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过上半年的艺术机构们,如何开启下半年?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09   最后更新:2020/07/24 11:58:27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07-24 11:58:27

来源:Hi艺术  张朝贝


2020年走过一半,对于国内的艺术机构来说,并没有出现之前的调查报告中“账上资金撑不过半年”的最坏结果。不过活下来并不轻松,生存秘诀总结下来只有三点:扛着,扛着,扛着。尽管疫情仍在小范围内反复,但是最危险的时刻似乎已经过去了。回首上半年,画廊、美术馆们是在怎样的行动中度过的?在后疫情时代,他们又该如何开启下半年?



1
销售作品是救命稻草

对于画廊来说,生存的法则无非是开源和节流,而最好的经济来源就是销售作品。这也是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在3月份就马不停蹄地在北京空间开幕新展的原因。


彼时,画廊负责人郑林表示,“一个机构能不能存活下来,就看资金储备和项目准备能不能扛过未来这三个月。当然,并不是说三个月之后马上就会有收入,但是首先必须做好三个月没有收入的准备,同时成本却不会减少。每个机构都有自己要考虑的问题以及解决办法,最好的经济来源就是销售作品,维持画廊的生存。病毒影响人们的生命安全,也影响藏家的心态。但是藏家对于优秀的艺术作品,仍然是会关注的,会有收藏的意愿,所以我们要做更大的努力,考虑把什么样的作品销售给藏家这些细致的工作。这个时候,你能卖掉作品,才是拿到了救命的稻草。

与柏林国王画廊合作呈现的“WHO AM I”,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二空间展览现场,2020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负责人郑林在“WHO AM I”展览现场

伍伟&李尓鹏双个展“异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二空间展览现场,2020

“赵赵:白色”,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览现场,2020

“王庆松:在希望的田野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览现场,2020


2
加紧线上展示的步伐

作为艺术品展示与销售的平台,艺博会对于艺术交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2020年上半年,从香港巴塞尔、Art Central,到纽约弗里兹、瑞士巴塞尔,从JINGART,到艺术北京……艺博会的接连取消,让画廊们的这一希望也再度落空了,无处施展拳脚。


在实体展览受阻的情况下,线上艺博会不失为一种另辟蹊径的尝试。3月份第一次推出的线上巴塞尔,尽管无法与实体博览会的火热战况相提并论,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可喜的销售。作为参展商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表示,一些国际蓝筹画廊表示销售来源于自己的网站和邮件,不过蜂巢迎来两位陌生的藏家,算得上非常规的销售模式对先前顾客盲区的成功拓展。这也促使他以更为积极的合作态度拥抱各大平台的线上艺博会,线上销售将会成为画廊极其重要的销售渠道和拓展模式,是画廊线下的全面补充。

香格纳画廊余友涵作品,巴塞尔艺术展官网,香格纳画廊线上展厅截图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赵赵作品,巴塞尔艺术展官网,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线上展厅截图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段建伟作品,巴塞尔艺术展官网,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线上展厅截图


夏季风(左)在“山鲁佐德的救赎:新一代绘画备忘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2020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夏季风指出,线上销售的价格天花板大概在20万元左右,消费主力军以年轻人居多,因为观赏体验与线下完全不同,所以在准备各线上平台的文案时,蜂巢会尽量做到详尽但不冗长,并利用画廊公众号发布相关艺术家和作品信息推广。


在管控更加严格的草场地,由于上半年空间无法对公众开放,空白空间的公众号开设了一个特别的频道“差时集”,收集和播报艺术家们近期的工作与生活状态。在呈现艺术家多元创造力的同时,画廊团队面对线上工作时的潜能也被激发,4月起,团队自发制作了讲述艺术家与展览的小视频,以“空白办公室”的名字发布在各视频平台,希望通过自媒体的平台,增加公众了解艺术家实践的途径。

4月份在微信上线的“空白办公室”视频号


3
把钱花在刀刃上

线上展示的试错成本相对较低,这既是画廊开源的措施,也是节流的选择。艺·凯旋画廊负责人李兰芳谈道,“对于画廊,我们尽可能地节省开支。在画廊的经营上,我们会在2020年进行一些调整,加紧云工作、云展览、云洽谈、云合作、云销售的步伐,建立一个自有品牌;对于实体空间的展览展示,我们要精简,要把步伐慢下来。总之,任何时候我们都要慎行,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努力,才会有好的出路和机会。”


的确,在“硬抗”的“总方针”之下,画廊面对的问题是具体而细碎的:怎样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怎样开拓收入、怎样推介自己的艺术家……平时很多事情也许稀里糊涂地做了,但现在那种“撞大运”“拍脑门”式的粗放经营已经行不通了。

艺·凯旋画廊负责人李兰芳(右)在“梁缨:金毛狮一张皮”苏州博物馆展览现场,2020 ©艺·凯旋画廊

“涂曦:赋·调”,艺·凯旋画廊展览现场,2020

“张丹:生态剧场”,艺·凯旋画廊展览现场,2020

“李关关:逐光”,艺·凯旋画廊展览现场,2020

星空间负责人房方(右一)在画廊周北京2020闭幕论坛现场 ©画廊周北京


星空间负责人房方谈到画廊上半年的工作时表示,“一方面是正在对画廊空间做进一步提升,去年我们入驻了798的新空间,经过将近一年的使用,我们对场地有了比较成熟的理解,也到了装修的‘收官’阶段;另外,我们在整理库房、梳理画廊文献、完善画廊网站,在这些基础性的工作上我们做得还不够扎实,疫情期间正是‘补课’的时候。


