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中艺术馆长对谈:疫情后的美术馆数字化,你必须行动更快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249   最后更新:2020/07/12 22:13:18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0-07-12 22:13:18

来源:澎湃新闻  钱雪儿


疫情加速了各个行业工作方式的转变,数字化转型涉及到蒙克美术馆的每个人……如果他们不参与这一转型,那么五年后就没办法在博物馆继续工作了。”挪威蒙克博物馆馆长斯坦·欧拉夫·亨里克(Stein Ol** Henriksen)近日在一场挪威与中国艺术馆长的在线上平台对谈会上直言。

澎湃新闻获悉,参加这一在线上平台对谈的还包括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Philip Tinari)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特别助理张德群、策展人施翰涛,均各自分享了他们在数字化领域的实践心得。

美术馆的数字化趋势:你必须行动得更快
蒙克美术馆馆长斯坦·欧拉夫·亨里克(Stein Ol** Henrichsen)就蒙克以及蒙克美术馆的馆藏情况进行了发言。蒙克美术馆是一家为爱德华·蒙克专门设立的美术馆。目前,蒙克美术馆正在搬进新的大楼。新楼比原先的美术馆要大五倍,实际展览空间增加十倍。亨里克表示,现在蒙克美术馆所面临最大转型就是数字化转型,应将专业关注点放在如何把美术馆建设得更加数字化。

蒙克美术馆官网的数字化设计

蒙克美术馆前不久刚在东京举办了一个展览,在三个月的展期内共接待了37万名参观者。此外,美术馆曾打造的数字化展览在短短几周的时间内就吸引了650万名观众。对于蒙克美术馆来说,数字化范畴包含了巨大的可能性。蒙克的作品包括绘画、绘图、素描、雕塑、摄影等,他的艺术表现形式非常广泛。他做了60多年的艺术创作,即使在他80岁去世之前,他还在开展艺术实验。蒙克给奥斯陆留下了27000多件艺术品,14000多页的文书以及15000件其他物品,包括他的创作工具、版画刻板、图书收藏、档案收藏等。除了他重要艺术作品外,蒙克美术馆还有很多来自蒙克的文物和藏品。除蒙克之外,蒙克美术馆还有大约1000件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均是和蒙克同时代的人,或是受他影响的人。
在配套设施上,处于城市核心地带的蒙克美术馆新馆会提供现代的体验。新馆将充满数字化体验,通过将蒙克的房子进行数字化重建,邀请观众走进了他的故居,可以看到蒙克的狗在溜达、看到他的马在草地上,甚至也许在未来,观众可以“看见”蒙克本人。这也是蒙克美术馆目前正在做的数字化工作之一。

蒙克美术馆新馆

谈到文化机构的数字化转型,亨里克表示:“我们面临的数字化转型涉及到蒙克美术馆的每个人。每个人都关心并参与数字化转型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他们不参与这一转型,或者觉得自己与此无关,那么五年后就没办法在博物馆继续工作了。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是观众,如何从营销或者传播开始,就能让观众享受到更有价值的体验。当他们来到博物馆时,我们如何接待他们,我们需要让他们有下次再来的欲望,并给他们更多的信息和灵感。同时,我们也非常关心那些不能亲自来博物馆参观的人。我们想触及这些观众。我们也有很多针对儿童的博物馆项目。我们也有喜欢从事数字媒体创作的艺术家,我们也希望在实体空间中提供数字化参观体验。美术馆有时可能节奏很慢,也许你会花很长时间来策划一个展览,但我认为数字媒体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你必须行动得更快。”

蒙克美术馆线上数字化体验的重要部分LIVE TOUR

另一方面,随着美术馆数字化的必然发展,如何看待传统物理空间里的艺术作品也引发了探讨。在亨里克看来,数字化实践和人们对数字媒体的使用将改变人们体验艺术的方式。如今,能够和艺术品、艺术家在实体空间中见面仍然是重要的,“但我认为数字化体验的重要性也在提高,因为人们已经对数字化愈来愈习惯。因此数字世界无疑是我们已经在做的事情的一种延伸,并将在各个方面改变我们的想法。”田霏宇认为,对于实体空间的打造不只需要考虑怎样是更适合媒体展示的,也要考虑到什么样的空间会使人们感到兴奋,让人拥有拍照的欲望,同时带来独特的体验。无论是实体还是线上,对于艺术的体验与感觉都至关重要。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特别助理张德群则坦言,他个人更看重艺术的线下体验。“线上项目能够吸引到很大一部分一直活跃于线上的用户,我们也需要此类的观众,他们能够帮我们快速、有力地传播,且传播性是非常强的。好多美术馆可能观众没办法亲临现场,那么线上就成为一种渠道。但是我觉得真的要感受作品还是要到现场来看。手机上的很多作品都是一个色调,还原度不够好。”施瀚涛则指出,传统概念下的艺术品本来就是为物理空间的环境所创作的,一旦进入数字化后,情况就会不同。我们需要思考,“数字化到底是一个镜像还是另外一个本质性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再把数字化作为一个镜像或者说一个补充的话,它已经进入另外一个性质,它跟另外一群人以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在发生互动。如果我们要在传统的系统里去讲数字化,可能就是一个永远不会被解决的困境。”

蒙克美术馆线上展厅“实验自我”

