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画廊家|布赖特·格文:疫情带来的困难是艺术流动,不是价格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98   最后更新:2020/07/28 11:44:57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07-28 11:44:57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今年3月,当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的几乎所有画廊因疫情关闭,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宣布转向线上的时候,厉为阁画廊在3月25日仍然坚持举办中国青年艺术家屠宏涛在画廊的首个个展。7月,在艺术界的许多声音倾向于反思封锁前的艺术界,呼吁减少国际旅行等,厉为阁画廊宣布将于今年秋季在巴黎开设新画廊空间。

厉为阁纽约空间


这家另辟蹊径的画廊由艺术品经纪人多明尼克‧李维(Dominique Lévy)和布赖特·格文(Brett Gorvy)共同经营。2017年,曾经担任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门主管的布赖特·格文离开其任职23年的佳士得,加入Dominique Lévy画廊,多明尼克‧李维将其同名画廊更名为厉为阁(Lévy Gorvy)。两年之后,厉为阁画廊入驻香港,在香港中环的圣佐治大厦(St. George’s building)开设画廊在亚洲的新空间。

厉为阁香港空间

一家业务范畴涉及一级和二级市场,且代理艺术家中不乏名垂艺术史的艺术大师的画廊,是如何规划及坚持画廊的运营方向?《艺术新闻/中文版》连线了正在纽约的布赖特·格文,这位拥有20余年二级市场经验的重要艺术市场推手回溯了他所经历的市场危机、市场修正期,并讲述当前全球艺术市场的现状及走向。

厉为阁联合创始人布赖特·格文(Brett Gorvy)


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画廊模式


在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期间,一件由厉为阁画廊带来的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作品以高达3500万美元的询价在当年的艺博会期间引起轰动,这件来自西雅图亿万富翁和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收藏的《无题XII》在展会开幕两小时内便高调售出,由传统而言代表一级市场的画廊来代表一位高知名度的卖家,这较为少见。

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期间,厉为阁的两位创始人布赖特·格文(Brett Gorvy)和多明尼克‧李维(Dominique Lévy)在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作品前


“我们的项目更多是在一级市场和顶层二级市场中寻找平衡。”格文对《艺术新闻/中文版》的记者表示。除了直接代理艺术家或艺术家基金会,为藏家提供收藏建议并协助藏家建立收藏也是画廊的重要业务,这种类似拍卖行中私人洽购业务的模式,也是厉为阁画廊涉及二级市场的主要方式。
早在格文加入厉为阁以前,李维已经与多位艺术家保持合作,包括今年101岁但仍然活跃于创作的法国艺术家皮耶·苏拉吉(Pierre Soulages),以及美国艺术家帕特·斯蒂尔(Pat Steir)等。“李维在我加入之前已经与伊夫·克莱因基金会(Yves Klein Foundation)合作了很长时间,并且也一直延续。我们在画廊中所扮演的角色像是个人的热情,以及个人专业领域的映射。”格文说道。目前厉为阁画廊一级市场业务中,大部分是李维此前画廊项目的延续,但格文的加入使画廊在二级市场上的业务更为突出。

2013年,厉为阁纽约举办展览“声音的存在:卢齐欧·封塔纳、伊夫·克莱因、赛·托姆布雷”(Audible Presence: Lucio Fontana, Yves Klein, Cy Twombly Exhibition)

“当我们聚焦帮助藏家建立藏品的时候,我们可以有更开放的思维和空间来接触不同类型的艺术。”格文回忆起那些画廊曾经售出过作品的艺术家,其中包括罗伯特·瑞曼 (Robert Ryman)、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赵无极、德·库宁等艺术大师的名字。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无题》(Untitled),1982年,作品为“识珍”项目展示的首件作品,将在香港厉为阁空间展至9月10日


7月6日,厉为阁宣布揭幕全球展览和教育性项目“识珍”(Reveal),在画廊的全球多个空间中陆续展出单件由当代艺术大师创作的作品。该项目以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创作于1982年的作品《无题》(Untitled)开启,作品正在画廊的香港空间展出,将持续至9月10日。“识珍”项目的第二期则呈现一件皮耶·苏拉吉创作于1953年的作品《绘画 195 x 130 厘米,1953年7月28日》,这也是艺术家在1953年4月中旬至8月创作的六幅竖版油画之一,其余5幅由古根海姆美术馆、泰特美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等博物馆收藏。”

皮耶·苏拉吉(Pierre Soulages),《绘画 195 x 130 厘米,1953年7月28日》,1953年,作品为“识珍”项目展示的第二件画作,将在香港厉为阁空间展至9月10日

巴黎不是伦敦的替代品


自2019年英国宣布脱欧之后,艺术界出现了许多认为巴黎即将代替伦敦,成为下一个欧洲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声音。多家国际画廊在巴黎开设新空间似乎也在映射这种可能性,但格文则认为伦敦是一个艺术品交易中心,脱欧并不会改变伦敦在艺术市场的地位,除非关税等因素从根本上改变了,但他也表示英国政府目前正在努力应对和解决潜在的限制,在他看来,英国政府亦不会轻易将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地位让出。

