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栋:博览会不是100家画廊的能量相加,而是相乘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117   最后更新:2020/09/08 11:21:10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9-08 11:21:10

来源:Hi艺术  文:张朝贝  摄影:董林


由于疫情防控的规定,人群聚集成了线下博览会面临的最大问题。我们在上半年的采访中和北京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鲍栋曾聊起疫情对于艺术界的影响,而今由于北京的第二波疫情,原定于下半年举办的“北京当代”选择以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举办博览会。9月25日-9月30日在798艺术中心推出集合了“价值”“未来”“活力”单元的特别主题“明天的艺博会”,线上部分在“艺术圈 ART LOOP”互联网平台上举办。同期,“众望”公共艺术单元在798艺术区核心地带展出。


作为博览会的策展部分,“艺述”单元主题展“金汤”在三里屯CHAO 27层的Top House提前拉开了帷幕。这是今年国内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博览会线下项目,它是如何呼应画廊参加博览会的利益诉求的?“北京当代”又将怎样打消画廊及藏家对线上交易的顾虑?

北京当代·艺术展2020海报


“化整为零,把博览会的时间线拉长”


既然人群无法聚集,“北京当代”的做法是化整为零,把博览会的不同单元拆开来做。博览会的线上部分将在“艺术圈ART LOOP”互联网平台举办。与此同时,集合了“价值”“未来”的画廊单元,以及“活力”“众望”单元在798艺术中心呈现首先呈现的便是8月初在三里屯CHAO开幕的艺述单元“金汤”主题展。


策展单元一直被视为北京当代·艺术展的价值引擎,在以销售为核心目的的博览会现场,展览试图通过策展人的学术梳理,为当代艺术鉴赏和收藏提供一个具有价值的认知地图。前两届由鲍栋担任策展人,今年的主题展“金汤”由杨紫担当策划,在去年基本确定了展览主题,最后呈现时反而和今年疫情之后大家沮丧的情绪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做了一个兴高采烈的展览。




“金汤”,三里屯CHAO展览现场


在鲍栋看来,“展览呈现的内容品质和准备过程,完全无异于美术馆的展览,而在农展馆只能展四天,时间太短了,因此我们从去年就决定把它放在一个可以长期存在的空间里呈现。因为今年的疫情,所以更加顺理成章。”


从20世纪早期珂勒惠支的版画、张光宇的漫画,到吴达新、李维伊为展览创作的全新作品,以及24家参展画廊带来的35位艺术家的50余件作品的确让观众进入了一个金碧辉煌的世界。金光灿灿的作品,以及可以俯视正在拆建的睥睨工体和三里屯周边天际线的展厅,也为展览收获了不少艺术圈之外的流量。


从展览的角度讲,“金汤”已经能够满足所有人的期望。但是作为博览会一部分的展览,它为“北京当代”真正带来了什么?接下来的线下与线上部分又将如何呈现?我们和鲍栋深入聊了聊这些问题。




“金汤”,三里屯CHAO展览现场

策展人杨紫在“金汤”展览现场导览

北京当代·艺术展艺术总监鲍栋,摄影:董林


“用策展为博览会带来几何级增量”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因为疫情的影响,“北京当代”除了决定将实体博览会转移到线上,把艺述单元放在三里屯CHAO,也是“北京当代”的应对措施?

鲍栋(以下简写为鲍):我们的做法是把空间拆散,拉长时间线,尽量让聚集变得少一些。首先是8月初的艺述单元“金汤”展览开幕,接着下一步的工作是给画廊提供交易的线上平台,“众望”公共艺术单元9月25日会在798艺术区呈现。我觉得疫情反倒是一个契机,从上半年香港巴塞尔的尝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线上尝试显然变成了一个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艺术界也进行了各种各样的线上实践,有成功的有失败的。我觉得很多线上博览会尝试显然是不够成熟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对博览会本身的理解和定位,以及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并没有转到线上。当然也有很成功的线上案例,比如说佳士得四地同时拍卖直播非常成功,不仅成绩很好,而且形式内容也做出了创新。现在国内很多画廊正在做自己的线上小程序,以及线上虚拟展览,都在做出自己的努力。


Hi:“北京当代”的艺述单元并不像一个常规的博览会现场,它会为画廊带来销售吗?今年主题展“金汤”具体的销售情况怎么样?

