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黄永砯作品?律师函已发,真相为何?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133   最后更新:2020/09/03 09:49:43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20-09-03 09:49:43

来源:凤凰艺术


近日,艺术家黄永砅的弟弟黄永磐联系到“凤凰艺术”,讲述了假冒黄永砅的作品的事件,并已决定发布律师函决定交由法院处理。“凤凰艺术”特此采访了黄永磐,听他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本篇文章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凤凰艺术”在此不添加个人评判,旨在尽力为大家还原一个事情的真相。


黄永砅,1954年出生于中国福建厦门,他是先锋艺术团体“厦门达达”的发起人,也是198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

黄永砅与他为《献给昨天的中国明天》创作的作品,南法布耶村,1990年。© Eric Arrouas et Les Domaines de l’art

在八十年代的艺术圈中,永远挥之不去的是黄永砅瘦小的身影、澹澹的微笑、对艺术问题的执着和对哲学思辨的热爱。

去年的2019年10月19日,艺术家黄永砅在法国巴黎去世,享年65岁。熟悉黄永砅的朋友们、热爱他作品的艺术界人士无不感到痛惜万分。

黄永砅,《中国绘画史》和《西方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

▲ 黄永砅,世界剧场,1993,木金属结构,带暖灯,电缆,昆虫

陈箴去世时,黄永曾说葬礼别做得太复杂隆重,让死者平静些。在他看来,“只要大家都想他说他,他就不死……”

事实上,艺术圈的人也一直在“说他,想他”。日前,于红砖美术馆举办的展览“2020+”呈现了黄永砯的《羊祸》,而大家也都在期盼着或许有一天可以在美术馆中看到黄永砅的回顾展。

▲ 黄永砅《羊祸》,红砖美术馆展览现场,2020

可是等来的却是假冒黄永砅的作品。

近日,艺术家黄永砅的弟弟黄永磐联系到“凤凰艺术”,讲述了假冒黄永砅的作品的事件,并已决定发布律师函决定交由法院处理。

▲ 黄永磐给“凤凰艺术”发来的律师函

事情的真相究竟为何?“凤凰艺术”特意专访了事件的当事人,黄永砅的弟弟黄永磐。

在正式还原事情真相之前,“凤凰艺术”在此先为大家梳理一下本次事件的人物关系——黄永砅(已故艺术家,作品被假冒),黄永碤(黄永砅的哥哥,发布律师函之委托人,由于人在外地,接受采访不便),黄永磐(黄永砅的弟弟,本次的被访者)。

注:据“凤凰艺术”从黄永磐了解到,黄永砅的父亲在起名时,字便是没有“水”上面的一点,家里人也一直将其读作ping。因此,在黄永磐的建议下,本次“凤凰艺术”在下方正文中将黄永砯写做黄永砅。

浙江美术学院学生登记表(黄永砅)  中国美术学院档案室提供


假冒事件源起


源起时间:2020年3月

事件源起陈伟胜在3月上旬先后于美篇APP、以及人民艺术院公共号发表文章《怀念艺术大师黄永砯先生》,并在互联网传播。

然而黄永磐对“凤凰艺术”表示,陈伟胜所写文章中存在事实扭曲的问题。

▲ 人民艺术院原文截图


假冒画作黄永磐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陈伟胜首次于3月发表的文章涉及的不实消息为

  • 将本是黄永碤所作——厦门市庆祝建国50周年大型广场歌舞《时代礼赞》设计背景画12幅,写为黄永砅所作。同时在背景画上,假冒了黄永砅的签名和印章。

▲ 厦门市庆祝建国50周年大型广场歌舞《时代礼赞》CD

首次沟通黄永磐对“凤凰艺术”说到,他与黄永碤看到了这些网络上的文章,便开始进行投诉。经与美篇的编辑沟通后,美篇APP的文章已下架。

黄永磐试图通过朋友联系到陈伟胜,但陈伟胜的回答模棱两可——起初回复说是其父(陈文星)给他的材料,要与父亲证实事实真相;随后,又对其父亲的说法含糊其辞;最后陈伟胜不再接听黄永磐朋友的电话了。


