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格雷伯(1961-2020)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129   最后更新:2020/09/06 10:25:47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20-09-06 10:25:47

来源:artforum


2005年,大卫·格雷伯在曼哈顿家中. 图片来源:Jennifer S. Altman,《纽约时报》


2020年9月2日,人类学家、社会活动家、“占领华尔街”关键人物大卫·格雷伯大卫·格雷伯(D**id Graeber)在威尼斯一家医院离世,享年59岁。格雷伯的妻子妮卡·杜布罗夫斯基(Nika Dubrovsky)于9月3日上午证实了他的死讯,目前死因尚不明确,直到去世前一天,格雷伯还一直活跃在推特上。

大卫·格雷伯生前任教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人类学系,系主任劳拉·贝尔(Laura Bear)在学院网页写道:“我们对大卫·格雷伯的去世感到震惊和悲痛。大卫是一位极具影响力的人类学家、政治活动家和公共知识分子。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他就是一个人类学家应该有的样子——一个传递其他可能性的使者。”

格雷伯生于纽约一个工薪家庭,父母是自学成才的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父亲曾在巴塞罗那参加西班牙革命和西班牙内战。格雷伯在“充满激进政治”的公寓楼里长大,根据2005年的采访,他从16岁起就一直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格雷伯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后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期间获得富布莱特奖学金,前往马达加斯加进行人类学田野研究。1998年,格雷伯受聘为耶鲁大学助理教授,后升任为副教授,2005年,在他即将获得终身教职的前一年,学校决定不与他续约,格雷伯怀疑这是出于政治立场原因。2008年至2013年,他在伦敦大学金匠学院任教,2013年,他接受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教授职位。

20世纪90年代后期,格雷伯开始积极参加政治活动,他是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的领导人物之一,曾参与召集第一届纽约市大会,当时只有60名参与者,随着运动的扩大,他组织了一系列非暴力抵抗的法律和医疗培训班。《滚石》杂志曾称赞格雷伯为占领华尔街运动提供了口号“我们就是那99%的人 ”,但格雷伯强调,自己只是提供了建议,这句口号“是共同的努力所创造的”。2019年10月11日,格雷伯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的反抗灭绝运动中发表讲话,谈到“狗屁工作”(bullshit job)与环境损害之间的关系,并建议环境运动应将这些工作与不必要的建筑或基础设施项目结合起来。

格雷伯因其对官僚主义、政治和资本主义的尖锐描写而闻名,他的著作包括《债:第一个5000年》(Debt: The First 5000 Years, 2011)、《民主项目:一段历史、一次危机、一场运动》(The Democracy Project: A History, a Crisis, a Movement, 2013)和《狗屁工作论》(Bullshit Jobs: A Theory, 2018)等。他与人类学家大卫·温格罗(D**id Wengrow)合作的新书《万物的黎明:人类新历史》(The Dawn of Everything: a New History of Humanity 2012)将于2021年秋出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