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志:发射失败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56   最后更新:2020/08/01 21:53:26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8-01 21:53:26

来源:招隱Echo  文:蒋志


我来这家福利院一年多了,据说有一个很有名的诗人也曾经在这里住过,而且住了十多年,我知道它其实就是一所精神病院,但是我认为在这里倒是可以好好地享受自己思维的乐趣。我是大学毕业不久就被从小收养我的婶婶家送过来的,他们说我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受到了刺激。但是我认为只是我自己已经发展出符合严格逻辑的思维和宇宙观而已,这超出了一般人的思维能力,他们是不能理解的。在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世界里,这里无疑是一个比较好的隐居之地。


我简单介绍一下我发现的一个真理:其实这是一个简单的上下次序的逻辑规律,它也是我们人类和宇宙万物的 “大道”,天下通用。正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果道路是人走出来的,那么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应该尊重“所有树木都是朝上生长的”这条颠覆不破的真理,所以,我们人类是不能坐在由树木做成四条腿的椅子上的。


还好,这儿住了很多有意思的人,有一个从小就拿过不少奥数竞赛冠军的少年数学天才,读高二时就被送过来了,他要证明1加任何数都等于一个“等于”,因为“等于”只能和“等于”等于,正如A只能等于A,A加上任何东西都不能等于A。我觉得他在语言上是有天赋的。


还有一个在语言上有天赋的是一个因为国营企业改革而提前退休的党委书记,他只说前后矛盾的话,比方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也是不成功之母”,“世界是我们的,也不是我们的”,“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它也是我们最大的敌人”等等,还有一些被认为是非常危险的话,这也是造成他被送进来的原因。我和他外面放风晒太阳的时间里,交谈过几次,他推心置腹地对我说:“我们人是什么?是会说话的动物,我们的嘴就是用来说话的工具,它说话要像呼吸一样。他们说我说话前后矛盾,是的,必须要前后矛盾,这是我五十多年总结出来的规律,意义的前后矛盾就是语言的动力,如果对一件事情只说正面的,或只说反面的,那就是太装逼了。”


那天,屋檐底下,一个被绑在床板上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对我喊道:“春春,你的屄上的草不是往下长的吗?”书记上去就给了他脸上一大巴掌。


为什么他被绑着,是因为他有自残行为,经常拿钥匙啊木片啊小刀啊那些他能找到的东西去割划他的鸡鸡,所以在这里平时就是把他的双手绑在床上,也不给他穿衣服,天气冷了,就给他盖床被子。他也很少能离开他的床。其实我也很担心他把他自己的鸡鸡割下来,因为割下来之后,就会被扔在地上,就很可能会被蚯蚓误以为是自己的同类而收养它,就像杜鹃会把蛋下在别的鸟窝里。但是人的“鸡鸡”是不能够像蚯蚓一样为土壤松土的,这会造成地球植被生态的灾难。


这里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比如一个时刻担心宇宙大爆炸的天文学家,一个爱上了充气娃娃的保安,一个只要一看见有人戴着墨镜就以为人家是国民党特务就老是去跟踪的七十多岁的大妈……


其实我想向读者们介绍的是另一个人,她就和我们住一个病房,我们这个病房住的人都不会对别人有暴力行为,我们是安全地享受自己思维乐趣的“病人”。


大家都叫她“嫦娥”,一开始我以为她就姓常,但其实她姓张,三十多岁,但看起来像六十多岁的样子,因为她的牙齿基本上都被她老公打掉了,她抿嘴笑的时候,就像一个更老的老太太了。大家说她老公没有一天不打她,打了七八年,就把她的精神打坏了。我刚来时候,发现她经常会说一句“发射又失败了”,后来我通过细心的观察,发现她说这一句是有原因的。有一天,大家在饭堂吃饭,我刚好坐在她对面,就听到她“扑”的一声放了一个很响的屁,随后她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笑,脸上还有一种失望的表情,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这逃不过我敏锐的眼光,接着我听到她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发射又失败了”。


我从其他病友了解到了,大家之所以叫她“嫦娥”,是因为她想成为把自己发射到月球上去的破吉尼斯纪录的第一人,她觉得嫦娥吃了仙药就可以飞到月球上去的故事有违背科学常识的问题,她上过小学,当然不相信仅仅只吃一颗仙药就能飞上去,这不科学,飞上去需要动力,她知道“嫦娥一号”是靠气的推动力才能飞向月球的,那么所谓仙药就是在肚子里制造大量气体的药。


她每顿都能吃很多饭,但是很瘦,我觉得她已经掌握了把粮食转化成气体的技术了。


有很多次,我看见她有时是在坐着,有时是站着,她会突然把双手举向头顶合掌,然后就“扑”的一声,那一瞬间,我能看到她的身体会颤动一下,每次,过了几秒,她放下手,都会神情忧郁地说一句“发射又失败了!”


通过最近几个月的观察,我发现她在“发射”的时候,双脚有一点离开地面了。上个月的一个晚上,她突然跳下床,站在房子中间,把双手举高,屁股微微下蹲,在我听到“扑”的一声时,看见她的脚离开地面有一尺多高了。这不是我的错觉,外面的月光很亮,屋子里她的身影还是能看得很清楚的。


“发射又失败了。”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屋子里很安静,我非常清楚地听到了她的一声叹息。


一件特别的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我们下午3点出去放风,大概过了半小时,乌云突然卷过来,几分钟之内就迅速地遮盖了天空,随着第一声巨大的雷声响起,一下子,狂风大作,昏天黑地,护士们全都出来把我们往病房里赶,我们在一个接一个的雷声和闪电中,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在空阔的平地上,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是“嫦娥”,她双手举得高高的,尽力把上身扯向上空,头发在风中飞舞,双膝微微蹲着,屁股向后翘起,这个动作很像瑜伽体式里面的“幻椅式”。那天最大的一个雷响起了,在一道闪电中,福利院里所有人都看到,她的身体腾空而起,飞了上去,大概有三四个人那么高,然后她降落在离她原来的位置五十米左右的地方。


“发射又失败了”,虽然我们听不到,但是我们知道她一定这么充满遗憾地说了。


我总结了她这次失败的原因,我觉得有两个:


我先说第二个原因吧,如果一个人没有找对他自己的方向,那么就只能失败。我一直觉得是她发射的角度不对,人体发射要充分考虑地球的离心力的角度,这需要经过精密的计算。


这种精密的计算,是要基于正确的运算思路的方向,运算思路的方向需要正确的逻辑思维的统领,而她之所以没有正确的逻辑,是因为我要说的第一个原因。


就是她平时不该坐在一个木制的椅子上,这造成整个逻辑上的颠倒。



2019/9/16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