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里屯开了一个金金金金金金金金金色的展览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151   最后更新:2020/09/05 19:24:48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0-09-05 19:24:48

来源:中国艺术现场

以下文章来源于象外,作者刀娘


胡庆雁,《金山 No.2》,2014,金纸,尺寸可变

高伟刚,《门》,2018,不锈钢镀24K黄金  200×80 cm

高伟刚,《椅子》,2018,不锈钢镀24K黄金  125×60×70 cm

高伟刚,Where,2017,不锈钢镀24K黄金  220 cm

傅丹,《领带》,2010,丝,L 146cm、W 9cm
印着的英文是 Autoerotic Asphyxiation,是艺术家同名展览的邀请函,官方翻译是窒息式自体享乐,如果看不懂可以自己查一查英文

金山、金门、金椅子、金梯子、金领带……

上到三里屯CHAO 27层的 Top House 看到这么多金色的艺术作品,再看看27层视角下的北京CBD景观,还是挺唏嘘的。如果说高楼大厦是人类向上占领制高点的权力的欲望显化,金色则让人联想到人类想要向外无限扩张可支配对象的欲望。

胡庆雁,《金山 No.2》,2014,金纸,尺寸可变


展览现场,窗外能看到三里屯的白天与夜晚


策展人杨紫在文章中写到自己这个展览源起之一在于在八九年前在上海的某次艺博会的VIP预展上,红男绿女突然涌出来,无穷无尽的展位、无穷无尽的作品,晃得让人心慌。他想到自己见过太多金色作品,想着可以一张张随手拍下,找个有心气儿的非营利小空间,一并展示。

八九年后,这个念头某种程度上促成了这次展览的主题“金汤”:

金 汤

北京当代·艺术展2020  艺述单元


2020.8.8-9.6

开放时间:

周一-周四 13:00-21:00

周五-周日 13:00-22:0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东路4号三里屯CHAO 27层 TOP HOUSE


“艺述”是“北京当代·艺术展”的策展单元,作为整个展会的价值引擎,“北京当代”将以策展人制在艺术价值梳理的框架下邀请艺术家及他们的重要作品参加,为当代艺术鉴赏和收藏提供一个具有价值叙述路径的认知地图。


此次展览由策展人杨紫担当策划,参展的作品创作时间跨度超过一百年,既有20世纪早期的创作,如珂勒惠支的版画、张光宇的漫画,也有大量专门为本次展览创作的全新作品,如吴达新、李维伊的装置。试图通过这些与“金”有着丰富关联性的作品,指认当下艺术与社会、美学与时代的深层关系。



吴达新,《麒麟》,2020,不锈钢、陶瓷、汉白玉 正身 195×90×44 cm

无疑,这个展览是好看的——我是说可出图的那种好看。

陈哲,《向晚时计》,2018,镌刻黄铜片、卤素灯珠 46.8×46.8×10 cm

黄含康,《一切》,2019,玻璃钢、玻璃、木制底座  40×35×50 cm

杨健,《至上主义&急救毯》,2018,不锈钢管、急救毯 整体尺寸可变


但这也是一个期待“被阅读”的展览。


策展人杨紫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金子闪亮,有张好看的脸。金子难以腐蚀,高温一千度,也不与氧气反应。金子稀少,19世纪前,总产量不足一万吨。后来,1848年,加利福尼亚的磨坊发现金矿,消息搞得人尽皆知,数十万淘金好汉蜂拥而至。新大陆,一切满是希望,一切欣欣向荣,马克思预言的经济危机的周期也能因挖矿缓解推迟。San Francisco被中国金矿工人唤名“旧金山”注释1,并沿用至今。这名字魅惑,能引人跨越大西洋。但事实上,“猪仔”华工被关在舱底海运来,死亡率达三成。卓别林1925年拍摄的《淘金记》算是描写此类求财代价的先声。电影中,卓别林咽下水煮皮鞋充饥。2020年初,画家翟倞将这经典画面中的皮鞋替换成了现代艺术史中的经典图像,完成油画《早餐》。它是“金汤”确定的第一件作品。


翟倞,《早餐》,2020,布面油画,135×180 cm

如果你愿意去阅读,你会在王海洋的作品里读到一个和生命有关的故事:

王海洋,《金色呼吸》,2016,单频影像(彩色,有声) 54”循环播放 loop


“2016年,等待着一场重大的外科手术,王海洋创作了《金色呼吸》。架起相机,调暗曝光,他吹动盒子里铺满的闪光金片,将自己的呼吸记录下来。于是,金色成了身体的颜色。”



在颜磊的《空想3.0》中,你将会看到一个和流水线生产有关的叙事:财神爷、十字架、车门、柏拉图、LED灯……艺术家将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它们重新绑在了一个流水线的设备上。

颜磊,《空想 3.0》,2019,金属、电机、亚克力 185×335×220 cm


在王晓曲的作品中看到一个和充满可想象空间的故事:车内、一双年轻的眼睛、一只金钱豹与一个披着豹皮的疲乏无聊的中年男人。

王晓曲,《豹》,2020,布面油画,130×130 cm


你还会在这个展览上看到鲁迅喜爱的德国艺术家,社会主义者珂勒惠支一百多年前创作的版画,历经德国政局动荡、两次世界大战的她创作了大量反映底层无产阶级的生命、苦难与爱的作品。策展人显然有心让她的一张黑白的小版画在这个满眼望去金光灿灿的展览上占据一个位置。

珂勒惠支,《碾死》,1910,铜板蚀刻版画,25×31.8 cm



除了黑色还有蓝色:

王思顺,《与神统一,并分享他的纯洁和不朽 》,2013 黄金、漆,3.526×2.179×1.347 cm


有人说蓝色宁静的颜色,是思考与理想主义的颜色。艺术家王思顺将一块黄金打制为黄金分割比例的立方体,然后将它漆成了蓝色。



科技也没有在这个展览缺席,艺术家以自己为原型创作的雌雄莫辨的身体在展厅两侧的巨型舞动在分别位于展厅三角顶点的巨型LED屏中,统摄了整个展厅的氛围:

陆扬,《陆扬数字转生-技术展示》,2020,录像,2-4'

艺术家李维伊为本次展览特定的作品三米高的《梦》则被悬挂在空间正中:

李维伊,《梦》,2020,钢,200×257 cm


“金色的意向引诱着我们。我们意识不到金的虚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