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的新作,阿布拉莫维奇在戏剧舞台上的“七次死亡”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233   最后更新:2020/09/02 21:23:38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09-02 21:23:38

来源:artnet


在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上演的《玛利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
图片:Wilfried Hösl. Courtesy the B**arian State Opera


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对于“占据C位”这件事是非常熟悉的。

这位行为艺术女王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有许多打破边界的时刻,从与Jay-Z的相遇,到与阿迪达斯和微软的合作。因而,这位多变的艺术家如今涉足歌剧领域或许也不足为奇。

近期,阿布拉莫维奇在筹备她最新作品《玛利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7 Deaths of Maria Callas)的全球演出,首演已于9月1日晚在德国慕尼黑的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开幕。因新冠疫情,这部作品的演出时间从四月被推迟到现在。从9月5日开始,该剧将在多个平台进行线上播放,其中包括歌剧院的官方网站。

原定于在2300个座位的国家歌剧院举行众星云集的首映式已经不可能实现。如今,会场被改造,一次只能容纳200名客人,头几排也被移走,以便给40人的管弦乐队留出社交距离——他们通常都挤在舞台下面的一个小隔间里。

但大戏还得上演。上周六晚上,管弦乐队为带妆彩排热身,阿布拉莫维奇趁这个时候问候了一下数量不多的观众。她对在如此严苛条件下工作表示遗憾,“我们在所有事情上都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限制。”在9月2日首映后,她必须隔离,以便能够在接下来的五个晚上继续表演。

在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上演的《玛利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
图片:Wilfried Hösl. Courtesy the B**arian State Opera

“我不能亲吻你,不能抱着你,不能和你分享我的热情,这真的让我心碎,”她补充说道。

这也许是一场悲剧,但却是这部歌剧作品的独特之处。作品灵感来源于“心碎”,是对美国出生的希腊女高音歌唱家玛亚·卡拉斯的颂歌,也是对伴随着这位歌唱家的痛苦与磨难的颂歌。歌剧讲述的是卡拉斯的神秘往事,包括她戏剧化的个人生活——人们对她与航运大亨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Aristotle Onassis)恋情的关注常常多于她非凡的艺术才能本身。

“如果你看看玛亚·卡拉斯的生活就会知道,她的故事很像我,”阿布拉莫维奇在彩排前告诉artnet新闻,“这是关于心碎而死的故事,是关于‘被你所爱的人杀死’的故事。”

1975年奥纳西斯逝世后,卡拉斯在她巴黎的公寓里过着隐居生活,失去了亲人,伤心欲绝。1977年,卡拉斯死于心脏病,年仅53岁。在这里,阿布拉莫维奇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悔恨,暗指自己与艺术家保罗·卡内瓦里(Paolo Canevari)近10年前以心碎告终的恋情,这也是布拉莫维奇首次坦率地谈到分手以来的生活和工作。

“我在卡拉斯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布拉莫维奇说,“我们都是射手座,都很情绪化,但同时也都很脆弱。我几乎有同样的遭遇。”她补充说,“卡拉斯死于心碎。但不同之处在于,我的工作拯救了我。”

阿布拉莫维奇说这部歌剧作品还有一部分是关于女性赋权。“我想展示一个女人所能拥有的力量和毅力,”她说,“并不是所有的心碎都以悲剧告终。我相信希望。”

在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上演的《玛利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
图片:Wilfried Hösl. Courtesy the B**arian State Opera


七次死亡

在这部歌剧中,阿布拉莫维奇运用了几个关键主题和元素,包括刀、蛇、火,甚至是烟雾机做出的云,成功地将主角的生活与自己的符号交织在一起,两者渐渐模糊了彼此的形象。

七首主要咏叹调中的每一首都配有一部在舞台上放映的短片。在每一个片段中,阿布拉莫维奇都被好莱坞演员威廉·达福(Willem Dafoe)所“杀害”。这些短片是去年11月在洛杉矶拍摄的,导演是Nabil Elderkin,他曾为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和肯德里克·拉马尔(Kendrick Lamar)等音乐人制作视频。

上半场,阿布拉莫维奇大部分时间都躺在舞台中央偏左的床上,眼睛紧闭,一动不动。音乐和戏剧的结合体现了悲伤的各个阶段,其情感范围之广,最终形成的总和比其各自部分更大、更令人感到心酸。其中还融入了一些著名作品,如朱塞佩·威尔第《茶花女》中的选段《Addio del passato》,以及贝里尼1831年的歌剧《诺尔玛》中最为人熟知的选段《圣洁女神》(Casta Diva),还有塞尔维亚作曲家马尔科·尼科迪耶维奇(Marko Nikodijevic)创作的当代作品。

下半场以卡拉斯的巴黎公寓为背景进行了重新创作。从这里开始,阿布拉莫维奇从床上起身,慢慢地在房间里踱步,虽然不确定这是一天中的什么时候,不过从女高音的歌词中能体会到卡拉斯饱受折磨的内心话语。

卡拉斯的卧室中,阿布拉莫维奇缓慢的动作反映了表演的挑战性,因为她既要表达出最基本的身体机能,同时还要展现主人公那颗破碎的内心。以一种迷惘忧郁的状态在房间里踱步,每个被动的动作都是让人痛苦不堪的。

在很多歌剧中,女主角常常“被杀”,在阿布拉莫维奇的这部歌剧中,她更是“死”了七次。虽然有人可能会说,“垂死的女主角”这种传统意象背后是享乐主义情绪下的厌女症,但一种象征自由和释放的潜台词也很快会出现——尽管以各种方式被杀,阿布拉莫维奇还是站在舞台上,以胜利姿态迎接死亡,她身着闪闪发光的金色长袍,让迎接最终命运的时刻充满力量感。

阿布拉莫维奇说:“我想去解构歌剧这种古老的媒介,并以一种新的方式来看待它。”

在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上演的《玛利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
图片:Wilfried Hösl. Courtesy the B**arian State Opera


保障安全

为了平衡到场观众减少、需保持社交距离的实际情况,加之人们对这部作品也非常好奇,《玛利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将于9月5日在部分媒体免费直播。

阿布拉莫维奇经常将自己置身于一种不安全的环境中。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让这样的行为表演艺术适应后疫情时代的未来。外界有许多怀疑,直到最后一刻,他们仍然不确定这部歌剧是否能继续演下去。

然而,当被问及她是否认为表演现在必须适应当下许多人所说的“新常态”时,这位艺术家依然保持态度——她说:“我认为不是表演需要适应新冠病毒,而是新冠病毒需要适应表演。”


文丨Dorian Batycka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