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恶棍声称毁灭也是一种艺术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271   最后更新:2020/07/29 22:32:00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0-07-29 22:32:00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纳粹“美学”首先不是一种美,而是一种邪恶的意志


20世纪最恐怖的掌权者是谁?
仔细想想,不是那个最有权势的,对权力的渴望只是为了满足其自卑的天性。最重要的,是那位展示出了病态的控制欲,致使他成为了最被人们狂热追捧的那个?

智利作家罗贝托·波拉尼奥2014年出版的《美洲纳粹文学》收录了92名艺术家恶棍,竭尽所能地嘲笑他们。并说,“如果纳粹统治世界,书中所述将成为当今文坛主流。”
这本书往上追溯,是向博尔赫斯《恶棍列传》的致敬之作,往下追溯,波拉尼奥事后又出版了一本《遥远的星辰》,对其中一名叫拉米雷斯·霍夫曼的“恶棍”进行了扩写。

罗贝托·波拉尼奥《遥远的星辰》


霍夫曼,一个以艺术家名义冒名于世的凶手,一个以创作之名杀人的摄影师。一个野蛮的直到生命最后时刻还在“创作”的艺术家恶棍。他毁灭别人的理由可以只是一个——她们的诗写的太差。
北欧导演拉斯·冯·提尔2018年上映的电影《此房是我造》在戛纳放映中途引起了很多人的不适,很多人当场离席。导演以“毁灭也是一种艺术”为论据,讲述主人公Jack的杀戮事迹。拉斯·冯·提尔此前被逐出戛纳,因2011年他在戛纳的演说中公开表示:“我同情希特勒”。

拉斯·冯·提尔《此房是我造》


巧合的是,《此房是我造》的主人公Jack与《遥远的星辰》的主人公霍夫曼有着相同的“艺术论”——他们以“艺术创作”的名义去阐释自己的杀戮行径。他们随意毁灭他人,都以艺术的名义给尸体拍照,用负片呈现,颠倒黑白。
《现代启示录》的结尾给了贯穿全片的隐形主人公一大段独白。“你有权毁灭我,但你无权审判我。”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现代启示录》


现在你了解各中缘由了。
一根隐形的红线将他们连在一起,这些存在于现实或虚构中的人物——除了“美学”毫无道德的人,“恶根们”盗用艺术的辞令。本质上是对权力极致的追求,对痛苦的着迷,美化死亡并为之辩护,人性丧失。毁灭他人自由意志。即所谓的“纳粹‘美学’”。

莱妮·里芬施塔尔《意志的胜利》


霍夫曼最喜欢的是驾驶着老式装载烟雾的飞机登上祖国的晴空,用灰黑的烟雾在天空上绘制令人目瞪口呆的诗句。他用巨大的字母写下他的噩梦,写下被他杀害的女诗人的名字——再让清风吹散它们。世人认为他是新时代最伟大的诗人。据后来的疯子说,他驾驶的是一架纳粹德国的战斗机。
纳粹“美学”首先不是一种美。而是一种邪恶的意志。恶棍们当然不是美学的创造者,而是法西斯美学的拥趸。


《1984》:“齐步走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景象,是一个赤裸裸的权利的宣言,它正在宣称的是,是的,我很丑,但你不敢嘲笑我。”
苏珊·桑塔格:“法西斯主义采纳了很多艺术的辞令和手法,它的意识形态最黑暗的方面是在“艺术”的名义下,其表现出来的“美”更利于它的存在和表述,当法西斯强行将美学绑架到自己战车上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邪恶力量就诞生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