假冒事件发展


发展时间:2020年3月底

事件发展黄永磐对“凤凰艺术”记者说到,美篇APP下架后,他便将此事搁置一边,没有与陈伟胜方展开进一步的询问。

半个月后,陈伟胜方再次于中原书画收藏发表《雪地里的两颗老树——黄永砯油画作品欣赏》。据黄永磐介绍,这篇文章中存在更多的不实信息。

▲ 黄永磐提供的中原书画收藏的原文

假冒画作黄永磐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雪地里的两颗老树——黄永砯油画作品欣赏》涉及的不实消息为

  • 文中提到的11幅有艺术家签名的黄永砅油画,均非黄永砅所创作。其中有3幅画作为吕良炳所作,他曾将自己的画作发布于朋友圈。

▲ 黄永磐提供的吕良炳的朋友圈,这些画作均在陈伟胜发表的文章中被冠以黄永砅的名字,并假冒黄永的签名

再次沟通随后,发布于中原书画收藏的文章遭到下架,但陈伟胜方在三事堂重新发表该文章。

黄永磐对“凤凰艺术”说到,他与哥哥数次试图通过各种方法联系到陈伟胜和其父陈文星,希望维护黄永砅的名誉权。在三月底哥哥黄永碤打通了陈伟胜的电话,并约见面谈一谈关于画的真假的问题,但陈伟胜不予回应。

黄永磐说到,“在做好约之后,黄永碤便无法打通陈伟胜的电话,通过各方却也没有再得到陈伟胜的任何回应。”


假冒事件持续发酵


发酵时间:2020年7月(三个月后)

事件发酵在陈伟胜方发表了关于黄永砅的第二篇假冒文章后,便有近三个月的时间没有消息。

在2020年7月3日,陈伟胜于鹭风报发表随笔文章《缅怀吾师旅法华人当代艺术家黄永砯》。同日,陈伟胜于朋友圈上传自己画廊的请柬贴。

黄永磐对“凤凰艺术”的记者说道,陈伟胜便是想借此来推销自己的画廊。

假冒画作黄永磐对“凤凰艺术”说到,此篇文章中陈伟胜再次提及假冒画作,文章原文相关摘要为下:

  • “我回忆起学生时代,黄永砯老师不仅关心我,还赠送我《雪地里的两棵树》等十几幅他的作品要让我学习。这些珍贵的杰作,成为我今后永远的珍藏。”

  • “我父亲陈文星,曾任厦门市庆祝建国50周年大型歌舞联欢晚会背景画的艺术总监,负责背景画的指导创作。黄永砯老师则负责背景画的创作,我父亲把黄永砯老师这12幅背景画的原稿让我珍藏,以表纪念。

▲ 鹭风报文章截图

再度联系黄永磐对“凤凰艺术”说到,当看到刊登的文章后,黄永磐便联系主编来到鹭风报社。主编对此表示,陈伟胜很明确的说这些油画画作以及晚会背景画均是出自黄永砅之手,并表示已经有2幅油画画作成功售卖。

随后,黄永磐请报社的主编从中与陈伟胜沟通,但陈伟胜仍然坚持自己文中的文字是真实的。

于是黄永磐与黄永碤决定走法律程序,以维护黄永砅的名誉权,同时要回本应属于黄永碤的12幅厦门市庆祝建国50周年大型歌舞联欢晚会背景画画作。


律师函发布


发布时间:2020年8月
发布原因:关于发布律师函的原因,“凤凰艺术”在此为大家摘抄黄永磐当事人关于此事的声明

  • 发出律师函意味着什么?


我们通过律师函告知侵权行为人立即停止不法侵权行为,意味着维权的行动已经展开。同时希望借此方式,侵权行为人能够主动地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 此次律师函中主要针对什么样的问题?


通过和黄永碤先生的接触以及他本人对侵权过程的陈述,本次律师函主要针对可能存在的侵犯相关权利人著作权、名誉权等权利的情况来发函。

  • 若情况属实,对方将分别面临什么样的惩罚?


