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新作登上《纽约时报》封面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91   最后更新:2020/07/15 11:42:59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0-07-15 11:42:59

来源:佩斯画廊



亚当·彭德尔顿(Adam Pendleton)的新作被刊登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杂志独立日特别一期的封面上,于7月5日星期日发售。该作将伴随着美国知名记者与作家伊莎贝尔·威尔克森(Isabel Wilkerson)的杂志封面故事,一同面向读者。对此次合作,艺术家发表了以下感想:


“(《纽约时报》)最初与我联系时,我想的是使用我现有的作品;但读了伊莎贝尔·威尔克森的书的部分摘录后,我知道我必须做些新的东西。我必须直接对她的文本做出回应。


我喜欢那种带有时空错乱的感觉、并且同时具有指向性和模糊性的图像。使你放慢速度,抓住你的注意,不一定是因为它们的视觉冲击力,而是因为它们所含的思想和诗意的潜能。


要如何说明阶级制度,或者更直接地说,种族阶级制度?我开始研究那些来自吉姆·克劳法(一种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曾经根深蒂固的美国南部的图像,但重点关注儿童。儿童如何应对美国种族历史不可避免的本质?那些代代相传下来的东西?我觉得孩子的视角也许能够使观看封面的读者更直接、更深刻地感受到阶级制度带来的暴力和痛苦。

Adam Pendleton, Black Lives Matter (wall work) #1, 2015, wallpaper, dimensions variable © Adam Pendleton


这个封面实际上就是一张包含照片的绘画。我对抽象与具象表象之间的张力一直很感兴趣,包括如何通过抽象画面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这点。我在纸上先画了一幅小画,以‘支撑’起整个图像,根据你观看的方式,其中抽象模糊图像。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想要在其中融入文本,就跟我众多作品里展现的那样:你可以阅读图像,你也可以阅读文本,但当这两种阅读同时发生,图像和文本可以同时无缝进出你的聚焦时,这件组品才是最成功的。我从斯托克利·卡迈克尔(Stokely Carmichael)的著作《自由主义的陷阱》中的文本开始,但是《纽约时报》希望使用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的文字:‘对美国的奴隶来说,你们的7月4日代表着什么?’ 我不仅要在图像上加上文字,还对文字进行了一系列标记,赋予其一种处理后的、时间的残留的感觉。”


——亚当·彭德尔顿

Images from L/R: Poor People’s Campaign, Resurrection City, June 25, 1968. AP/ Bob Daugherty; Adam Pendleton, Untitled (Who is Queen), 2019; Adam Pendleton, Queen, 2020 (detail)

Adam Pendleton, Completed sketch for SEE THE SIN, 2020 © Adam Pendleton, courtesy ARTnews

此前,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宣布了将于2020年7月25日至10月4日在唐纳德·B·和凯瑟琳·C·马龙展览厅为亚当·彭德尔顿举办个展,展出一件大型多媒体装置《亚当·彭德尔顿:谁是女王?》(Adam Pendleton: Who Is Queen?)。因疫情影响,博物馆现在处于暂时关闭的状态,重新开馆日期将于之后公布,而彭德尔顿个展目前仍将按计划进行。


在本次MoMA的展览中,彭德尔顿的大型装置将把音乐对位的形式机制(即同时发出的声音的折叠和展开)与反叛的美学联系起来。在展览期间,MoMA的马龙展览厅将变成一个舞台,被三个从地板到天花板的木制垂直脚手架所围绕,旨在模仿美国房屋建筑中常常使用到的框架形式。

《谁是女王?》将对博物馆作为“艺术仓库”的概念提出批判质疑,展开为期一个月的现场活动,包括放映会、阅读会、讲座和音乐表演。它还将是展示各类材料的平台:新的绘画、素描和雕塑;动态影像;档案资料幻灯片;以及一件声音作品。它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复杂的生产设备,用来捕获、修改、展示和重放多种声音和图像。


关于艺术家

亚当·彭德尔顿

b. 1984,美国弗吉尼亚州

亚当·彭德尔顿是位著名的多学科的实践概念艺术家,游走于绘画、出版、摄影拼贴、影像,和表演之间。他的作品主要与语言结合,无论是在具象或字面意义上,并通过挪用的意象去重新语境化历史,以建立对“当下”的另类诠释,这位艺术家也曾解释说,“这是个未来的动态,在那里,可存在着新的历史叙事和意义。”


作为佩斯画廊最年轻的艺术家之一,亚当·彭德尔顿可谓炙手可热,从好莱坞影帝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到网球女王“大威”维纳斯·威廉姆斯(Venus Williams),他的藏家中不乏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而最令艺术家本人难忘的,是他职业生涯中最早的藏家之一: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观念艺术和极简主义艺术的领军人物。他曾说,作品被勒维特收藏这件事,使他放心地将自己的创作定位于概念艺术领域——而他的作品也应该基于这个认知上被审视。彭德尔顿的作品通常以黑白两种颜色出现,画面中往往会出现现有的文字或图像(例如频繁出现的勒维特雕塑中的细节)。


彭德尔顿的艺术表达从不拘泥于形式,也不受任一艺术运动或流派框定。2017年,凯尼格出版社出版了他个人编写的《黑色达达阅读器》( Black Dada Reader),该书收集了来自各种来源的与“黑色达达”这一艺术家自创概念框架相关的记录和论文。在此背景下,彭德尔顿将他的作品浸入到一个有关借用、重制、代表和政治参与的更广泛的对话中——从索尔·勒维特不完整的开放式立方体结构,到抗议海报。该书被《纽约时报》评选为2017年最佳艺术书籍之一。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