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默多克注资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会是好事吗?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03   最后更新:2020/07/22 11:00:54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0-07-22 11:00:54

来源:artnet


2015年10月7日,时任21世纪福克斯CEO的詹姆斯·默多克在《名利场》新企业峰会现场
图片:Photo by Mike Windle/Getty Images for Vanity Fair


日,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MCH集团发表了一份声明,宣布了一套“完整措施”,旨在短期内将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稳定下来。这份声明中有不少看似无聊但却很重要的细节,比如集团的债务重组进展顺利——一笔7450万瑞士法郎(约8000万美元)的投资,将使新闻集团总裁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儿子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成为这家公司的新晋“重要股东”之一。

这笔交易将通过詹姆斯·默多克于2019年4月建立的私人投资机构Lupa Systems执行。Lupa Systems同意以每股约11.28美元的价格收购MCH集团发行的新股。最终,Lupa Systems将持有MCH集团30%至44%的股份,具体比重取决于有多少私人股东要行使自己收购新股的权利。

这项投资还将导致MCH集团董事会的改组。董事会席位将减少至9个,其中3个席位由詹姆斯·默多克和Lupa Systems的两位高管(合伙人Eleni Lionaki和执行合伙人兼总法律顾问Jeff Palker)占据。

这个新的三人组将存续一段时间。MCH集团将Lupa Systems的收购定义为一份为期15年的合作协议,其中包括5年的锁定期,这意味着默多克团队将持有该公司的全部股份至少5年。

但这笔交易真的能完成吗?协议仍需得到公司现有股东的批准,投票将会在MCH集团的主要活动——特别股东大会上进行,这个会议预计将在8月3日召开。

对于很多人来说,詹姆斯·默多克的参与在这个事件中是非常令人关注的点,而且舆论风向不那么积极。几周前,当有关这场合作的传闻第一次出现时(当时人们认为詹姆斯可能是在代表他父亲进行谈判),我也听到和看到了艺术界大量表示愤怒的推文和反馈。

问题是,愤怒是否真的有必要?在对此研究了一段时间后,我的答案与预期的不太一样了。即使在整理了所有的怀疑之后,事实证明,詹姆斯·默多克看起来更像是巴塞尔艺术展在50周年之际所希望的那种“理想投资者”,而不是会“吞噬灵魂”的右翼恶棍。

詹姆斯·默多克
图片:Photo by Bryan Bedder/Getty Images for National Geographic


詹姆斯的“奋斗史”


首先,让我们从他本人开始分析。詹姆斯是鲁珀特·默多克六个孩子中的老四。在去年九月《纽约客》的一篇文章中,作者Jane Mayer写道,他“经常被称为聪明人”。1972年12月13日,他出生于温布尔登——在他之前,我几乎想不到有人会真的在那里出生,因为在我的“美式思维”里,温布尔登只不过是一个超级有名的网球赛事举办地罢了。

在纽约上完私立学校后,詹姆斯继续在哈佛大学学习电影和历史,同时也为哈佛的校办讽刺杂志《Lampoon》画漫画。不过他在1994年选择了辍学,然后为纽约的独立嘻哈厂牌Rawkus Records提供了成立资金。Rawkus发展成一种名为“backpack”的说唱风格的主要阵地,这种说唱风格突出歌词,同时具有社会意识,逐渐取代了90年代中期主宰音乐排行榜的混合说唱风格和R&B音乐。

新闻集团在1996年收购了Rawkus Records,詹姆斯也回到了家族企业中。他被安排进新闻集团的数字和新媒体部门,这些部门在当时基本都被认为是没什么前途的地方。然而,詹姆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进行了一系列精明的投资,这改变了他在公司内部的发展轨迹。

2000年,詹姆斯凭借默多克家族名下的资产取得了自己的第一项重大成就:稳定了新闻集团旗下的星空传媒(Star Television)。据称,在詹姆斯27岁执掌这家亚洲传媒公司之前,新闻集团每年都要被迫付出1亿英镑以维持该公司运营。詹姆斯的主要贡献是将重心转向印度,随后星空集团在印度的投资便成为了其命运的转折点。

