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当周大为携手徐震在商业空间中玩“野蛮”展览时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104   最后更新:2020/07/12 21:49:38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0-07-12 21:49:38

来源:凤凰艺术


野蛮院线

因受新发地新冠疫情的影响,北京地区的线下艺术活动迟迟没有正常恢复,而在全国其他地区,展览接连不断的陆续开展。近日,《野蛮院线》当代艺术群展也于TX淮海开幕,展览由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联合创始人兼iag艺术院线创始人周大为、当代艺术家徐震和陆平原共同策展,来自中外22位艺术家试水了这个“去商场化”的零售空间,将大型装置、实时互动项目等艺术项目深度沉浸于商业空间中。


当你在逛街时,突然发现误入一个当代艺术展?

在TX淮海便构筑了这样一个艺术空间,在这里提升了观众们对艺术品的沉浸式体验,同时突破了大众一直以来对原有的艺术空间与环境的认知方式。在展览的主题中,野蛮不再是粗鲁、蛮横的代名词,它以一个无畏的姿态重新定义了艺术。


▲ “野蛮院线”展览现场

不论是门口的雪糕棍或是大恐龙又或是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徐震超市”都将这个商业化的空间变成了一个特别的艺术展示空间。当人们在发出“当代艺术到底是什么?”问题的同时,殊不知他正在观赏的便是他们想了解的“当代艺术”。


“野蛮院线”展览

此次展览发生在一个名为“TX淮海|年轻力中心”的零售空间中。22位中外艺术家将占领这个展现年轻文化、“去商场化”的零售空间,延续了几位策展人一贯的艺术初衷:将艺术带入大众生活中,艺术品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观赏品。


“野蛮院线”展览


同样,当代青年注重个人体验、经验输出和观念发明。当代艺术需为他们做什么?邀他们来做什么?如何助力城市青年的学习、新社群生活、艺术式IP开发、艺术商业,使他们成为城市核更新的酵素?这也一度成为了当前热议的话题。那么此次展览到底表达了什么?几位策展人又是如何一拍即合?直至目前,疫情对全球的影响又是否真的成为未来艺术行业最大的“反动力“?以下是“凤凰艺术”对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联合创始人兼iag艺术院线创始人周大为、当代艺术家徐震进行的独家线上专访,以便于观众可以更加深度地了解此次展览。


对话“凤凰艺术”

徐震 X 周大为 X 凤凰艺术

(以下为了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

▲ 陆平原,星期六-花脸雪糕 6.6,2020,玻璃钢、钢,660 x 345 x 70 cm

Q:您能具体描述一下此次展览吗?

周大为:这次展览是一个从传统与商业展览进行了一个突破,也就是说,我们这次并没有把这个空间当成是一个商场,而是完全当成一个艺术空间来做展览。所以这次展览的出发点不是怎么去帮助做美化或者艺术去衬托商场,而更多的是从艺术上来考虑,所以整个逻辑还是从艺术角度出发。所以这也突破了以前所有用商业看待艺术的一个方向。这也是我们比较不同的一个点,我们不会为了商业或商场做关于用艺术去改造等方面的事情,而是完全尊重艺术本身的。

王欣,八赫兹灵性护理,2020,互动装置

▲ 陆扬,器世界大冒险,2019,游戏,尺寸可变


徐震:对我们来说,它不仅仅是一个针对商场做的展览,更多的是针对这个城市做的一个公共艺术的角度,同样地,这也不同于往常展览的一些展现方式。而且此次展览的地点是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因为我们特地挑选了一些比较容易引起关注,视觉上都相对比较大的作品来展现。

▲ 徐震,无题,2007,钢材、钢化玻璃、玻璃钢、硅胶等,296 x 200 x 1012cm x 2

现场有很多游客都会驻足拍照,我觉得这应该也是比较年轻一代对于艺术的另种理解方式。换句话说就是所有的艺术品也许都是道具,所有的展厅则变成了影棚。所以我觉得现如今艺术存在的空间、艺术家的创作空间与社会的心理空间都在快速的变化。

▲ 徐震,徐震超市,2007_2020,收银台、冷气柜、冰柜、货架、货品包装,尺寸可变

▲ 徐震,徐震超市,局部

Q:展览名为“野蛮院线” 第一眼看会让人有种是电影院即视感,请问此次展览中是否包括不同于往常展览的的一些呈现方式?

周大为:次我们叫艺术院线其实也是希望能让艺术走进大众。因为大家以前都会觉得艺术太过于高高在上,很难接地气,又或是老百姓们看不懂当代艺术。我们的目的便是希望打破这样一个概念,也就是说“艺术院线”以后希望把最好的当代艺术能呈现给老百姓。

而这次的展览效果我们也看到了,大家都能积极地参与到这其中来,有这样好的艺术品放在这样特别的空间里,不管他们是否是路过,但都会自然的去思考艺术。

陆扬,器世界大冒险,2019,游戏,尺寸可变

Q:现如今因为疫情原因整个艺术行业也受到很大影响,您们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做了比较新型又突破的展览是为什么?