一旦侵权事实成立,在民事责任层面上,对方除停止侵害,还应承担侵权造成的各项实际损失。当然也需要公开赔礼道歉,向公众还原真相,也把纯净还给艺术。

截至目前:陈伟胜在接收到律师函后,未就此事进行回应律师,也没有联系黄永磐以及黄永碤。但是他下架了《怀念艺术大师黄永砯先生》。


黄永碤自述


“1999年我设计了厦门市国庆50周年团体操表演背景图”
我从事舞台美术设计工作至今已近50年,设计了300多台剧节目。历经40年的耕耘,我取得了一些成绩,党和人民也给了我很高的荣誉。我是一级舞美设计师,曾任福建省舞台美术学会会长、福建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秘书长,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近期,厦门市庆祝建国50周年大型歌舞晚会背景画的作者归属问题引得厦门艺术界沸沸扬扬,我作为真实作者,有话要说。

1999年,厦门市委宣传部调我参加国庆50周年庆典活动,主要任务是设计晚会舞台表演背景版翻板的图案。

▲ 黄永磐提供的晚会舞台表演背景版翻板图案,以及仿冒的签名和假冒的印章

当时的节目单、出版的光盘和相关书籍都写明了《厦门市庆祝建国50周年文艺表演》12幅背景图设计者是“黄永碤”而非“黄永砅”。当时的总监制是罗才福(曾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化局局长),近期我与他回忆这段往事,他说时绝不可能请永砅任晚会设计,虽然你们两兄弟都搞艺术,但属完全不同的门类,你(指黄永碤)才是舞美的专家

晚会的执行策划是林汝勋(现任市文联副主席),和宣传部的阎纪榕,总导演是郑幸红(集大教授,市政协委员,国家级裁判),他们三位也都证实是我设计的。

陈伟胜之父陈文星担任的只是晩会背景图制作监制。对这些事实他是很清楚的,但他却如此明目张胆地让儿子陈伟胜进行这些造假活动将黄永砅和黄永碤张冠李戴。既然如此,设计图上的“黄永砅”签名和盖章,就更令人质疑和匪夷所思了。


专访黄永磐


在黄永磐方与“凤凰艺术”取得联系后,“凤凰艺术”第一时间与其取得了联系,并就该事件的来龙去脉去黄永磐进行了详细的访谈。

“凤凰艺术”从访谈中,摘选了事件的始末已为读者在上文中呈现。在此,“凤凰艺术”摘取了些事件细节,以及当事人朋友态度等相关对话进行呈现,已期为读者呈现黄永磐方最完整的自述。

(以下对话,黄代表黄永磐,Q代表“凤凰艺术”)

▲ 已故艺术家黄永砯

Q: 您是什么时候发现陈伟胜仿冒签名以及陈述不实的情况?

黄:是今年3月初发现假冒伪造行为,陈伟胜他在美篇APP上面发布了一个叫做《怀念艺术大师黄永砅先生》的一篇文章,好多朋友在朋友圈上面转发。

我一看这个根本就不对,那12幅背景画根本不是黄永砅画的。后来我和我哥哥黄永碤讲这个事情,哥哥说这个是我画的,我哥哥当时在文化局台湾艺术研究所工作。

然后我就查了一下陈伟胜是谁,因为我不认识他,发现他父亲是陈文星,这个人我是知道的,他是中学退休的一个美术老师,在美术的画画圈里面有不少人认识他。

▲ 黄永碤(左二)在第三届海峡两岸舞台美术研讨会上发言

Q: 您能具体讲一下这12幅《时代礼赞》设计图吗?