接下来的十年里,詹姆斯在默多克家族商业帝国的各个职位上节节攀升,先后在英国卫星电视服务机构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skyB)、新闻集团子公司新闻国际(News International)以及新闻集团担任领导职务。但2011年,他卷入了一桩不断扩大的丑闻:有人指控新闻集团旗下的一些英国媒体(最引人注目的是《世界新闻报》)窃听王室成员、名人和其他有八卦价值的公民的语音信箱。

2012年2月,《世界新闻报》前律师的一封措辞严厉的电子邮件和证词浮出水面,其中指出,早在2008年6月,詹姆斯就已获知黑客行动的规模。于是,他卸任新闻集团英国出版部分的执行主席,两个月后又辞去了BSkyB董事长的职务。虽然还保留了新闻集团副首席运营官的头衔,但新闻集团宣布,他将被重新任命,专注于高端电视和国际业务。

2015年4月21日,鲁伯特·默多克参加当年的Time 100 Gala
图片:Photo by Andrew Toth/FilmMagic


传言之下 何为真实


尽管窃听事件对詹姆斯在默多克商业帝国内外的地位产生了一定影响,但他还是恢复了元气。2013年,新闻集团电视和电影资产的业务被分离出来,并成立了一家名为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的新实体,由此,新闻集团在印刷媒体资产方面也相对独立开来。詹姆斯在两边的董事会中都获得了一个席位,2014年还被任命为21世纪福克斯公司的联合首席执行官,次年,他成为唯一的CEO。2017年,他重新获得BSkyB董事长的职位,尽管遭到了新闻集团股东中另一派系的抵制。

2018年,康卡斯特(Comcast)收购了英国天空广播公司的多数股权,导致詹姆斯在凯旋归来不到两年之后就再次辞去董事长一职。2019年,老默多克以713亿美元的价格将21世纪福克斯的大部分娱乐资产卖给了迪士尼。更重要的是,他还任命詹姆斯的哥哥拉克兰(Lachlan Murdoch)领导福克斯公司(Fox Corporation),这家企业由默多克家族在出售给迪士尼之后剩余的几家媒体资产整合而成。

有些粉丝认为,HBO美剧《继承之战》的创作灵感就来自默多克家族,他们还认为剧中人物Kendall Roy的原型就是詹姆斯·默多克,他狡猾、热爱嘻哈,为争取家族旗下媒体帝国的控制权,一心要击败父亲和兄弟姐妹——在这里我还得说一下,之前提到的那篇《纽约客》的文章标题正是《不,詹姆斯·默多克不看<继承之战>》。

但,到底谁将赢得这场真正的继承之战?《好莱坞报道》去年刊登的一篇关于詹姆斯的文章援引“匿名内部人士”的话说,詹姆斯“在福克斯公司的事情上,他从来没有兴趣加入他父亲和兄弟的(斗争)。”值得注意的是,福克斯公司的靠山是福克斯新闻集团中制造分裂的右翼阴谋群体。

与之相反的是,据THR报道,21世纪福克斯与迪士尼谈判的消息泄露后不久,詹姆斯就开始与首席执行官鲍勃·伊格尔(Bob Iger)争夺迪士尼的职位。但谈判很快就停止了,其中提到的原因也适用于现在MCH集团所遇到的情况:

一些观察人士说,伊格尔不愿让任何一个姓“默多克”的人插手迪士尼的事务,因为默多克家族与福克斯新闻联系得太过紧密,而这面招牌在好莱坞的接受程度可能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要更加两极分化。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媒体发表讲话
图片:Photo by Alex Wong/Getty Images


现在,我们很容易从詹姆斯对在福克斯公司任职的不屑中读到他的一种“修正主义”。然而,他过去几年的公开声明和财务行动(包括他在21世纪福克斯担任CEO期间的行动)都表明,这种“反抗意识”源自某种更坚实的东西,而非所谓“受伤的自尊心”

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发生了一场轰动全美的另类右翼暴动,特朗普总统对此发表言论,称“双方(右翼群体和反右翼群体)都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人”,此番言论引起舆论哗然,詹姆斯·默多克公开表示了对此言论的不满。同时,作为回应,詹姆斯与妻子凯瑟琳·默多克还向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捐了100万美元。

