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互助:后疫情时期的巴黎画廊周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71   最后更新:2020/07/15 09:26:14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20-07-15 09:26:14

来源:artforum


Jérôme Zonder的作品,Nathalie Obadia画廊.

今年,巴黎的春天在隔离中被彻底辜负。从5月11日开始结束隔离到逐步解禁,目前法国每天仍有上百例新增病例,然而咖啡馆、公园、电影院均已重新开放。一方面法国人民的生活似乎某种程度上有归入正轨的迹象,另一方面,仍有大部分人在家办公。以法航为代表的企业普遍亏损严重,经济仍待重新振兴。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法国经历了黄背心运动、退休改革游行;疫情稍平息之后,法国社会和政治领域就恢复了自己跌宕的变化节奏:第二轮市政选举,执政三年的总理Édouard Philippe卸任现职回到自己的家乡做市长,法国的医生和护士上街游行要求提高薪酬,Black Lives Matter运动……

巴黎左岸顾客爆满的餐厅.


原定于5月份,后改期为7月2日到7月5日的巴黎画廊周是疫情以来的第一次画廊的集体亮相,可以说是艺术市场亟待的一场迟到的春雨。巴黎画廊周史无前例地聚集了多达60家画廊,散布在巴黎的玛黑区、8区、左岸Saint-Germain-des-près以及位于巴黎Pantin-Romainville郊区的新画廊区。3号这天,我从巴黎左岸出发开始画廊参观。老牌画廊Vallois为了和画廊周时间对接,特意推迟了他们的画廊30年回顾展的开幕日期。我在门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口罩后踏入门内,却发现画廊内包括工作人员在内,并没有人戴着口罩,随后发现大多数其他参展画廊亦是如此。附近Kamel Mennour的空间展出了几千幅儿童绘画,其中有几幅画廊代理艺术家的作品低调地夹在其中。这些每张售价100欧的绘画创作于隔离期间,以未来世界为题,所得款项会捐助给Necker医院和Abbé Pierre基金会。穿过塞纳河向北,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前提下,我摘下口罩进入Max Hetzler参观一个法国年轻艺术家群展时,又被画廊工作人员轻声提醒戴上口罩。这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法国近来大幅度加快解禁进程后导致的公共空间卫生防范措施的严重不一致。博物馆实施必须戴口罩和限流的严格措施,而酒吧和餐厅几乎每晚被巴黎的年轻人挤爆。

贝浩登空间“团结一致”展场入口.


此次画廊周的大多数参展画廊都选择了群展,在画廊之间的交流和合作方式上,也可以看到危机中一种“共命运”的意愿。贝浩登将自己在Saint-Claude的画廊一部分空间借给巴黎的26个画廊展示其各自的艺术家,名为“团结一致”(Restons Unis)的展览将持续整个夏天,并会每两周更新展览。我注意到空间中参加过文献展的奥地利艺术家Lois Weinberger的两件作品。他1990年代早期提出的“杂草社会”(ruderal society)——杂草不受控制的自然生命力可以抗衡和颠覆人类文明秩序,放到当今的境况中实在很应景。贝浩登之外,Mitterrand画廊也在自己的空间“接待”了常青画廊。画廊一层的空间完全由常青带来新老古巴艺术家的群展占据,包括1990年代艺术运动标志人物Carlos Garaicoa,也有年轻一代如Luis López-Chávez和José Yaque,地下室则是Mitterrand自己艺术家的作品。

Kamel Mennour画廊展览现场.


4号下午,Ceysson & Bénétière画廊举办了一场关于视频艺术品收藏的讨论。我在现场拿到一份由比利时收藏家Alex Servais分发的自己前几年写的一篇关于收藏视频的随笔,讲述视频艺术品收藏的著作权问题和大部分画廊在此方面知识的匮乏——更像是一篇十分诚恳的辛酸史。讨论快结束的时候我瞥到了从门口进来的画廊周的项目主管Marie Delas。为了躲开画廊里热火朝天的交谈,我们走到了对着蓬皮杜美术馆的一个广场上。聊到画廊周千禧一代的藏家,Marie说他们希望借助画廊周给这些刚开始起步收藏的人一些助推力。巴黎画廊协会(Comité Professionnel des Galeries d’Art)之前发表疫情影响下1/3的画廊会在年底之前破产关门的预测,但报告的具体数据还在最后审核中。我们也由此谈起此次画廊之间的互助和团结。在英国脱欧,此次疫情欧洲各国自扫门前雪的背景下,互助和团结更需要个体层面的某种反向力量的共识。“目前,画廊周在积极对外建立联系,巴黎和马德里、米兰、布鲁塞尔等城市画廊周共建了一个平台:Art Across Europe,预计明年会有跨城市巡回项目。”Marie说。

画廊周项目负责人Marie Delas在Laure Prouvost的作品前.


我在Nathalie Obadia画廊告别Marie。Obadia在侧边的小展厅里选择了法国艺术家Jérôme Zonder的作品:少年成长的隐秘内心世界和澳洲森林大火、***爆炸等事件并列,名为Pierre-Francois的主人公的个人生命空间被世界性灾难事件填补和挤压,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我们眼下的处境。上玛黑区的Michel Rein画廊展出的也是隔离期间开始策划的一次特别展览:首次将画廊代理的所有30位艺术家聚集在一起,另有三位非画廊代理画家。二楼前台对面的三幅小的黑白卡通绘画作品是罗马尼亚艺术家Dan Perjovschi在隔离期间应MoMA委托创作的,名为《病毒日记(希望)》的那张使我忍俊不禁。此外我也很喜欢的还有法国艺术家Jean-Charles Hue的有关空间、光和回忆的作品——由他拍摄,他的儿子们剪辑和混音。比利时艺术家Sophie Whettnall的新作将金属圈嵌在油布上,形成火山的形状。这件名为《突破》的作品也完成于隔离期间。

最后到达Magda Danysz画廊的时候已经快到9点。我和画廊经理Sophie Duhamel打了个照面。 “这次疫情期间画廊之间都主动地分享信息,因为大家面对的是共同困境。”Sophie说道:“很多画廊主得以静下心来更从容地和艺术家交流未来项目。”确实,剥离了社交活动之后,艺术家似乎也有更充足的时间创作。

罗马尼亚艺术家Dan Perjovschi的新作.


也许此次危机下看到的自发性质的团结互助不一定能带来深远的变化,艺术市场的回暖也不太可能一蹴而就。不过,我越来越感觉到欧洲日渐进入后疫情阶段的大背景下,疫情逐渐退为法国社会未来经济、政治众多不确定性中的因素之一,其他更多更棘手的问题开始一一显现。不过,很大程度上依赖政府资助的公共文化机构在此次危机中反而似乎显得格外从容。


文/ 牛春燕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