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科 | 今天我5点多醒来了,要去在线影厅吗?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126   最后更新:2020/07/30 14:20:31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0-07-30 14:20:31

来源:卡蒂斯特KADIST


林科,项目《PS很无聊》展览图片,《自由联接》群展 ©OCAT上海馆


OCAT 上海馆和卡蒂斯特合作推出的青年媒体艺术家展览 “自由联接” 正在展出。这次合作希望在关注影像及其装置的媒介现实的同时,观察艺术家自我赋予的社会属性,打破媒体艺术领域囿于媒介形式的讨论。卡蒂斯特对于媒体艺术收藏的关注尤其体现在我们对于开放数据库的开发和传播。我们邀请了此次参展艺术家林科体验卡蒂斯特的在线录像库,并挑选出他所感兴趣的媒体艺术作品。由此,他展开了一段午夜观影之旅······


我是媒体影像艺术家林科,过去记录了很多发生在电脑中的影像。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喜欢影像类的作品。我从前在网络上去阅读这样的作品。过去的internet非常的顺畅,现在我所在的物理3D地区,internet非常堵塞,我像是坐在一辆超级跑车中,却堵在市中心的高架桥上。夜晚3、4点钟网络比较顺畅,那个时候,我可以步入卡蒂斯特录像在线影厅,在那里充分的享受影像艺术的乐趣。这也是创作营养的补给时刻,我要去适应这样的昼夜颠倒时空吗?还是只是坐在一台单机版的电脑面前打开Photoshop画画?


盖·本·内尔(Guy Ben-Ner),《野孩子》(Wild Boy) ,2004年 © Guy Ben-Ner


夜晚三四点到了,我步入卡蒂斯特在线录像影厅,在那里,我最早看到的是盖·本·内尔(Guy Ben-Ner)的《野孩子》(Wild Boy) (https://kadist.org/work/wild-boy/),我感到非常亲切!因为那是我从前在线上看过的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我也成了这个艺术家的粉丝。他的作品《伯克利的岛屿》(Berkeley’s Island)(1999)和我的《鲁滨逊漂流记》(2011)的创作有一些因果上的直接联系,但是我看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也是基于鲁滨逊漂流记。

林科,《鲁滨逊漂流记》,2011年 © 林科


“本·内尔早期视频中经常出现的主题是全职父母的乏味和孤独。本·内尔的第一个叙事视频《伯克利的岛屿》(1999),以丹尼尔·笛福 (Daniel Defoe) 的小说《罗宾逊·克鲁索》(Robinson Crusoe)(1719)为基础,描绘了一个被抛弃者的孤独生活。《伯克利的岛屿》在家庭厨房中拍摄,在开始的场景中,画家穿着泳衣背靠一个一米宽的沙堆,一棵孤独的棕榈树生长在沙子上,一个方向盘穿过艺术家裸露的,晒伤的胸部。” (HG MASTERS,《孤独的优雅:盖·本·内尔》,ArtAsiaPacific)

盖·本·内尔, 《伯克利的岛屿》,1999年 © Guy Ben-Ner


这个录像截帧是我印象深刻的画面,艺术家用一根细线牵引冰箱的门,制造了黄昏的时刻。这种幽默而充满想象力的东西,是我的最爱,我希望我的创作也是如此!

林科,《落日余晖下的文件夹》(行为摄影图片),2010年 ©林科



在路边的咖啡馆,我点了一大杯啤酒,我拿起我的手机,这里离我住所很远,却拥有畅快的4G网络,在手机上我步入了卡蒂斯特在线录像影厅,这回我看到的是陆春生的《化学史1》(2004)(

https://kadist.org/work/history-of-chemistry-i/)。


嗯······充满了那个时期中国影像艺术风格!


《化学史1》(2004)这样的影片观看体验是很特别的,我好像一直沉浸在一种情绪的氛围里。模糊的时空背景,有一些看起来是被安排成使用肢体做即兴表演的演员在其中走动,我好像也成为置身其中的一个演员,因为从2006至今,我和另外两位同学:李明,杨俊岭,每年的六月一日,我们都要相聚到一起,即兴地拍摄一个下午。我们很多时候穿过废墟,去到城市尽头······据说他的工作室离我很近。

陆春生,《化学史1》,2004年 © 陆春生

李明,杨俊岭,林科,《六月一日下午》,2006年 © 李明


又是一个晚上,我半夜醒来了,3点多,我想我可以进入卡蒂斯特录像在线影厅了,最近睡眠质量不好了,总是睡不了太长时间。影厅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点开了克里斯蒂安·扬科夫斯基(Christian Jankowski)的《屋顶的日常》(Rooftop Routine) https://kadist.org/work/rooftop-routine/)


阿妹阿妹几时办嫁妆,我急的快发狂,今天今天你要老实讲,我是否有希望?