厉为阁即将在秋季揭幕的巴黎新空间

落户于巴黎玛莱区(Le Marais),厉为阁的巴黎新空间将在秋季揭幕,其所在的建筑由获得普利策奖的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这里曾经属于电影导演、制作人和收藏家克劳德·贝里(Claude Berri),2003年-2009年间,贝里曾在此展示他的私人收藏。格文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记者表示:“在巴黎开设新空间并不是因为脱欧,更多是因为机会,我们的团队也很期待能够近距离与艺术家一起工作。”在厉为阁目前代理的艺术家中,皮耶·苏拉吉常驻于法国、伊夫·克莱因曾经生活在巴黎。

厉为阁位于伦敦老邦德街的画廊空间

相比起位于伦敦老邦德街(Old Bond Street)的空间,巴黎新空间的定位更偏向画廊项目的“高光地点”,格文说道,“对我们而言,巴黎不是伦敦的替代品,而是附加品”。


市场修正已是过去式

疫情带来的困难是流动,不是价格


在危机中的人们倾向于从过去的经验中寻找应对线索,马斯特里赫特大学财经学院(Maastricht University)教授Rachel Pownall汇编了过去30年的年度拍卖成交总额,其中数据显示这30年出现了两次明显的低迷期,分别发生在1991年和2009年。早在1991年,日本的泡沫经济导致的经济崩溃使拍卖市场萎缩了62%,随之而来的是,像雷诺阿(Renoir)和梵高这种百万级别艺术家作品市场的下跌。成交额经历了13年时间才恢复至1990年的水平。2009年,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全球艺术品拍卖成交额下降了灾难性的36%。但到了第二年,拍卖额几乎翻了一番,并在2014年迅速增长至215亿美元——几乎是1990年水平的两倍。

Rachel Pownall汇编的1989年-2019年全球艺术品和古董拍卖总成交额显示,1991年和2009年出现了两次极速下跌,图片来源:Katherine Hardy

“2008年的艺术市场是一个过度膨胀的市场,因此当艺术市场受到金融崩溃的影响,开始修正时,下跌便会非常严重。”格文表示在2009年初,他的团队曾经对市场进行了重新定价,尽管这个市场有许多门类,每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的作品市场,但当时市场整体下跌了50%左右,在2008年11月,大型拍卖行的秋季拍卖成交量直接从当年春季拍卖的90%成交量跌至仅50%左右。
但回顾过去的数月,格文认为这种情况并不会重演,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其《21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中计算出,从1987年到2013年,地球上最富有的千分之一人口在全球资本中所占的份额增加了三倍有余,年均增长率为6%,高于通货膨胀率。同样的情况也在过去几个月中发生,“无论是那些运作对冲基金的人,还是那些在资本市场其他领域的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群在过去数月中变得更富有,因此这些重要的收藏家会更关注艺术品的高品质。”格文说道。

2020年6月29日,苏富比全球现场直播拍卖,图片来源:苏富比

6月苏富比的全球直播拍卖,弗朗西斯科·培根(Francis Bacon)的《启发自艾斯奇勒斯<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Inspired by the Oresteia of Aeschylus)以8455万美元的高价售出,随后富艺斯纽约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获得白手套专场,香港春季拍卖的顺利落槌以及佳士得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斩获的4.21亿美元成交额也映证了格文的观点。“2008年至2009年艺术市场的下坡路是对过热的艺术市场的修正,但目前我们并没有面对同样的修正。”他说道,在封锁期间,公开拍卖仍然无法举办的时候,私密的艺术品交易并没有停滞,许多买家乐观地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买作品,但卖家并没有太大兴趣。
公开拍卖是洞悉艺术品市场价格标准的有效方式,也是对市场的验证,根据格文多年的二级市场经验,他认为目前的市场价格标准并没有出现大起伏,“许多人认为市场下跌了30%至40%,但这并不是事实,事实是收藏家这么认为,因为他们希望以更低的价格购入,但那幅培根三联屏的成交价与五个月前的期待值基本持平。”

1998年-2016年全球艺术品价格指数,图片来源:Artprice


如果上一次危机的发生伴随着艺术市场的修正,那么这次病毒危机下,艺术市场是否同样面临修正?格文的答案是否定的,在他看来,“市场永远是周期性的,市场的修正也有周期性”,回顾过去五年的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单位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修正已经发生,2015年的全球艺术品市场十分强劲,但到了2016年,许多艺术家作品的市场开始冷却,这种冷却可能是因为当时艺术家作品过高的市场价格,过多作品同时在市场释出也是导致市场冷却的一大原因。

但当我们回想7月10日晚的佳士得ONE全球联合夜拍时,部分艺术家作品的市场正在回归,“西西丽·布朗(Cecily Brown)作品的市场仍然强劲,亚洲藏家对于购买这些艺术家作品亦有回应。”他补充道:“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困难更多集中于艺术的流动,而不是价格。”(采访、撰文/林佳珣)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来自厉为阁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