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桥一姐:​艺术市场内循环与外循环的battle已经拉开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20/08/25 09:55:39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0-08-25 09:55:39

来源:Hi艺术  酒仙桥一姐


跟前几年积极模仿香港苏富比、佳士得的国际范儿不同,这一季的北京拍卖可以说是非常“自我”。没有欧美日韩的流量抢占C位,也没有旅外华人艺术家强势压顶,本土艺术家迎来了一次属于自己的秋季舞台。不管是被逼的,还是自主选择的,这样的回归都值得庆贺。它不仅是对时下千变万化的政经形势的被迫回应,也是这么些年来,诸位从业者本土耕耘、梳理自我价值的心血和成就。

2020中国嘉德春拍,现当代艺术夜场拍卖现场(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2020北京永乐夏拍,现当代艺术夜场拍卖现场(图片来源:姐夫拍微信群,致谢胡湖)


现当代艺术史体系永远不可能独立于市场而存在。市场择捋出来的体系,很大程度上将影响艺术史的发展形态。这一点我们从西方印象主义,到战后的波普等流派身上都看的十分清楚。可市场又该听谁的呢?从一开始被港台玩家带着赏玩中国近代美术史,到本土人士主动关注、挖掘、整理和参与;从跟风收割旅外“大师”,到考量作品本身;现代艺术藏家向下延伸买当代,当代艺术买家向上溯源买前辈……越来越多的本地藏家开始从自己民族的审美和历史进程角度,思考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好作品,什么样的作品值得去收藏。中国现当代艺术市场,终于获得了一双自己的眼睛,从资本泡沫中杀出来,努力重归符合经济学发展原理的轨道上来。


2020北京永乐夏拍

现当代艺术专场成交总额TOP10拍品

(单位:万元)


2020中国嘉德春拍

现当代艺术专场成交总额TOP10拍品

(单位:万元)


虽然从作品量和成交总价来说,此次嘉德场有明显收缩,但一个几乎全部由中国艺术家挑起的日夜场,能分别达到80%和88%的成交率(去年夜场成交率为77.6%),已经相当不易。整体来说,嘉德场虽小而精,展现出一股雅正的平和气息。作于2000年以前,符合“学院派”审美、比较“显力”的作品都卖得不错。这是一场没有赵无极、常玉的夜场,大轴给了周春芽和靳尚谊两位不依靠国际市场的艺术家,在一定程度上反射出了国内本土趣味的购买力。从最后的结果看,作品是区域的,价格是国际的,周春芽的8625万元已经和国际一线在世艺术家持平。当然,一次稀有作品的成交结果并不能说明整体市场状态。要维持价值水平,接下来比拼的是区域艺术家能否保持和国际一线同样的流通性和抗通胀力。毕竟一线艺术家的价格构成有很大程度依赖于其稳健的金融特性。一般来说,稳健的金融性需要多元化的玩家共同支撑,区域型艺术家能否做到同样程度的风险分摊,具备同样的坚韧度还需要观察。“内循环”VS“外循环”的battle已经拉开。

周春芽 《春天来了》 163×186.5cm 布面 油画 1984
成交价:8625万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估价:1500万-2500万元,中国嘉德春拍


再来看看永乐,比起嘉德的“踏实诚恳”,阔别多年的永乐依旧带着令人熟悉的略显浮夸的豪华气概。果不其然夜场就放了卫星:88.7%的成交率,4.05亿元的金额。曾梵志《面具 1996 NO.6》在2017保利香港春拍曾以1.05亿港元卖出,此次1.4亿人民币落槌、1.61亿元成交,从艺术家拍卖纪录第三成为了第一,亦刷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成交纪录。圆明园一代艺术家的市场价值经过多年沉淀已有共识:他们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担当了开疆拓土的重任,也是我国最早通过图像传播学技巧、利用重复图像、巩固视觉记忆而建立个人品牌的艺术家。巨大的商业成功背后,艺术语言的辨识性逐渐变为样式的僵化。他们的重要性永远停留在了1990年代。此次《面具1996 No.6》的成功是对艺术家时代革命性的又一次肯定,同时也是面对艺术家后期大量相似图像,而不得不一再做出的拔高和区分。

曾梵志《面具系列 1996 No. 6》  199×358.6cm 油彩画布 1996
成交价:1.61亿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拍前估价待询,2020北京永乐夏拍


近代大梁吴冠中《秋瑾故居》,在2011年保利北京秋季以7475万元成交。这次5000万起拍,最后以7015万元成交。在吴冠中排名前十的作品中,它是唯一一张2000年后的晚期作品,可算得上异军突起、二次创造奇迹了。至于这次没能卖过之前,只能说2011年的保利实在太过神奇(摊手)。


永乐场上令人小跌眼镜的还有郝量。自签约高古轩以来,郝量的一级市场管控不可谓不严,基本算得上是“饥饿营销”;二级表现则集中在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香港。2018年首次亮相苏富比,价格就曾探至1452万港元,约合人民币1266.14万元。一个月前,《毒浮屠2》又在香港苏富比创造了1697万港元、约合人民币1534.54万元的成交纪录。这期间鲜有同级别作品在内地上拍。在永乐夜场上,《幽暗》以575万元草草收场,虽是艺术家国内二级市场的最高价格,但立地打三折,可算是“内循环”对“外循环”的一次不留情面的纠正。

郝量《幽暗》165×95cm 绢本设色 2010

成交价:575万元

估价:500万-800万元,2020北京永乐夏拍


最后,一姐想说,中美对抗正酣,脱钩分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趋势愈演愈烈,艺术界很难一直置身事外。中国和欧美文明的角力,很可能成为中国现当代巩固阵地、重新洗牌的一次历史契机。建立起自我话语固然重要,可如何融入国际话语、将区域的变成世界的,也值得我们思考。毕竟文化和艺术存在的价值,不就是突破思维边界,跨越空间高墙么?心有多大,天地才能有多大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