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双年展用“档案”填补空白,聚焦展览与历史的交集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88   最后更新:2020/07/24 10:52:38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07-24 10:52:38

来源:澎湃新闻  编译:钱雪儿


8月,一场探索威尼斯双年展历史关键时刻的大型档案展将在绿园城堡(Giardini)中央馆举行,以填补今年建筑双年展取消留下的空白。这场跨领域展览名为“不安的缪斯:当双年展遇见历史”(The Disquieted Muses: When the Biennale Meets History)将汇集双年展的六大部门:艺术、建筑、电影、舞蹈、音乐和戏剧。在总负责人、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艺术总监西莉亚·阿莱马尼看来,档案展在当下具有现实意义,历史塑造了双年展,而双年展也接受了时代的信号。

威尼斯双年展绿园城堡展场

“各大部门的六位艺术总监将首次合作,运用双年展当代艺术历史档案馆独一无二的资源以及其他珍贵史料和收藏,回溯威尼斯双年展与历史发生交集的那些重要时刻,”双年展的一份官方声明中写道。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艺术总监塞西莉亚·阿莱马尼(Cecilia Alemani)将负责统领整个项目,该项目也是对于双年展创立125周年的纪念。

塞西莉亚·阿莱马尼(Cecilia Alemani)

双年展的当代艺术历史档案馆(Historical Archives of Contemporary Arts,简称ASAC)容纳了成千上万的海报、影片和文稿,记录了威尼斯城里举办过的所有双年展。ASAC分为档案馆与图书馆两部分,其中档案馆位于威尼斯VEGA科技园,聚焦21世纪以前的双年展档案;图书馆位于绿园城堡,专注当代艺术。“它拥有藏书15.7万册,期刊3000本,是意大利当代艺术最前沿的图书馆之一,”双年展的一位发言人说道。

双年展军械库展场

此次档案展将被分为六个展厅,由荷兰设计团队formafantasma 进行展陈设计。第一部分‘法西斯’时期:1928—1945”将聚焦未来主义艺术家以及以及二战期间被贴上“堕落”标签的音乐家们。接下来将依次穿过“冷战:新世界的秩序1948—1964”“后现代主义与第一届建筑双年展”“20世纪90年代与全球化的开端”等展厅。“君主、独裁者、国家领导人和革命者都曾参观过双年展,”展览组织者说道,正如档案展名称所透露的那样,双年展见证着历史上的不同时刻。

意大利未来主义展览,俄罗斯馆,1926

在“冷战”部分,策展人们将聚焦艺术赞助人佩姬·古根海姆(Peggy Guggenheim)在1948年威尼斯双年展中的重要参与,当时她在希腊馆呈现了136件作品。“这是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艺术的欧洲首秀,也是诸如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威廉·巴齐奥蒂(William Baziotes)、克利福特·史蒂尔(Clyfford Still)等美国新一代画家首次出现在美国之外的地方,”古根海姆博物馆在声明中写道。在当时,意大利馆被印象派与后印象派所占据,而佩姬的收藏除了立体主义、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还囊括了最重要的、代表当时美国艺术发展的抽象表现主义作品。

佩吉·古根海姆在威尼斯

第一届威尼斯双年展开始于1895年,但直到1980年,才迎来第一届建筑双年展。档案展的第五部分回顾了首届建筑双年展的举行。意大利建筑学家保罗·波多盖西(Paolo Portoghesi)成为第一任策展人。他将展览主题定为“过去的呈现”(The Present of the Past)。这一主题是对当时正风起云涌的后现代主义建筑的一次注脚,所要表达的正是对于被现代建筑忽视的历史文脉的重新肯定与反思。其中,主要展品“主街”(Strada Novissima)尤为出名,该作品的资料也将出现在此次档案展中。作品由20个7×9.5米大小的建筑立面所组成的人工布景组成“街道”,每个立面分别由一位著名建筑师设计,而其中许多都是后现代主义建筑的代表人物:如弗兰克·盖里(Frank O Gehry)、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等。“主街”使首届建筑双年展获得了超越专业圈的关注,为后续打下基础。

“主街”的不同作品

“20世纪90年代与全球化的开端”将探索汉斯·哈克(Hans Haacke)1993年时在双年展德国馆里所做的装置,这件作品占据了当时的新闻头条,艺术家将地板砸坏,迫使观众走过那些地砖瓦砾。哈克暗喻了德国的纳粹历史,被破坏的地板让人联想到战后被摧毁的广场和建筑,或是倒塌的民房和学校。泰特美术馆国际艺术收藏部主任格里格·穆尔(Gregor Muir)曾这样评论哈克在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呈现的装置《日耳曼尼亚》(Germania),“哈克是第一个在把国家馆当成陈列作品的展厅之余,还把它用作一个引发争议、提出问题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日耳曼尼亚》一直以来都是艺术家和策展人眼中的‘试金石’,尤其是当艺术越发地渗透进激进主义的氛围之后。哈克的成功在于他展现了基于政治议题的艺术也能够与注重观众的沉浸式体验相融合。”此外,该部分展厅还将回顾1997年由杰尔玛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策划的展览,聚焦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的作品。

《日耳曼尼亚》(Germania),汉斯·哈克

不过,2005年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总监罗莎·马丁尼兹(Rosa Martinez)认为,“如果委任我来策划双年展的档案展的话,我肯定会尽量避免按照历史时期的时间顺序来划分……过去二十年缺少足够的艺术贡献,这一点让人震惊,使我们无法分析权力和意义是如何构建的。”
即便如此,总负责人阿莱马尼相信档案展在当下具有现实意义。“展览成型于如今持续的危机中,通过审视双年展的历史,来理解20世纪的历史与诸多文化社会变迁如何塑造了双年展,反过来,即便在最富有戏剧性的时刻,双年展也能够接受并凸显时代的信号。”而谈及自己策展的2022年双年展,阿莱马尼坦言,很难想象到时候世界会是怎样的。“从我今年1月收到委任以来,我已经重新做了3次计划,”她说道,“我只能深呼吸,去聆听和了解这个世界的瞬息万变,无论是好是坏。”
展览“不安的缪斯:当双年展遇见历史”将8月29日持续至12月8日。2020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已推迟至2021年,2021年艺术双年展顺延至2022年。
(本文编译自The Art Newspaper、artnet网站相关报道与威尼斯双年展官方信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