Vanguard画廊负责人李力认为,“画廊面临的不只是目前没有收入的问题,而是不知道这个状况什么时候会结束。而且最糟糕的事情是,整个市场没有信心,并不仅仅是艺术行业。现在也许我们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些画廊内部的事,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可以停下来思考一下。但如果停下来的时间太长没有资金来源做支撑,这件事也是做不下去的。”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徐毛毛:红孩子白孩子黄孩子绿孩子黑孩子蓝孩子”,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宋元元:The Park”,Vanguard画廊展览现场,2020

Vanguard画廊负责人李力(中)在“陈兴业:高保真”展览现场,2020 ©李力

“陈兴业:高保真”,Vanguard画廊展览现场,2020


4
把品质做得更好一点

2020年的疫情很难不令人想到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对艺术圈带来的影响。郑林表示,既然作品卖不出去,索性就做更好的展览。像是2009年孙原&彭禹的个展“自由”、2010年艺术家里克力·提拉瓦尼(Rirkrit Tir**anija)在中国的第一个个展“别干了”,现在还令许多业内人士印象深刻。


站台中国负责人陈海涛谈道,“画廊经营的艺术品,有它的文化和金融属性,一定要用时间去衡量、去验证。所以最能盈利的方法就是做得准确,能确保做的每一个艺术家在未来美术史上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别人都说我很焦虑,我确实每天都很焦虑,比如每次的展览怎么做好,我感觉那才是每天面对的危机。”

站台中国负责人陈海涛(左)在“马可鲁:光景 1972-1984”展览现场 ©站台中国

“马可鲁:光景 1972-1984”,站台中国展览现场,2020

“刘港顺:自选集”站台中国展览现场,2020

站台中国15周年特展现场,2020


尽管处境艰难,但大家的共识是现在还不是谈“赚钱”的时候。在房方看来,“接下来要面对的想必是艰难摸索期。重建社会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和信赖,这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也是过去严重丧失的东西。做到这一点,第一步就是坦诚。我们这个行业,本应是一个受人尊重的行业,我们是对文化保有理想、对社会保有关怀的人,又在专业层面各有各的独门秘籍,是凭本事吃饭的‘手艺人’,所以我们都要回到自己的专业,这才能赢得其他领域的尊重。”


5
重视观众与公共空间的关系

5月份开幕的画廊周北京,尽管姗姗来迟,但是也让北京大多数画廊的展览获得曝光的机会。相比而言,美术馆及非营利机构复苏得更慢,上半年的展览活动则屈指可数,直到2020年下半年才开启一年的工作,形势似乎更加严峻。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上半年的首个展览“紧急中的沉思”,对“危机中艺术何为”展开了探讨,而原本计划于上半年推出的“非物质/再物质:计算机艺术简史”“下城往事”及鄢醒个展延迟至下半年及2021年。6月,林冠艺术基金会宣布在佳士得线上拍卖会出售部分基金会藏品,以继续支持其位于哥本哈根、北京、威尼斯和纽约空间的展览项目。


5月底,泰康空间呈现线上文献展“自然观:十七年时期的艺术与水利工程”,这也是泰康春节后的第一场展览。泰康空间原计划2020年有4-6场线下展览,以及其他研究项目、出版和讲座活动等。总监唐昕透露,泰康空间原本就计划在未来3-5年内实现线上展览,但疫情迫使这个计划突然被提前了;团队这段时间也在积极地思考和准备中,包括线上展览的定位、功能、形式等。

在泰康空间的推送中,总监唐昕的画像是一个压力山大的“高压症患者” ©泰康空间

泰康空间线上文献展“自然观:十七年时期的艺术与水利工程”


疫情同样为麓湖·A4美术馆带来了重新思考美术馆公共空间与观众之间关系的契机。馆长孙莉说道,“国内很多的美术馆,大家面对疫情的时候都蛮积极的,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工作,很多美术馆做出了展览形式的调整和改变,包括我们如何看待公众进入公共空间的态度。对于A4来说,如何通过社群化的公教活动而非仅仅是现场的展览,建立和观众之间长期紧密的联系,这一直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方向,也是这段时间我们在更多思考的问题。”


上海昊美术馆2020年首个展览来得更晚一些,“我与博伊斯·杨振中”及“被打断的饭局”定于8月份同日开幕。在开馆之前,昊美术馆进行了一系列线上平台的导览与直播,副馆长张莉娸表示,“因为时间的局限性,我们之前也考虑过把一部分公教活动挪到线上来做,只不过疫情加快了推进的速度。即使以后完全恢复开馆之后,线上的公教活动还是不会放弃,它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需求。”

麓湖·A4美术馆馆长孙莉在“王郁洋:Oblivion”,及荷兰艺术家组合帕森·布鲁瑟与玛吉特·卢卡斯个展“非真之实”展览开幕现场

“王郁洋:Oblivion”,麓湖·A4美术馆展览现场,2020

昊美术馆线上影片放映,可以免费在线观看部分艺术家的影像作品


6
尊重商业与艺术本质

从6月份的纽约苏富比,到7月份的香港拍卖季,火热的成交形势让人们对市场寒冬的担忧渐渐褪去。而在这场拍卖开始前,ART021联合创始人周大为便在《Hi艺术》采访时预言,“我觉得今年7月份的春季拍卖也不会差,市场核心是返璞归真,好的东西市场永远不会差。


周大为说,JINGART艺览北京是大陆第一个宣布取消的博览会,当机立断的做法也为画廊省去了临时取消的担忧。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11月份ART021的信心,“目前已经收到很多国内外知名画廊的申请。如果到时候没有特殊的不可抗力,该来的一定都会来。我很乐观,对于能够做好本职工作的人,尊重商业本质和艺术本质并做到极致的人,任何时候都保持乐观。


2019年,ART021博览会现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