自那以后,这对夫妇对政治权利的谴责越来越强烈。今年1月,詹姆斯和凯瑟琳发表了一份声明,抨击新闻集团旗下的澳大利亚媒体否认气候变化是该国火灾的诱因之一。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新闻集团和福克斯的离职高管,他们证实,詹姆斯“多年来一直对他父亲商业帝国的发展方向感到不满”,比如该公司对气候变化不屑一顾,而这只是一大堆分歧中的一个问题。另一个原因是:詹姆斯与福克斯新闻的创始人罗杰·艾尔斯(Roger Ailes)“长期不和”,在艾尔斯被控性骚扰和性侵女性后,詹姆斯曾力劝集团将艾尔斯解雇。

詹姆斯和凯瑟琳的中左翼运动也在继续进行。夫妇二人成立了Quadrivium基金会,将慈善资金用于扭转气候变化、扩大科学和卫生领域基于证据的解决方案、扩大投票权、打击网络极端主义和外国对政治的干涉等等。坦白说,如果你对詹姆斯·默多克的政治立场有异议,那么你可能就是戴上“让美国再次伟大”帽子的那批人。

5世纪的伊特鲁里亚雕塑,母狼Lupa与罗慕路斯和雷穆斯
图片:Photo by Jastrow, courtesy of Wikimedia Commons


新的投资组合


不过,与詹姆斯与MCH集团即将达成的合作中最相关的一点是,他与福克斯新闻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在他自己的投资组合中得到了体现

詹姆斯和他的兄弟姐妹们分别从21世纪福克斯公司与迪士尼的交易中获得了约22亿美元的赔偿。交易结束一个月后,詹姆斯就成立了Lupa Systems——要知道,Lupa这个名字来源于罗马神话中的母狼,这匹母狼在孪生兄弟罗慕路斯(Romulus)与雷穆斯(Remus)被驱逐后养育了他们(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真的是在借用历史典故对默多克商业帝国的高管们进行讽刺,尤其是他们被迫与老板的儿子们一起工作)。当时,与詹姆斯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他打算利通过这家公司对自己多达10亿美元的资产进行投资。

Lupa Systems的投资组合目前清晰地分为三类资产:媒体资产、先进技术初创企业和可持续性投资。该公司的首批行动之一是向Artists Writers & Artisans投资了500万美元,这是一家由漫威的一位资深人物领导的漫画公司。2019年夏天,Lupa Systems与Attention Capital合作,获得了翠贝卡电影节的控股权,同年10月,它又收购了Vice Media的少数股权。

它的科技资产更加多样化。商业智能平台Crunchbase的高端分支CB Insights称,Lupa Systems已经向初创公司投资了超过8600万美元,这些初创公司涵盖混合现实技术、以机器学习为动力的数据分析以及在线教育等多个领域。两家已知的科技控股公司总部都位于印度:DailyHunt是一款支持英语和印度语言的移动阅读应用和新闻聚合服务端,Harappa Education是一个针对职业技能的在线学习平台。

但詹姆斯·默多克的投资活动中最大的一部分资金是投入到了大健康产品的开发上。迄今为止,该公司最大的一笔投资是在绿光生物科学公司(Greenlight Biosciences)持有的1.02亿美元股份。绿光生物科学公司称,其目前的重点是“创造更自然、更安全地解决医疗和农业问题的RNA(核糖核酸)产品。”Lupa Systems还拥有Cove公司的一部分股份,这是一家致力于开发可生物降解水瓶的初创公司。

加上詹姆斯目前在电动汽车巨头特斯拉和迪亚基金会(Dia Foundation)的董事会席位,以及2010年至2012年在苏富比担任董事的经历,我越来越难以想象,MCH集团的股东有什么理由拒绝詹姆斯伸出的交易橄榄枝。

在整个世界都处于大变革期的压力之下,詹姆斯带着大量资本来到了这里。他本就是一个国际焦点人物,还有着多年的技术经验和艺术界最高级别的履历,以及诸多“政治立场正确”的行动。如果要说缺点,那大概只有多年来一直备受争议的家族姓氏,以及大约十年前的那庄几乎让他彻底下台的电话窃听丑闻。

我并不是说詹姆斯·默多克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圣人,也不是说他对MCH集团面临的种种考验和磨难都一定会有答案。但如果MCH集团目前的股东拒绝他的报价(或许是一种表达愤怒的方式),这既违背了事实,从商业角度来说也并非很好的考量。在经济并不算景气的今年,我敢打赌,他们要押下自己钱包来投这一票。

请记住我父亲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人无完人。这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


文丨Tim Schneider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