鲍:艺述单元本来不仅只是为了配合销售的,它要让人看到博览会丰富多样性的一面,不光是一个大卖场,而是一个行业的汇聚地,让人看到艺术行业的各种新想法、新内容。我认为画廊参加艺博会不只是做存量市场,还要做增量市场,推出自己新的艺术家。每个画廊都有参加博览会的艺术家,以及参加双年展的艺术家,我们等于是把博览会和双年展放在同时来做。我们目前还没有跟进销售情况,不过有很多人询问价格,我还知道有的作品刚确定参展的时候就已被预定了。






北京当代2020,“金汤”展览现场


Hi:但是作为一个务实的博览会,核心问题还是销售。今年艺述单元是国内第一个博览会的线下项目,并且寄托了很多画廊的成交渴望。它如何呼应画廊参加博览会的利益诉求?

鲍:其实艺述单元每家画廊也就一两位艺术家参展,即使全部销售也不会带来太大成交额,最重要的是充分传播,这个数据从微博上有多少人转发就可以看到。博览会的能量不应该是100家画廊相“加”,我们通过主题性的策展单元,是要把所有这些能量画廊相“乘”,产生几何级的效应增加。


Hi:其实“北京当代”最开始的定位就是“艺术展”而不是“博览会”,一直以来,策展人在“北京当代”中的角色是怎样的?

鲍:去年Banksy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切毁自己的作品时,我写了一篇小文章《策展终结》,不是说策展这件事情不存在了,而是策展已经无处不在了,连艺术圈里最老派的拍卖行都已经在做事件策划了。如果我们做博览会仅仅只是销售,那就直接做Dealer公司算了。所以它一定要通过策划给画廊带来新的增量。大家好像还是把学术和商业划分得泾渭分明,事实上Art Basel之所以成为全球最成功的博览会,和他们在初创期就策划了一系列专题有很大的关系。1973年做的美国艺术专题,系统地在欧洲介绍了美国战后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如今那些在今天的巴塞尔占据最抢眼位置的超级画廊,恰恰在历史上参与了那些策划。

“金汤”展览开幕现场,三里屯CHAO


“线上的弱点无法解决,
只能尽量靠近它”


Hi:博览会的本质在于在短期内把各种角色聚集在一起实现成交,时间线拉长之后,会是对博览会本质的一种消解吗?

鲍:线下博览会当然还是在特定的时间空间内汇聚各种资源和注意力,实现交易是最核心的,当然重要的还有交流。现在我们通过线上来做,时间和空间几乎是无限的。如果要求每家画廊只带20件作品、上午11点才对用户开放肯定是违反互联网逻辑的做法。我们不能把线上当作一个实体空间去理解,而应该按照不同的时间线分批推出,把空间变成时间。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是,要实现线上客服和线上直接支付的功能,而不是通过邮件。我觉得画廊以后要会适应线上交易的时代,线上客服会成为画廊的标配。


Hi:你认为画廊和藏家对线上直接交易,涉及大宗金额的话不会有顾虑吗?

鲍:交易价格不是问题,因为线上买车、买房、买奢侈品都有了,很多奢侈品品牌在淘宝、天猫都有旗舰店,单价未必比艺术品低。重要的问题是艺术作品的独特性,在于它的非标准化,我不用看到那辆汽车就能知道我买的车是什么样子,但我要看到作品之后才知道它具体怎么样。藏家无法在线上体验到唯一性,这是它的弱点。目前来看这个弱点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只能通过丰富的资料尽量靠近它。为什么线上拍卖做得更好?因为它提供的信息让藏家做判断的成本不高,这既包括拍卖行本身的品牌背书,也包括艺术家自身的重要性。这是我们和画廊可以参考的,如果带来的艺术家认知度不够又很贵,新的买家可能会更加迟疑一点。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9现场


Hi:这样可能就会造成线上博览会的艺术家作品面貌单一化,都是大牌。

鲍:我觉得线上一定会两极分化,一种是特别大牌的,线上交易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之前的线上博览会像Art Basel也是这样的,卖得好的永远是大画廊的大牌艺术家。另外一种,完全是新的面孔,价格比较低,适合消费级收藏的,也会卖得不错。其实,我们现实中的画廊和博览会也都是这样,这个现象不是互联网提供的才有的,大牌艺术家都在抢,年轻艺术家“顺便”买几张,20多万到50万的中间价位最难取舍。


Hi:那么“北京当代”的线上博览会会有怎样的控制和选择?