未来新项目:开辟不同的及交流渠道
在对话的最后,几位馆长介绍了各自的未来新项目。
亨里克表示,目前他们希望蒙克美术馆新馆将在明年之前落地。他们将借开幕大范围展出蒙克的作品。此外,蒙克美术馆还将有一个新展,集合来自其他14个博物馆的作品,以此把蒙克的艺术创作放置在更多元的关联范畴内,比如与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关联。蒙克美术馆还会组织一些音乐项目、表演项目和论坛项目,每天晚上都会有活动进行。亨里克表示:“我们在新馆里所做的一切将是数字化的尝试,除了那些专门为数字传播而设计的项目之外,上面这些项目也将通过数字化的方式触及观众,让他们通过思考获得艺术体验。”


在挪威以外,蒙克美术馆也在多地举办展览,除前面提到的日本,也包括德国、法国、美国等地举办展览。亨里克透露,目前另一个数字化项目是每周一晚上的《美术馆时刻》,这个节目有4500万听众,而且提供了一种互动的可能性,大家可以带着问题和评论来参加节目。

亨里克表示:“开辟不同的传播交流渠道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们肯定会在数字艺术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金,并像以前一样继续开展与实体展览有关的工作。我们早些时候就已经把我们的艺术藏品数字化了。我们把蒙克一生所写的许多文稿、对他的作品的评论、以及相关手稿都进行了数字化,这些均可以通过我们的主页免费访问。这项工作是一种向互联网时代致敬的方式。我们现在要完成整个收藏,且不仅要实现数字化,还要免费向全球出版。我们还将做更多与藏品数字化相关的教学经验。”

UCCA上海新空间概念图

UCCA即将迎来两个展览。将于8月14日开幕的展览是画家伊丽莎白·佩顿(Elizabeth Peyton)的个展,她的作品受文学、戏剧、历史等启发。随后的一个展览名为“非物质在物质——计算机艺术简史”。其中,最年长的参展艺术家出生于1924 年,而最年轻的艺术家则出生于1994年,这将是一次跨越漫长年代的关于电子艺术制作的展览。此外,UCCA的上海新空间已完成设计,目前正在建造之中。

第13届上海双年展主题概念图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接下来的“重头戏”无疑是第十三届上海双年展。本次双年展的主题是“水体”,主策展人是西班牙的建筑师安德烈斯·雅克,将从今年的11月10日持续到明年的6月27日。本次双年展将首次分为三个阶段,阶段一为“湿运行”,将从2020年的11月10日到14日,由一场具有表演性的对话拉开序幕,这场峰会还将联动长江沿岸的艺术空间以及网上的虚拟空间同时进行。阶段二为“生态联盟”,将从2020年的11月15日持续到2021年的4月9日。通过主流媒体、电视频道、社交网络、高校等一系列的介入活动,PSA将进行多元化的内容产出。阶段三则从2021年的4月10日持续2021年的6月27日,迎来本届双年展实体展览的落地。这一由疫情催生的新模式也许会成为未来双年展的一个新方向。
疫情中的数字化探索:艺术的声音不会暂停
澎湃新闻获悉,疫情期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策划了一系列线上活动,并通过微信平台进行推送。

疫情期间,PSA的“从情人节到植树节”线上系列项目

其中,“防疫计划”通过遴选全球二十多位知名的平面设计师,进行了一系列以“防疫”为主题的海报设计,这一系列主题海报,是对病毒再思考的创作。这些海报设计于7月2号到8月23号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进行线下展出。“晨读”邀请了如让·努维尔等获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艺术家、艺术爱好者等,让他们为观众朗读他们喜欢的PSA各类的出版物。

“防疫计划”海报实体展览

“读图”针对PSA的馆藏作品,每天选取一件当代性的作品,在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为观众进行解读。“闭关练功”邀请了艺术家们分享他们的独门绝活,这些独门绝活也许和他们本身从事的创作和研究并不相关。“闭关练功”让大家看到艺术家们在疫情期间的居家生活。
“一天世界”是一个艺术家的视频拍摄项目,这个项目中,PSA邀请艺术家两两组合进行互拍,记录社交隔离状态下的生活与创作。“一天世界”的项目名字来源于上海话中的ye ti si ga,意为“糟糕透了”,这也是很多人对疫情之下的生活的感受。这个项目邀请大家去琢磨一天作为时长的意义,同时打开了一个窗口:当实体艺术空间暂停的时候,艺术的声音并不会暂停。

坂本龙一出现在UCCA线上音乐会中

在北京,对于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来说,疫情的大流行恰好发生在艺术项目“园音”展出期间,这场原计划展出至2020年3月1日的展览以及一系列音乐活动,都因为疫情导致的闭馆而难以实现。
随后UCCA便开始探索其他呈现方式的可能性,最终和快手联合,通过对线下艺术活动与线上平台相结合的模式进行探讨,邀请了坂本龙一等音乐家与艺术家,共同在2020年2月29日举办了一场线上音乐会。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表示:“人们可以共同经历线上文化,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奇特经历。更重要的是,这场线上音乐会把那些可能从来不会去UCCA、PSA这样地方的人带到了美术馆里,把这群最不可能的人反而变成最可能的人。可能更常见的是,人们通过快手这样的平台去卖货,然而我们也可以把它用于文化传播。我认为这样的合作为双方的受众都打开了更多的可能性。”
面对疫情,田霏宇认为,“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反思机会。问题永远都会存在,但我们也许可以变得更为灵活,在不可能中创造更多的可能性。我们从这场疫情中可以学到很多。”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