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赵邦个展“我们不用很累很辛苦就可以成佛”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09   最后更新:2020/07/31 11:02:17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07-31 11:02:17

来源:五五画廊


赵邦个展“我们不用很累很辛苦就可以成佛”于7月11日下午开幕。此次展览展示赵邦近两年来完成的以计算机与数字在线服务为背景的全新创作,由“云涂鸦”、“未命名图层”、“新浪潮”、以及视频和装置组成。展览预计9月6日结束。






逼仄的城市规则与严酷的疫情将我们困在家中动弹不得,现实的难民开始加速向虚拟世界逃逸,在这个展览中,艺术家试图呈现一种后人类式的数字生活,在这里,我们可以不用担心被追击,足不出户进行赛博游击涂鸦;可以化身一位数码道士,在互联网的地理世界中在线捉鬼;也可以与社交软件的审查算法虚与委蛇合作绘制新图像;或用那只虚拟但又无比真实的手(鼠标)在夜晚的界面森林游荡、写下不朽的文字、抚摸爱人的屁股(大雾。这是关于当代生活的演习:享受数字神祇带来的庇护,同时心甘情愿将自己的灵魂(数据)供奉,身体也在潜移默化中被设备规训并融为一体。1966年,一生的佛教徒白南准计划创建一个七通道视频信号混合器,通过头部的电磁振动打开去往电子禅宗的大门,不知他是否在那些二极管中找到他的数码般若,但在2020年,算法的释迦摩尼告诉我们,也许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现实世界的「登出」按钮,按下去。




云涂鸦   >>>


城市被清洁与秩序占领,涂鸦正变得越来越困难:你不仅需要有好的创意,还需要一双好鞋用来躲避和赛跑。在今天,涂鸦更多的作为一张数字图片在互联网上分发传播。那我们不如用一种更轻松,更简单的方式来进行这个游戏?在使用Google map在美国游荡旅行的时候,赵邦制作了一些涂鸦,使用赛博巫术召唤昨日充满激情的幽灵,在全世界被这新的危机笼罩、各个国家意识形态加速割裂的时刻,以一种幽默的姿态重新审视文明之间的关系。





未命名图层 >>>


这些来源于互联网图片与其他艺术家图像采样的数字绘画使用了iPad中一款名为Procreate的软件制作,赵邦将软件中的各种功能与笔刷当做真实的物理世界中绘画的“语言”来使用,同时,这些图像与素材互相渗透影响并型塑对方:一个图像的局部被放大之后的低像素图像可能变成另一个图像中人物的头部,一个被反转颜色叠加图层的塑料袋变成一片海洋,最终,它们形成多个系统并互相嵌套,试图对我们今天的图像与界面审美进行评论。






新浪潮 >>>


新浪微博使用一套算法对用户上传的图像进⾏实时审查,无法通过的图像会被屏蔽。这些处理结果即幽默可爱,同时也令人感到迷惑不解。赵邦也挑选了一些图像进行上传。在对这套系统的能力进行测试的同时,他也和它一起创造基于算法的数码美学。其结果显而易见,在审查与反审查的道路上,民众与算法都还需努力练习。







赵邦,1989年出生于河南洛阳;2012年肄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赵邦的作品以幽默,可爱和具有启发性的方式重新构思与设想日常事物、艺术系统以及当下界面化的数字生活之间的关系。艺术家邀请观众使用新的意义和解释,来挑战人们的逻辑与常识。他的作品经常使用“低技术力”的诙谐语言作为理解的桥梁,提供一种可能被称为荒谬的内在逻辑体验。近期作品关注数字在线产品与人类的日常生活形成的微妙关系或意外间产生的荒诞“Bug”,以及这种界面化的美学与认知系统如何影响并重塑了我们对于“真实世界”的理解。


赵邦近年来的主要展览包括:“我们不用很累很辛苦就可以成佛”(2020年,上海五五画廊,个展);“新浪潮”(2019年,上海五五画廊,个展);“恋人絮语”(2019年,上海要空间,个展);“真心为你”(2018年,北京PIL公共形象公司,个展);“游戏社会:狼、猞猁和蚁群 ”(2020年,北京现代汽车文化中心);“紧急出口·十里春风”(2020年,上海五五画廊);“今日亚洲”(2019年,亚洲艺术博览会,巴黎维勒班展览中心);“选区”(2019年,FAS,上海榕易美术馆);“拇指鬼畜,数据疯魔”(2018年,大健身 - AMNUA国际计划叁,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信息中的鬼魂”(2018年,北京PPPP空间);“不要,逸安:演讲,行动及表演”(2018年,杭州马丁·戈雅生意);“睇乜”(2018年,广州新造空间),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