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志:这个我能变好吗 ?| 刺点画廊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121   最后更新:2020/08/25 18:52:59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20-08-25 18:52:59

来源:刺点画廊


開幕酒會

2020.9.5,星期六下午4時至6時30分


蒋志个展《这个我能变好吗?》展出艺术家于2019年和2020年期间创作的人像绘画。这两年间所发生的社会动荡和全球疫症,促使以人为中心的世界受到威胁,卫生、经济和信任体系面临严重冲击。在此期间,艺术家从绘画静物和自然,转移至对人类及其内在状态的体现,成为了重要的转折点。这组绘画作品包括数个系列如《年轻人》、《胡子先生》、《人体》和《七个盲人》。展览标题可以说是艺术家在动荡和艰难的时期对“这个世界能变好吗?”出于自省的回应虽然带着悲观的冷峻和忧患,但同时表现了艺术家基于个人信念和对人类现实未来的热切和乐观

蒋志,《花茎 之一》,2020,亚麻布面塑胶彩+植物纤维,46.5 x 36.3 x 7.1 厘米

骸骨和头骨是绘画中的关键主题。蒋以西方艺术Memento mori(拉丁语片语,意思为“勿忘你终有一死”)的传统为基础,让这些内脏器官传达生命的内在状态,将内在性转化为外部。掏空了思想,糢糊了面孔、融解了大脑,只剩下头骨。过去一年发生的各种事件和经历的暴风雨摧毁和瓦解了以往的秩序和体系,一个死而复生的“新世界”必将到来,这个“新世界”将如何?艺术家认为更值得思考的是“这个我”将如何?因为世界是由无数的“我”联结的“我们”创造。

蒋志,《人体 之六》,2019,亚麻布面油彩,74.3 x 57.3 x 5.5 厘米


蒋对人类身体的探索体现于《人体》系列中。在充满生命力和活力的肉体里,油彩变成了血液,笔触显示出混沌背景下的静脉和肌理组织。系列以《人体 之六》作结,仿如西奥多.杰利柯(Théodore Géricault)的构图中,苍白而情色依然的肉体了无生气地躺于抽象的背景。当下的生与死纠缠并消失于彼此之中。

蒋志,《年轻人 之六》,2020,亚麻布面油彩,60.3 x 47.3 x 5.5 厘米


在2019年创作的《年轻人》系列反映了艺术家对那些活着并面临着未来的人们的关切。他透过呈现那些可塑及无法定义、不断变异及永不休止的主体,唤起年轻人的状态。七彩的色块融入于画布中,混浊模糊的线条溢发着液态的流动、滴落和滑动。这些年轻的人体展示了众多矛盾的混合形式,天使和恶魔、成熟和幼稚、冲动而多思、敏感而愤世、美丽又邪恶、似人似兽。

蒋志,《七个盲人 之五》,2020,亚麻布面丙烯,40.5 x 30.6 x 4 厘米

《七个盲人》系列包括七幅画作,构成一部视觉寓言体,消除了视觉的中心性,并从而挑战了光学视觉和感觉想像之间的差异。蒋认为只有拥抱“无形”,并将“形”从其表达形式中解放,艺术家才能成为一个能有偶遇、多态关系和感官对抗的人。“盲人”(非常规系统者)怎么画画?这是没有局限的、无拘无束的纯粹创造。


关于蒋志(1971年,生于中国湖南)

蒋志的创作包括摄影、绘画、录像及装置;小说和诗作亦是他开始艺术创作以来的重要媒介。他长期深入地关注各类当代社会与文化的议题,自觉地处在诗学与社会学这两个维度的交汇处上,并着力于如何使那些我们熟悉的日常社会和个人经验转换进作品文本中。

蒋志曾于深圳OCAT美术馆(2016)和广东时代美术馆(2012)举办个人回顾展。他曾参与多个国际机构展览和年展,包括美国古根汉美术馆的“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2017)、香港M+的“广东快车:珠江三角洲的艺术”(2017)、第九届上海双年展(2012)、第四届广州三年展(2012)、美国国际摄影中心和亚洲协会的“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录像”(2004)、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的“紧急地带”(2003)和第四届光州双年展的“暂停”(2002)。蒋志曾获颁的奖项包括200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2010年的改造历史(2000-2009年中国新艺术)学术大奖以及2012年的瑞信‧今日艺术奖。蒋志现于北京居住和工作。


(图片由艺术家及刺点画廊提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