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的,千万别去博物馆工作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145   最后更新:2020/07/24 12:53:10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0-07-24 12:53:10

来源:墙报

本文转自:LCA

ID:L-Contemporary-Art


千万别去博物馆工作,除非你真的喜欢。


与参观者感受到的丰富有趣不同,每一个大型博物馆的工作内容,被细化后全部进行了分工,当具体到每一位工作人员的日常内容时,它极有可能是循环往复和单调乏味的。


清扫工作


比如清扫工作,这是每天开馆前必不可少的内容。但无论你是从左吸到右,还是从右擦到左,方法都不会有太大变化,且最终目的只有一个:使博物馆一尘不染,等待游客的到来。


不过,偶尔也有惊喜,比如下面这位正在给古典雕塑清洁不可言说位置的员工:

有趣的清洁视角


以上几个镜头,是纪录片《殿堂内望》( The Great Museum )的开头部分。这部影片真实的呈现了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 )各个部门的工作样态。


虽是纪录片,但《殿堂内望》并不是按照常规叙事线索或时间脉络拍摄而成,乍一看,它像是被摔在地上的瓷瓶,支离破碎,甚至会让观众感到毫无头绪。随着片子的推进,每一块瓷片神奇的相互产生回应和交汇,它们最终找到自己的位置并还原出了一个完整的“殿堂”。

凿地的“破坏者”

整理文物的日常工作


表面上的支离破碎,是博物馆工作的常态。


就像装修工人对展厅的“破坏”,与工作人员进行的文物整理似乎毫无关联,它们却是发生在同一个博物馆里的并行场景。


与此同时,研究部门也在制造一些事情——或许是因为奥地利极其重视环保和资源有效利用,诺大的一座博物馆,工作设备少得可怜,一位滑板车高手为取一份刚刚打印的文件,竟要穿越整个博物馆...

一个长镜头


藏品的质量与数量,决定了一座博物馆的高度,而清点藏品,便成为了一项重要工作。


遥想 400 多年前,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为自己的千件藏品建造了天籁阁,通常情况下,他想要全部浏览完一遍,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每观看一次,兴之所至,他都会盖上一枚章,所以画中便有了那些密密麻麻的项氏印记。


与其相比,博物馆里负责清点藏品的工作人员虽然不能在画上留下自己的印记,但对于热爱这项事业的人来说,定期观览全部艺术珍品,真的是一件求之不得的美差。

清点藏品


在博物馆的所有工作中,修复或许是最为精细的一项内容。


需要被修复的艺术品,有些是因为年代久远而产生裂痕或变色,如正在全球直播的《夜巡》修复;有些则是因为虫蛀。对于后者,工作人员不仅需要极其细致的修补画作,还得对这个入侵画面的小东西进行研究,找出应对方法,以免它们卷土重来。


修复与研究


博物馆的管理人员,也不是喝茶看报纸的悠闲职位,对他们来说,需要处理的事项更为繁杂。


从接待国家元首、向政府文化及财政部门解释“为什么要为博物馆启动品牌宣传活动”,到开会商定年度预算、内部审核年票上的数字字体设计...事情无论大小,每一项都需要细心解决。


在纪录片拍摄期间,正值著名的勃鲁盖尔展览筹备期,这个聚焦了世界目光的展览原本有外部资助,博物馆不必做费用支出,遗憾的是后来资助取消,而展览却已经支出了一万欧元,如此,管理人员又要增加一次会议,不得不面对上级部门的苛刻盘问...

接待国家元首

汇报工作


除此之外,博物馆里最为重要,也是与观众直接产生交集的工作便是展览。


而在万事俱备的开幕式之前,还有最后一项略显纠结的内容——布展,有意思的是,即使是规划最为缜密的策展人或展览组织者,在这个阶段大都也还是会面临临时调整,因为未被悬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画,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出它与周围作品、对面作品及整个展厅的奇妙关系。


“把这幅画拿到这边”,“把它再拿回来看一下”,“还是再放回去吧”...这就是真实的布展用语。


反复调整的布展工作


影片结尾处,镜头扫过一众肖像绘画,最终来到老勃鲁盖尔的作品《巴别塔》上。


这是导演的一次致敬,因为现实中的每一个博物馆,都像是一座巴别塔,它们虽然不能通天,却保留了人类过往的珍贵遗产,值得后人仰望。


画面短暂停留后,《巴别塔》被撤下,一个展览周期结束,博物馆将进入下一个装修、清洁、研究、会议、布展和开幕的展览中,循环往复


展览中


这是一部没有旁白,也没有采访的纪录片,它极其安静而震撼的赞美着所有参与到博物馆中的普通人。


这些隐藏在背后的人员各司其职,享受着艺术的伟大与工作的“普通”,如果你不理解这份日常,听我的,千万别去博物馆工作。



作者:莫一奥,文字工作者,长期从事中西艺术史和人文历史等泛文化内容写作,目前所有文章均发布在微信公众号 LCA,如需阅读更多精彩文章,可搜索关注。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