黄:是国庆五十周年的活动,我哥哥是搞舞台美术的,所以这单位是派给他的一个任务——说有12幅画你得画一个设计图,然后他就像做作业一样做完了。

做完了设计图以后就交给单位,由组织交给陈文星实施。这中间时间过了很久了,细节都忘记了。但肯定是跟创作、导演、策划他们都多次开会,最后把稿子定下来了。

稿子定下来以后交给陈伟胜的父亲陈文星,他当时是美术教师。他组织好多画画的学生画背景图,他其实是本次活动的监制,他夸大其词说成是艺术总监。

并且他的印章是用电脑雕刻的,黄永砅所有的“砅”字,包括他自己的印章是都没有水上面的点的,有点的是因为有电脑了以后才有的。而且黄永砅也不可能把他的作品在上面签上他的名字

最可笑的问题是,其实这个东西是永碤的,不是永砅的。而且我哥哥黄永碤、当时的总策划、导演什么这些人全都在,足以作为人证。

▲ 厦门达达,左三为黄永砅

Q: 问您一个细节,这12幅设计图为什么现在会在文章发布者陈伟胜的父亲陈文星手里呢?

因为是市宣传部让永碤设计,设计完了组织上当时就交给陈文星。陈文星是属于教育局的,而我哥哥黄永碤是属于文化局的。

永碤的设计图制作完成之后,就是设计之后总是要让人画嘛,就让这些中学生们画。那时宣传部就请了陈文星,他是美术教师。

Q: 发现美篇上的这篇文章后,您这边做出了什么样的回应呢?有没有找陈伟胜了解这件事?

黄:我一个朋友认识陈伟胜,我的朋友给他打电话问这个事情,他说他去问父亲,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后来我朋友再给他打电话他就不接了,这个事情就完全推给他父亲。后来,我们想说这个事情挺没意思的,这个事情不会造成影响就算了。

结果三月底他又发表了《雪地里的两棵松—黄永砅油画作品欣赏》,他这里面有这么多的假冒的画,而且他还加上了英文。我们觉得他就是处心积虑想要把这个东西卖给外国人还是怎么样,当然,他的企图我们只能用猜的。

▲ 黄永磐提供的陈伟胜造假签名的油画及所署时间

Q: 在一段时间都没联系上他之后,他又在7月份发表了一篇文章?

黄:对。他在73号在鹭风报上面发了一篇叫做《缅怀旅法华人当代艺术家黄永砅》。

Q: 他收到律师函之后,有没有再联系你们

黄:没有,我们倒是很希望说他能觉得很委屈,然后他有充足的什么道理,没有,他就是乱搞,然后自己就不知道这个事情到底该怎么办。

▲ 黄永磐提供的聊天截图,有朋友指出画作的签名不像黄永砅本人所签署

其实你看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就是给他有足够的机会让他别再乱搞。我们要求其实很低,但现在走到这一步我们的要求就逐渐提高了,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成本也提高了,社会影响也更大了。

其实我们并不希望说能走到诉讼,但是如果逼到那个份上,我们在所不惜。尽管这个时间可能得半年、一年,没关系,我们没问题。

Q: 陈伟胜的具体身份您了解吗?您认为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黄:陈伟胜习惯拿别人的名气来给自己造势,然后挂了好多牌子。

他的名片上有一个叫“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这个是造假的是民政部第四批曝光的,叫做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属于非法组织。

▲ 黄永磐提供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的百度百科截图

Q: 那可以问一下黄永的爱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黄:那当然了,我的嫂嫂——黄永砅的爱人她现在跟孩子在法国,她们对此深恶痛绝。现在解决了永碤的著作权问题,永砅的名誉权、姓名权被侵犯也可以迎刃而解,至于那些假油画再起诉也不迟。

一开始我们的意见是很一致的,沈远(黄永砅的爱人)的意思就是不要走到法律这一步。甚至为什么我们拖了这么长时间?因为一开始就有朋友说了,你给他发律师函,因为律师函还是有一定的震慑作用。我们始终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沈远也一直反对这样做,她是给他机会。


Q: 那现在您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黄:这件事损害了永碤的著作权,以及黄永砅的名誉权。

我们的诉求就是假画要销毁,然后这12幅设计图要归还给黄永碤,就这么简单。至于说赔礼道歉到什么程度,是可以谈的,我们也总是要留点面子给人家。但你肯定得当面诚恳的赔礼道歉。


采访/傅小旭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