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当代哲学:当代物论工作坊(1)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90   最后更新:2020/07/25 20:45:40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20-07-25 20:45:40

来源:艺术-小说  陆兴华


同济当代哲学:当代物论工作坊(1)

快递员身体:加速物与城市网格打印


商品正加速向我们射来。快递员被加速的身体正打印着我们身处的资本、生命和情感之间的互动混凝土,打印出一个美团式城市,塞给我们的下一代。


像海涅、马克思笔下的有蜘蛛般手指的织工身体,像杜尚眼中的只会使用工业颜料和画布的画家身体,像富士康组装线所抽象、开发的具有精造本能的青年民工身体,我们认为,正被控制论式机器递归的快递员身体,是观察我们这个用图像加速身体,再用身体去加速身体,人人都成了为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奔忙的算(盘)子(Code)的云计算时代的一张灵敏的试纸。穿梭于街道和村落的快递员身体用更复杂的物-人、物-物线路,进一步摊开全球资本的内在性平面,成为暴力地扩张和抽象中的资本的本地空间化锚或梭,诱导着我们人人的药式体外化,一遍遍地去界再复界,为资本加速甚至为它、为我们自己送终。


史罗德戴克眼很是硬心肠地认为,所谓人类动物园,是说人类操纵技术系统来驯化自己,而使这种训练文化之技术手段创造出了一个第二自然,使人类自己变成了实验室里的小鼠。被快递员身体行星围绕的我们其他人的身体,真的像面对阿尔法狗的李世石的身体了,正面对这一第二自然,我们在这里称它为:(正在覆盖城市的)网格(Grids)。


由快递员的身体绕出的、正在到来的网格-堆栈-城市是既关闭也诱使我们在其中逃逸,由此而将城市变成活性几何参数平面,通过被其法治和物理薄膜覆盖,也同时在每一个点位给个人铺好了向另一个村庄和城市的逃逸线。正在被快递员的身体运动线路重复打印的网格,因此同时是描述性的和生成式的,像乔姆斯基的句法那样地具有无限弹性。它既为我们划出了某一落点的地图,使那一土地对未来行动者变得可读、可到手。但这一网格也使得我们最终无处逃遁而掉进一个Non-Stop City(比Archizoom所说的还更停不住、更四通八达)。网格只从数量上来衡量一切,本身会消除对城市中的多少、大小等量级上的考虑,而走向一个没有建筑的四通城市或八达城市。Archizoom的领军人物Andrea Branzi曾写道:“停不下来的城市”或我们这里说的四通或八达城市,代表了一个“显然是具有高度表达性的现实,但那指的是:实质上是很紧实的,因为它是对一个没有了密度的异化的政治系统的无限重复的结果(apparently hyper-expressive reality butthat is, actually substantially catatonic because it is the result of theinfinite repetition of an alienating political system without density)”。它有无尽的等价物(equals)的堆砌,但没有厚度和张度。Branzi不敢设想的是,在大数据捕猎所支持的云计算的时代,城市正在等于世界,而世界也可不经安排城市总体,就将一个封闭的信息堆囊括在内。那个布朗肖所要的“外面”很快将要消失了。只剩下规划式的加减政治,建筑设计式的指号/图标运算、策略位置和材料编织、引用式内插(interpolation)、像素化翻译(the pixilated translation)这样的程序化动作,只能在软件上改变其套路:城市同时被美团化和拼多多化。这时,我们的互相交换就会不幸地去预先规定“后入者”的位置优先性:比如在拼多多的使用逻辑中,由“后入者”推动的货币、碳、电子、情感、分子式情绪、法律、领土地、宗教情愫、身份、币种、物流、设备和服务之间的交换,在战略上被认为更应优先、更有价值。于是,这一由快递员身体促发的交换,潜在地也是宇宙式的,将决定我们这个世界的出口。但是,我们认为,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世界市场”、弗洛伊德的“利比多经济”、巴塔耶说的“普遍经济”和Nicholas GeorgescuRoegen说的“生物经济学”等概念,都无法说清快递员身体在我们身边绕出的这个新的电子-感性-符号平滑面。但我们却已惊悚地意识到:全行星皮肤上只将有快递员身体绕出的网格这一电子分配装置算数,将来没商量地统治我们,哪怕去发明出一门系统生物学,也是说不清我们的这一可怕的体外化现实了。


是的,今天的会学习的控制论式机器已架起了全球算法管治这一铁丝网。回望哲学,哲学家许煜告诉我们,我们绝望地只看到,似乎只有席勒说的游戏冲动,才能带出我们身上的物质冲动和形式冲动之间的综合,也许才是帮我们走出网格这一人类终极动物园的余力。而游戏冲动,斯蒂格勒说,属于我们的器官术。所以,每天,在快递员的身体平滑面才算数的现实面前,脚下现实正在被架空的享受外卖生活的我们,如何去训练自己的器官术,就成了当代哲学必须修炼到的一门功夫。

在当代的加速主义文化下也涌现出思辨实在论、新唯物主义、以物为导向的本体论、超物论、组装物理论等等关于当代物的种种新的哲学思潮。基于当代哲学在这方面的思考和讨论,我们邀请了多个方面的学者,从各自的领域出发,来从现实的图像运动和思想-理论-哲学之抽象机器两个角度,认真研判快递员的被加速的身体这一网格加速物,将给我们带来一种什么样的诡异未来,来推动大家的思考,一起找到新的行动力量。


这一工作坊我们将在电影导演毛晨雨老师的工作室进行。每一个学者讲十分钟,然后进入讨论,然后向现场观众敞开提问和讨论。以下是各位嘉宾的论题:


速度、载具与元城市郑兴(华东政法)
未来的过度钟立(同济)
加速、坍塌与谐振 赵千帆(同济)
幽灵时间毛晨雨(电影导演)
网格打印与非-城市(Non-City)陆兴华(同济)


时间:7月29日(星期三)15:00-17:00
地点:毛晨雨工作室
腾讯直播号:867 105 912;会议密码:8521
电话入会:+8675536550000(大陆),+85230018898(香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