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光丨PHOSPHORESCENCE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79   最后更新:2020/07/14 11:07:39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0-07-14 11:07:39

来源:CONTROLCLUB控制俱乐部


磷光; 艺术家: 张鼎; 音乐: 马木尔


现实化为磷光


从2017年8月份的“GOLD CAN MOVE THE GOD”项目,到2019初在上海举办的“DISIKOU”项目,SANKUANZ在巴黎发布的2020秋冬系列,再到目前于线上发布的“磷光”项目,控制俱乐部已经和SANKUANZ在过去的四年时间内进行过四次合作,并将继续下去。这些年来,无论是碰杯还是冲撞,都是让人困顿、激动、沮丧且愉悦的。

原本说不上是喜欢嘻哈音乐的控制俱乐部在“GOLD CAN MOVE THE GOD”项目里也bling-bling地燥了起来。我们所有这些鬼一边推着磨,一边千鬼大合唱。张鼎首次提出“GOLD CAN MOVE THE GOD”,或“金可通神”这个概念,是在2013年于奥地利Galerie Krinzinger举办的“黄金白银”展览上。黄金在许多不同的层面上可以“通神”:神不仅是可以被买通的,亦可以黄金为载体降临、显现。我们想,消费主义或亚文化之间也有如此矛盾的对立关系:消费主义应该是糟糕的、庸碌的,但是亟需持续爆发的亚文化的显现,又与消费主义时刻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一年多时间过去,控制俱乐部又以“DISIKOU”项目的名义和SANKUANZ在上海的一个圆柱水泥建筑里重构了张鼎镜子迷宫般的装置作品《超立方体》,邀请艺术家、实验音乐家和喜欢酒精、噪音、跳舞的人们共同构想一种来自于未来的、摇摆得松果体都要晃动的坛城。《超立方体曾出现在许多不同性质的现场表演环境之中。有的时候,人被排斥在这玲珑结构之外——事实上,外部的世界才是手舞足蹈之地;而在别的一些时候,人则被嵌入其中,主动或被动地成为曼陀罗的一部分。

在2019年,张鼎举办了一场名叫“高速形式”的赛车比赛——艰难、缓慢、不由自主的竞速。冷静地任由座驾带着自己前行的人,能够在赛场里听见有一把声音在静默地朗诵俄国诗人奥⻄普·曼德尔施塔姆的诗《世纪》,静默地讲述速度与安危、扭曲、时间、交通、物流及人类身体的核心构成——脊椎——等事物的韧带式线性联系。那么,这意喻“畅通无阻”却又散发不祥光芒的脊椎也被移植到了SANKUANZ的身上。谁说T台上的走秀不是一次喧闹的交通堵塞状况呢?巴黎的街道并不比上海的街道干净多少。

因此,控制俱乐部转而在貌似更为清净,事实上却更为繁乱的线上来看“磷光”。在幽暗磷光中,交通、物流获得了更为重要、显著的地位,因为虚拟的空间保障了这件事:无论是脱离地心引力的人类文明成就,兀自冷静奔跑狩猎的猛兽,甚至是在瘟疫肆虐的今天穿着战斗服、防护服在马木尔的琴声中孤单行走的你我——所有事物都将在虚拟空间中碰撞,并穿透彼此飘渺的、如鬼魂一般骇人的肉身。有一门正经、严肃的学问,叫做闹鬼学;在悠长的灵异现象史乃至民间传说史中,磷光永远是与鬼魂相联系的,而鬼当然也是可以穿衣戴帽的。

在过去的四年间,我们从沉甸甸、炫目的黄金走向空荡、幽冥的磷光,从通神走入脊椎再迈向通灵——这种漫长的销熔经验在耗尽控制俱乐部和SANKUANZ的百无聊赖。换句话说,我们在获得第二条斑驳带刺脊椎的同时卸下了被酒精浸泡的头颅,挽着手继续往地心深处进发。

控制俱乐部
2020年7月




高速形式 HIGH-SPEED FORMS 2019

SANKUANZ AW2020 SHOW

DISIKOU 2019

GOLD CAN MOVE THE GOD 硬碰硬 BROTHERHOOD CONCERT 2017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