世界的力量,与特朗普进行抗衡呢?

我们拭目以待。


还有来自美术馆的联名信..


可以说,随着下届总统大选的临近,世界越来越意识到美国社会中存在着许多显而易见的危险,而艺术界也正在渐渐适应艺术机构成为文化战场的事实。随着这种变化的生效,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开始主动地介入到现实政治中,而不是被动等待。

2020年1月6日在也门萨那的抗议者。Mohammed Hamoud / 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当破坏和混乱盛行时,一些重要的事物却消失了。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刻,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保护文化场所具有全球语境的重要性......今天的领导人和公民肩负着许多深远的责任——保护生命,也保护我们的宝贵遗产——这是因为,从这些共享的文化遗产中,我们获得了确保安全和走向更好未来的智慧。”

美国博物馆协会在文章中写道:“通常来说,博物馆馆长会呆在幕后,安排同事就文化事务进行不失礼节的评论......但是,当美国总统正在改变我们国家的每一个价值体系,并呼吁对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的文化遗址进行破坏性袭击时,每个人都必须大声疾呼”。


不只是线下,INS时代的大选争夺


当然,许多活动还发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上周,无党派“计划你的投票”计划(PlanYourVote)启动,呈现罗伯特·隆戈、萨利、朱莉·梅赫雷图、玛丽莲·敏特和旺吉·穆图等60多位艺术家的既有作品的原始和最新版本。计划的目的是提供大量可共享的图像,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有关投票重要性的信息。

所有艺术品均贴有PlanYourVote.org的标签。该网站提供特定州的投票信息和工具,以帮助人们检查其投票注册信息、获取选举提醒并找到他们的投票站点。

艺术家卡里达·加西亚·罗尔斯(Calida Garcia Rawles)的作品

该计划涉及了50多个艺术机构,包括洛杉矶的地下博物馆,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和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他们将在社交媒体渠道上分享艺术品,并在其网站上推广Vote.org平台。

Vote.org首席执行官安德里亚·海利(Andrea Hailey)表示,仅在Instagram上,这些机构和艺术家的总访问量就达到了1000万。他补充说 ,使用该平台的人中约60%为35岁以下。

术家坎迪达·阿尔瓦雷斯(Candida Alvarez)的作品

“在人们不断浏览Instagram和社交媒体的环境中,我们可以注入一些积极、美丽和非常人性化的东西,可以使人们重新重视我们如今所处的环境,以及告诉大家为什么投票很重要,” 海利说到。

艺术家克里斯蒂娜·孙·金(Christine Sun Kim)的作品

在介绍中,Vote.org已经登记了470万以上的选民信息,核实了1,090万选民的登记身份,并帮助430万以上的人邮寄投票。“我们来自艺术界,因此非常了解视觉识别和视觉语言的影响以及它的动机......人们通常会更兴奋地看到不仅仅基于文本或具有图形元素的内容。”

许多艺术家创作了包括水彩、素描和摄影在内完全原创的艺术作品,而另一些艺术家则对现有作品进行了新的处理,以与“计划您的投票”计划的信息相吻合,来制作出具有凝聚力的新作品。

艺术家罗伯特·隆戈(Robert Longo)的作品

据悉,作为无党派组织,这个计划的视觉库中不能包含任何支持或反对特定候选人的图像。如果Vote.org与任何候选人或提案有联系,就将失去免税身份——这一切都是双向的,这个组织之所以能够与所有这些博物馆合作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们是无党派的。

“在这个混乱的时期造成了复杂的局面,而我们只是想确保没有人被剥夺选举权。”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