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艺博会确认取消?它曾改变全球艺术格局
发起人:号外号外  回复数:0   浏览数:88   最后更新:2020/07/16 10:20:26 by 号外号外
[楼主] 号外号外 2020-07-16 10:20:26

来源:凤凰艺术


Frieze London延期

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在延期至10月后,于当地时间7月14日宣布取消,并且只在线上进行。随着疫情的反反复复,今年似乎所有的线下艺术博览会都已取消,艺术圈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没有线下艺博会的庚子之年。


每年六月举办的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曾在今年早些时日宣布延期至十月举行。

然而当地时间7月14日,主办方宣布“基于对目前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态势的判断呢,今年的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和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都将取消。

▲ 弗里兹伦敦(Frieze London)2019


日前,本应于5月份在美国举办的弗里兹纽约艺术博览会(Frieze New York)也因疫情而取消,并采取线上艺博会的模式。这次的伦敦的弗里兹艺术博览会最终迎来了相同的命运,将以只在网上举办的形式进行


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和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是少有的几个聚焦当代艺术和在世知名艺术家的艺博会之一,专门展示从事当代艺术和21世纪前艺术的国际画廊。


这两个艺术博览会原定于今年10月8日至11日在摄政公园中举行,公园中将搭建临时场地供画廊入驻。

▲ 伦敦摄政公园

根据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官方网站显示,在过去的六年里,弗里兹伦敦(Frieze London)已经吸引了大约6万名参观者

在往年的伦敦 "弗里兹周 "内——艺术品交易会、经销商展览、博物馆展览和拍卖会轮番上阵,吸引着大量的国际收藏家。然而在今年,疫情之下的旅行和聚会限令制使得这种情况无法维持。

▲ 弗里兹伦敦(Frieze London)2019

驻纽约的弗里兹艺术顾问希瑟·弗洛(Heather Flow)说到,"这是不可避免的,我的客户都不打算去Frieze,但通常他们都喜欢在10月去伦敦。我不是那种非常小心谨慎的人,但即使现在我可以自由地离开这个国家,我依然会觉得不安全。"


上个月,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官方给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和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的参展商发了一封信,要求他们在6月26日之前确认是否参加。


在信中主办方叮嘱经销商,如果活动继续进行,就必须缩小规模,可能将这两个展览合并在一个场地进行。并且主办方承诺,如果取消博览会,将全额退还预付摊位费。


▲ 弗里兹伦敦(Frieze London)2019

伦敦的参展商奥佛·沃特曼(Offer Waterman)说到,"对于艺博会被取消我感到很遗憾,我真的很希望这个博览会可以如期举行。Frieze Masters是我们的画廊的核心业务。但是现在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大型活动还是被禁止的。"


弗里兹伦敦是一系列因新冠肺炎危机而不得不取消的国际艺术博览会中最新的一个。


原定于3月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Art Basel HK)和瑞士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50周年纪念展(首次推迟到9月举行)也均被取消。


而未取消的线下博览会命运似乎更为波折。3月初在荷兰举办的“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展览会”(TEFAF Maastricht),因一名参展商感染病毒并提前关闭。后来发现,至少有二十多名参展商和参观者感染了病毒。

▲ “凤凰艺术”专访巴塞尔艺术展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弗里兹博览会的全球总监维多利亚·西德尔(Victoria Siddall)和她在伦敦的艺术总监伊娃·兰雷特(Eva Langret)以及内森·克莱门茨·吉莱斯皮(Nathan Clements-Gillespie)在周二给参展商的一封信中表示,博览会面临的挑战 "包括持续的出行限制和旅行的风险 "。这些挑战让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取消弗里兹伦敦。


主办方在信中补充说,伦敦的弗里兹周已经成为英国文化日历的一部分,他们将 在今年以另一种方式继续进行。


▲ TEFAF Maastricht 2020 现场,图源:TEFAF官方网站


但经销商们却不确定,没有了博览会的伦敦,"弗里兹周 "是否还值得进行?

伦敦卡洛斯/石川画廊(Carlos/Ishikawa)的联合创始人凡妮莎·卡洛斯(Vanessa Carlos)说,"如果弗里兹周(Frieze Week)能继续进行,那就太好了,但我不认为它会发生"。卡洛斯是弗里兹伦敦的常客,但仍然十分担心病毒的持续感染率。

卡洛斯女士说,"我根本没有重新开业的计划,我的大部分艺术家都不住在伦敦。如果他们不能来这里,那怎么能行呢?"

▲ 弗里兹伦敦(Frieze London)2019

去年十月还第一次在LA举办艺术博览会的弗里兹,一定未曾想过今年的“萧条”。

尽管当时的洛杉矶下起了小雨,粉红色的弗里兹雨伞填满了博览会,画廊主、艺术家、博物馆馆长和收藏家们好像都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

“长期以来,这座城市一直是创意中心,是创造力的温床,”洛杉矶市长 埃里克·加希提(Eric Garcetti)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但现在视觉艺术成为了最主要的声音。

▲ 弗里兹洛杉矶(Frieze LA)2019

往年10月,全球最重要的藏家、策展人、艺术记者汇聚伦敦,参加一年一度的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


早在最初,当《弗里兹》(Frieze)杂志创始人阿曼达·夏普(Amanda Sharp)和马修·斯洛托夫(Matthew Slotover)考虑在伦敦举办一个致力于当代艺术的大型博览会时,10月在全球艺术年历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月份


在那之前,苏富比和佳士得通常会在10月份举行小规模的过渡季度拍卖会,目标市场为意大利当代艺术。而真正的拍卖热潮聚焦在5月和11月的纽约,其次是2月和6月的伦敦


自伦敦弗里兹艺博会在2003年首次亮相后,就反转了这样的局势,并且迅速提升了各大画廊的销量。

▲ 弗里兹伦敦(Frieze London)2018

艺术圈内,线下拍卖似乎在逐渐恢复,但线下艺术博览会似乎还遥遥无期。

艺术博览会一方面提供了艺术家和画廊一个机会,更近距离的接触藏家;但另一方面,也加重了艺术和艺术家的商品属性。

没有大型线下博览会的庚子年,仿佛是对过去没有博览会之时的一种回归?而这又会带来什么艺术圈的变化?

身在这段历史中的我们,似乎还不得而知。


部分图文源自网络:https://www.artnetnews.cn/art-world/fulizideqianshijinshengyigeyibohuiruhegaibianlequanqiuyishugeju-46214

(凤凰艺术 综合报道  撰文/Scott Reyburn  责编/张曦元)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