鲍:这只是从价格和整体情况方面的分析。线上博览会的还有一个重点,在于作品是不是适合线上展示与传播方式。像是纯数字的作品,反而在线上更容易传播,特别是影像作品,手机屏幕上可以很方便地播放,但是谁会在博览会现场看完一个影像呢?我们这次会有很多画廊准备艺术家纯数字媒介作品的展览。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9,“艺述”单元展览现场


“我们会更符合中国互联网经验”


Hi:“北京当代”打算在自己的网站做这样的线上平台吗?上半年Art Basel的尝试并不那么好用,“北京当代”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鲍:我们会更符合中国互联网经验,中国的互联网经验特别是线上电商具有全世界最先进的经验。线下博览会我们可以通过画廊的动线、位置来分配大家的注意力,线上如何分配呢?画廊能不能在首页出现,出现多长时间都要有调配,画廊提供丰富的内容,我们的线上工作重点之一是对内容的编选。我们预想每个画廊都要做线上活动,配合这些活动推到首页。比如你可以通过首页看到艺术家工作室直播,讲述他是怎么思考和制作的。


Hi:Art Basel期间也有一些国外画廊通过ZOOM直播进行作品的介绍。

鲍:所以国外的互联网经验还是太落后了,我们肯定不会用ZOOM,在中国不管是什么直播,点进去几乎就可以直接进入。艺术圈有没有那么大流量我不知道,但我们肯定尝试往这方面走。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9,“众望”单元展览现场


Hi:今年线上开放的时间确定了吗?什么时候结束?

鲍:线上会在9月25日开启,一直延续到10月24日,持续一个月的热度。


Hi:这次线上博览会预计会有多少家画廊的参与?如何收费?

鲍:今年原计划线下有50个展位,因为艺述单元不在农展馆举办了,所以比上一届多了十多个展位。现在转移到线上,是没有空间限制的,所以预计会比50家多。疫情让画廊在支出方面更加保守,而线上博览会对画廊来说节约参展成本。我们,想改变传统方式,目前画廊也都认为非常合理。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8,由鲍栋策划的“艺述”展览现场


“艺术行业要适应信息化时代”


Hi:流量分配的问题很重要,“北京当代”有哪些方式吸引新的流量吗?

鲍:我们和IMS新媒体商业集团(天下秀)及其旗下区块链实验室星矿科技公司合作,他们有一些引流的办法,并且是在全国互联网传播和营销中最大的一家。我们相信他们在这方面的实力和影响力。当然这些流量能不能转换成实际的销售还有待尝试,艺术品交易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公众对艺术品收藏的理解,目前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还是趁早做这件事,否则画廊永远只能争取少数的藏家。


Hi:你对“北京当代”今年的线上销售很有信心?

鲍:不好说,但是在今年普遍心理预期不高的情况下,我还是比较乐观的。老实说在任何一个博览会开幕前问它销售会怎么样,大家都不知道。而且线上也不可能在短期内替代线下,它是一个补充。在疫情可控的情况下,大家是不可能不出门的。虽然现在网上买菜很方便,但是大家还是想逛逛菜市场和超市。

北京当代·艺术展2018,北京农业展览馆现场


Hi:线上还是有它无法解决的问题。

鲍:当然了。就像线上可以点餐,但是没有办法开饭店一样,而且点餐也点不到特别好吃的,或者说特别好吃的东西送到手上不好吃了,因为艺术跟人的直接体验有关。但是不妨碍线上平台会成为一个很好的传播和销售渠道,从这方面看线上对艺术市场肯定会有很大的帮助,只是现在我们还没有真正理解它,发挥它的能量,我们的艺术行业要去主动适应信息化时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