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萬现场】谭英杰:想象,你正在漫游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05   最后更新:2020/09/08 11:55:44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0-09-08 11:55:44

来源:拾萬空间


谭英杰:当我很颓的时候,我看到我以前做的作品摆在那的时候,它就会给我一些力量,这个我很明确也很有感觉。我有挺多挺嗨的作品,有一件行为录像《两个精神病的共产主义情怀》是两个人身上绑气球,然后互相挤破气球,那是我上学期间和同学一起完成的作品,就是很开心做完这件作品。其他的一些作品,在现在看来可能丧失了一些语境,但我当时是挺拼的,那个感觉一直在,对今天的我来说更多是一个自我表达,是对我自己的一个交代。


现在的苦恼是生存,生存可能是第一苦恼,但这个生存焦虑我觉得对我来说挺好,我受到的教育让我要接受这个生存焦虑,那我就接受这个生存焦虑,我确实很焦虑。但今年的疫情又让我这个本身简单的生存焦虑变得很复杂,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复杂的焦虑点在哪?只是直观的政治塑造给我很大的压迫感,个人一旦脱离开群体的意识,那太焦虑了,带给我极大的没有目标的焦虑感,没在工作室的时候,我会一直想艺术有屁用这事。



焦雪雁:艺术可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支点,哪怕这个支点是“钱”,其实是可能支撑一段时间的。

谭英很诚实的讲,我目前没有找到做艺术的支点是什么,疫情期间,我在家60天,我感觉我跟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没有想象力了。我只能让我自己待在工作室里,我才会有那种漫无目的的想象。我很悲伤的,我没有达到那种艺术的更高的水平,我知道那个更高的艺术的对人的要求是什么,我目前没有做到。

我不知道,我感觉这可能是一种理想。因为我看到有些艺术家,我觉得他不一定说是在工作室里想出来的,他是游历出来的,他有经验和阅历的成分,但我目前的经验和阅历太少了,阅历和经验带给我的想象的空间是挺少的。所以我现在挺依赖一种“工作室”状态以及我童年的一些感受。我目前阶段还是童年的感受对我的影响是最巨大和直接的,也是我能抓在地上的。

我小时候晚上做噩梦,如同那个雪花状的电视机屏幕一样,如果电视机上一旦出现雪花状我就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跟做噩梦一样。我这个展览的作品直接来源就是雪花状的电视机屏幕,只是这次疫情长时间把我关在家里,这种感觉又重新冒出来了。

我现在觉得我开始置身全球化了,以前我觉得全球化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在家待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全球化”,特别的“全球化”。这个也是从我个人角度出发的,这种从割裂开始的全球化,在我们这个集体中越来越。。。。。。怎么说,我还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出来,希望我的作品可以表达出来。



谭英我想做一个大艺术家,而且是综合性的、有戏剧感的,这是我想要做的。如果在这条路上,我因为作品卖不掉,我就此完蛋,那我肯定绕开这条路。绕开之后,我还是要做成那样。无论多少年,我不亏的。哈哈哈因为我是双子座,上升白羊座。

我很佩服梁硕老师,是我认为的大艺术家,他一直是用正面的方式去做艺术。梁老师身上有那个东西,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在极端的情况下还能继续做艺术,我不知道我精神的底在哪,但我看到梁硕老师身上有那个底,在极端情况下还在做艺术,我觉得那是真正的热爱,是不顾一切。我假设过我自己,如果碰到战争,可能我仅仅是会随便找个空地,做个什么东西给认识的人看。因为我时不时会幻想一下这样的作品,但如果真实出现了,是否能实现出来,我不知道。我的想法很多,多到有时候我找不到自我,我必须去做,我才知道我在哪。因为这个展览之后的作品其实我都已经想好了,但是我得等到明年到来之后,我才能知道。


谭英杰:我是从一个原始的中国农村慢慢的进入现代化的生活,至今我老家还有一个座山是以“谭英杰”的名字命名的,这就像一条速度很快的直线,我换了六个小学,这跟我爸有直接关系,我爸特别想富裕脱贫,我很佩服我爸,从农村出来一步步做生意,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很多东西。所以有的时候,我会想象,如果我还在农村,艺术对于我来说是什么?因为我们老家佛教气氛很浓,我从小在各种菩萨后边和小朋友们捉迷藏。所以说这个感觉就很怪,我在农村的时候我没觉得什么是艺术。



海洋

ocean

2020

纸,泡沫,塑料

Paper, Foam, Plastic

尺寸可变

Variable size

信鸽

Homing pigeon

2020

动物标本

animal specimen

41×28×30cm

兔子与草

Rabbit and grass

2020

wood

90×84×6.5cm

红葡萄

Red grape

2020

塑料,纸

Plastic, Paper

28×12×12cm


漫游的缪斯

The Wandering Muse

2015

mud

20×33×19&17×29×19cm

钓到一个没有质量的人

Fishing for a man without quality

2020

铁,不锈钢

Iron, Stainless Steel

尺寸可变

Variable size

逃逸

Escape

2020

wood

122×120×6.5cm

隐藏的信息

Hidden information

2020

硅胶

silicone

13×26×10cm×2

群体的声音

Group voice

2020

塑料,PVC板,泡沫,纸

Plastic, PVC Sheet, Foam, Paper

50×50×8cm

逃离这将要纪念的地⽅

Escape from the place to be commemorated

2015

⾏为录像

Performance video

8’07”

兔子与草

Rabbit and grass

2020

wood

90×84×6.5cm

塔社NO.1

PagodaNO.1

2020

木,金属

Wood, Metal

51.5×8×8cm

塔社NO.5

PagodaNO.5

2020

木,金属

Wood, Metal

100×8×4.2cm

塔社NO.4

PagodaNO.4

2020

木,金属

Wood, Metal

172.5×8×4.2cm

塔社NO.2

PagodaNO.2

2020

木,金属

Wood, Metal

121×8×4.2cm

塔社NO.3

PagodaNO.3

2020

木,金属

Wood, Metal

49.2×8×4.2cm


谭英杰,1992 年出生于湖南,2016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近期项目包括:白元件(2019),拾萬空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大客厅,蛇与梯子(2019),雾谷(2018),墨方空间;C5画廊;速度速度加快(2018),Mstudio;不可靠的叙述者(2017),泰康空间等。

谭英杰:想象,你正在漫游


艺术家:     谭英杰

开幕时间:  2020年9月5日 周六16:00

展览时间:  2020年9月5日 - 10月10日

地址:        拾萬空间 | 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798西街02号

电话:        010-57623059

邮箱:        hunsand@hunsand.com

网站:        www.hunsand.com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