克里斯蒂安·扬科夫斯基,《屋顶的日常》,2008年 © Christian Jankowski


接着我又打开了这个米尔约翰·鲁珀托(Miljohn Ruperto)的《两面神》(Janus)(2013年)(https://kadist.org/work/janus/)。

缓慢的静止的,随着几乎不变的画音在进度条上前进,每一个时刻,我的体验都是不同的,它可以让我产生无数的想象,这就是阅读的魅力吧。借助作品,带领你去更遥远的地方。缓慢安静的节奏,或许是一种重要的艺术手段。

米尔约翰·鲁珀托,《两面神》,2013年 © Miljohn Ruperto


接着我看到了我自己的作品《闪电01 》(https://kadist.org/work/lightning01/),它只被收藏过一次,原来在这里呀!

林科,《闪电01 》,2014年 © 林科


今天我5点多醒来了,要去在线影厅吗?

我很犹豫,因为有点困,但是我还是起来吧,外面在下雨,有点冷的清晨,不能看到太阳的日子,就是让人不爽。一天中如果能看到一次美好的天空,就像一天能够在网络上碰见一两个好作品,那都是非常值得享受的时刻。我看完了这只音乐录像带杨·杰克(Yung Jake)的《取消关注》 (Unfollow)https://kadist.org/work/unfollow/)。

杨·杰克,《取消关注》,2014年 ©Yung Jake


真是该死的互联网!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复杂!今天白天的时候我也在社交网络里取消了对一个人的关注,那种感觉真的让人很糟糕,网络社群以一种固态的方式永远存在在那里,你随时都可以穿梭去到那些现场,看着那些喧嚣的留言,感受一个伪装的世界,在那个人人都戴面具的世界里,人们肆无忌惮地发表他们的文字,宣扬他们伪装出来的形象,这个世界在下沉。


这个约翰·杰拉德(John Gerrard)的视频《旗(泰晤士河)》(Flag (Thames) )https://kadist.org/work/flag-thames-2016/不能看,因为它是基于软件实时生成的影像装置。这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艺术家,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正好坐在他的旁边,我觉得很荣幸,感觉在和当代达芬奇共进晚餐。

约翰·杰拉德,《旗(泰晤士河)》,2016年 © John Gerrard


接下来是尤里·安卡拉尼(Yuri Ancarani)的作品《婚礼》(The Wedding)(2016年)(https://kadist.org/work/the-wedding-2/)(真的有一个地方的人见面是碰鼻子的。小时候我看过一个动画片,在那个动画片里,小人国的人见面打招呼的方式不是握手,而是碰鼻子)。

尤里·安卡拉尼,《婚礼》,2016年 ©Yuri Ancarani


我真的很想看劳伦·普罗沃斯特(Laure Prouvost)的《Parle Ment金属女人欢迎你》(The Parle Ment Metal Woman Welcoming You)视频装置,但是在这里看不了,它很可爱! (https://kadist.org/work/the-parle-ment-metal-woman-welcoming-you/)

劳伦·普罗沃斯特, 《Parle Ment金属女人欢迎你》, 2017年 © Laure Prouvost


那就看杰基·卡鲁提(Jackie Karuti)的《行星》(The Planets)https://kadist.org/work/the-planets/吧!

杰基·卡鲁提,《行星》,2017年 ©Jackie Karuti


快睡着的时刻!


我该睡了,网络已经不行了,早上六点多了,又开始堵车了。我甚至怀疑,internet的速度是和道路上的汽车有关联的。


这几天我总是半夜进入卡蒂斯特录像在线影厅,在这种艺术感觉的熏陶下,昨天我好像完成了一件新的视频作品,虽然用的还是我的老方法,我还有一点满意的,就像刚刚画完一张画之后依靠在墙上自我欣赏了一会儿。


林科

卡蒂斯特收藏艺术家

1984年出生于浙江温州,现生活、工作于上海。林科主要的作品形式为装置、图像、声音、文字、视频和电脑绘画。从2010年开始, 林科将自己变成自己的实验对象,投身于计算机时代的行为艺术之中。林科将笔记本电脑作为其艺术工作室,从计算机软件和互联网中提取素材作为其艺术作品的素材与形式。日常互联网的探索和对应用软件的操作催生出他的艺术创作和自画像。他使用屏幕截图和屏幕录制软件记录操作行为和概念图像。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