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燎:倘若没有明天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17   最后更新:2020/07/17 11:41:00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07-17 11:41:00

来源:798艺术  王智一


李燎:近乡情怯

乔空间 / 上海

2020年6月20日—10月11日

李燎“近乡情怯”乔空间展览现场


当步入李燎在乔空间的展览现场,首先能辨识的便是地面上布置有序的防汛沙袋,一棵小小的枇杷树,以及一堆旧衣物——它们都是寻常朴素的物件,吸引不了太多以视觉呈现为主导的观众。同时,这可能也是目前在上海为数不多没法进行疯狂自拍的展览:影像需要暗厅去呈现,没有适合美颜的光线与视觉标志;作品的数量不多,门票收费也可以过滤掉一些游客的造访。坦诚的讲,当去除掉诸多干扰之后,一个偌大的展厅就像一支扩音器一样,将作品所想指涉的信息与内容增强并放大。

《不知道20191226》,行为及录像文献,10’30”,2019


两面对着墙壁的影像相互对视,它们是艺术家从去年开展的新系列《不知道》。其中《不知道20191226》(2019)是艺术家疫情之前于深圳完成的,李燎现在主要生活定居于深圳,那里是他的新家。作品中体现出的几个片段也并非难以叙述:艺术家行走于城市中的几处公共空间内,中途贯穿始终的,是他用一块猪肉去摩擦一个当时刚刚推出的新款iphone手机。这种行为在深圳显得有点耐人寻味,它们在当时都具备的共性就是:涨幅大,贵。一块肉和手机两种看似毫不相关的物品被一笔款项所串联——它们的货币价值是艺术家通过向美术馆申请创作材料费所抵换的。尽管这不是李燎第一次用“苹果”品牌的产品与申请材料费的去由来进行一种创作素材上的折现,但创作所指向的部分,对于他以往作品在理解性的面向上而言,其实已经被很明显的仪式化。这些行动变得更加具备一种趣味,不太好进行对于主观意向传达的表述,它们像一则寓言一样在主动进行接下来的演绎。由于艺术家自己也没法完全确定自己的意图,他不再纠结于创作的结果能否如愿以偿。整个实践的发生就像随手拍照一样一般,充满感性并不再自问,这种“尽管不知道,但就是希望做出来”的工作态度也有意背离李燎之前系统的,连贯的,严苛的,高强度的艺术项目与计划性实践。

《不知道20200205》,11频影像装置(iPad、蓝色铁皮、角铁),图片为视频截图,2020


此外,这些对现实的记录试图突显出更加逼真的虚幻。作品《不知道20200205》(2020)完成于艺术家新年回湖北探亲之际,那里是他的老家,也就是心理意义上的乡土。由于今年新冠疫情的政策性影响,李燎在居住的家乡看到了平生难得一见的空城景观。在家乡空旷的道路上,他想起一个在之前试镜时无意间发现自己拥有某种平衡能力的禀赋,并在无人的街道上自得其乐。置身于这样一种空旷的无人之境中,李燎就像一个入定的人一样,只是试着让手中的木方尽量久的立于掌中,上面飘着的好又多超市红色塑料袋随风飘舞,艺术家盯着顶端,仿佛想让“好又多”的愿景也更持久一些。

李燎“近乡情怯”乔空间展览现场


那么,李燎在新旧家乡的两种心境其实暗指了两种未知的状态。在深圳的环境中,我们很难看到停下脚步的人去留意到艺术家的“非常之举”,并且就算他在地铁上近距离实践,周围的民众也不会反应剧烈——当然这与深圳的快速节奏与城市性格有关:如今的大都市中,个体民众更关注于自身个体,不愿意惹上任何麻烦;而将场景切换到湖北,生活的节奏并没有那么快,可能一些反常行动很容易就会引发路人的围观。但由于疫情的原因,更多的看客与观众早已被客观条件所剔离了。

李燎“近乡情怯”乔空间展览现场


如果说疫情让我们慢下来,当我们在家中,眼睁睁看着我们之前的计划与预期被轻易地推翻,打破。进而仔细思考明天将会怎样,考虑在接下来,我们生活中的一切,包括变数。在回溯作品《柔情》(2020)现场表演的影像记录时,当我们耳边一遍遍回响着那一句句言辞凿凿的语音,盯着树杈间隙的蓝牙耳机放空,置身于那个语境,想象着自己多年来被拒绝时的诸多瞬间——我指的是这类事实:由于我们的心理构造,我们更容易记住那些具有不快的感受。当情怯的时候,其实真的会有几个问题涌上心头:倘若没有明天,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回忆的?我们现在不知道,我们之后真的又想知道吗?面对未知的答案,接下来,我们又将作何选择?

柔情,现场表演,树、耳机、花坛、栏杆,2020


文:王智一

图:乔空间及空白空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