徐震:疫情对艺术行业的影响直到现在都未完全结束,但是大家很难去判断到底什么时候结束,而艺术行业自身在这两年可能因为一些互联网、科技的发展明显需要更新换代,需要有新的突破或有新的展示空间和艺术家的创作空间,所以这两年也就刚好处在这样的一个转换期和过渡期中,所以我觉得今年或明年以后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类似于这种非标准艺术空间的展览在社会上出现,但对于新一代的观众和受众群来说,不论是美术馆还是商场其实区别并不是那么大。

▲ 史莱姆引擎,海洋,2019,游戏

Q:目前因为疫情原因艺术市场经济较往年来说也略微低迷,您觉得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是否会影响下半年各大艺博会、拍卖等活动?

周大为:说回疫情,首先我认为上半年来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包括我们自己的JINGART也被迫宣布取消,但是目前来看下半年,不论是ART021也好又或者是现今举行的各大拍卖也好,都会正常的开展。从目前举行的各大拍卖会可知,很多作品的价格再创新高,所以我觉得大家不用太过担心,包括像现在的股市资本市场等方面其实也并没有受疫情影响太过悲观。

▲ 曾梵志,无题07-14,2016,布面油画,260X540cm

Q:这是您第几次以策展人的身份来做艺术活动?您在策展过程中会否考虑一些关于商业可行性的可能?

周大为:首先觉得我没有给自己定义任何的身份,我既没有说我是策展人,也没有说我是收藏家。做这些我觉得更多的是因为“好玩”,在这其中既要平衡艺术与空间的关系,还要平衡艺术本身与艺术质量等的关系,所以在这样各种关系的平衡中我觉得是个很好玩的过程。

Q:在今年的ART021中您们会不会因为疫情原因作出一些其他改变?

周大为:ART021还是会根据我们以往一贯做法来开展的,因为我认为此次疫情从目前来看,对我们没有太大的影响,而且现在距离ART021开幕也有时间,所以我个人还是非常有信心的,甚至我会觉得就算全球大量的艺术活动、博览会做不了,反而今年对于在上海开展这些艺术活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我并不担心。

▲ Anish Kapoor,Monochrome (Blue), 2014,玻璃纤维和油漆,90 x 90 x 45 cm

Q:您对于艺术的“商业营销”的理解是什么?

徐震:我认为艺术商业营销这个词语中,把商业去掉,艺术也是需要营销的。现在大量的商业空间或者人们都在说的商业化一词,这些也都是艺术传播的另外一种渠道,艺术是传递理念的一个渠道,你可以说艺术家就是一个想法、一个艺术品的生产者、创造者,但是这些东西都需要被大众们看到,需要去传播这些理念和想法,所以我认为商业营销其实就是不断的在传递的一个渠道。


▲ 叶甫纳,指甲计划,2014,综合材料,220 x 220 x 320 cm

Q:这种“营销”是否会影响艺术原本的意义?

徐震:其实这本身不是一个问题,对于好的艺术家来说都会充分去利用营销,而且好的艺术家也都是营销高手。他会塑造艺术的神话和个人的神话,让艺术在生活中都可以去传递艺术家自己的形象或者定位,所以我认为营销本身就必须是做艺术的一个手段。

▲ Danh Vo,Bud Lite,2012, 金箔、纸板、邮票,300gr

▲ Kathleen Ryan,酒神的女祭司,2018,混凝土,大理石和不锈钢,122 x 122 x 68.5 cm

Q:您作为策展人同时也是参展艺术家您是如何选择自己的作品融入此次展览的?

徐震:此次我是作为策划人,同时也是参展艺术家来参与展览的,首先我一直都是先以艺术创作为主,其次经常会和朋友们一起策划展览,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角色。所以策划一个展览同时自己的作品也参展,从我角度来说是一件比较自然的事情。因为一方面艺术家也是策划人,只是说很多艺术家可能不会着重强调策划方面的工作,当艺术家做个展时或者某个系列作品时,其实就已经进入了一个策划的角色。所以我觉得艺术家与策划人是融为一体的,你很难去区别。

展览信息

野蛮院线

策划⼈:周大为、徐震、陆平原

学术主持:陆兴华

出品人:应书岭

展览时间:2020年6月12日—2020年8月31日

展览地点:上海市黄浦区淮海中路523号TX淮海|年轻力中心

参展艺术家:Anish Kapoor, Andreas Gursky, Amalia Pica, Donna Huanca, Damien Hirst, Danh Vo, 丁乙, 冯梦波, Jeppe Hein, Kathleen Ryan, 陆平原, 陆扬, Neil Beluofa, Neo Rauch, Peter Halley, Ryan Gander,Simphiwe Ndzube, 史莱姆引擎, 王欣, 徐震, 叶甫纳, 曾梵志


凤凰艺术 专访报道 采访 撰文 责编/yyc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