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朱昱:在真与假之间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20/07/11 22:13:11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07-11 22:13:11

来源:798艺术  丁晓洁


展览:朱昱个展“静音”

地点:长征空间

日期:2020年5月21日—7月12日

“朱昱:静音” 长征空间 展览现场 摄影:杨超工作室


继五年前的个展“隔离”之后,朱昱近期的个展“静音”在长征空间展出,并呈现了新系列作品。众所周知,朱昱在90年代就开始利用网络对艺术家个体语言的边界进行探索,在朱昱看来,曾经作品被误读是因为它过于“逼真”,而寻找真与假之间的那个空间也一直是他在个人语言上努力的方向。他始终认为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是其“感受”,如果没有感受只有“观念”,或是另一种相反的方向,对自己而言都会缺乏说服力。无论是“隔离”还是“静音”可以说都是艺术家朱昱极力表现的一种真实的语言,当然这一切都从个体出发。

朱昱《2015-2020 04》2019 布面油画 180x180cm

798艺术:在你的作品里有种“仪式感”(包括“剩餐”=“圣餐”),“仪式感”在你的作品系统里是如何生成的?

朱昱:这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感受,我觉得我做作品有与生俱来的宗教感和追求神性的状态。

朱昱《2015-2020 06》2019 布面油画 100x120cm

朱昱《2015-2020 13》2019 布面油画 35x50cm

798艺术:你的作品里有一种金属的质感,而金属在很多时候是一种关于未来的时间想象,这是一种巧合吗?

朱昱:第一,金色给我带来的感受是宗教感和神圣感,我觉得这个是可以被我运用的。还有就是金属的绘画方式,它可以把调子降得特别低,灰度拉的特别开。如果画别的东西可能几层灰度就可以完成,但是画金属就需要几十层灰度,正好是能反映我生理特征的一个方式。我对作品的灰度特别敏感,能用上劲儿,亮的东西反而容易画乱。所以第一是感受,第二是金属和我个人的特征更符合。

朱昱《2015-2020 05》2019 布面油画 80x100cm

798艺术:在明度上的无限推移,是不是会产生一种控制的极致?

朱昱:越分层越多,它就会变得像宇宙一样,达到无限。这种时候我觉得自己能够画进去了。

朱昱《2015-2020 12》2019 布面油画 150x200cm

798艺术:“身体”和“行动”一直都包含在你作品的语言里?

朱昱:我的作品不是表达一种观念和想法,而是表达一种感受,这种感受其实是最难抓住的。所有的作品都需要感受,它是艺术家的“气质”,是最重要的东西,而不是想法、观念和表述。

朱昱《2015-2020 18》2019 布面油画 40x40cm

朱昱《2015-2020 20》2019 布面油画 50x35cm


798艺术:90年代你的作品常常被误认为是行为的或观念的?

朱昱:我所讨论的一切都不是内容,内容是什么对我并不重要,换成什么内容都可以,我主要讨论的就是语言,必须是一种新的语言模式,而不是对观念的套用。

798艺术:你的作品常常进入社会伦理讨论区,其实是一种巧合?

朱昱:人在面对不知真假、超越常识的东西时是不知所措的。有时候大家看到作品后的第一反应,大多是生理上的反应,而不是艺术上的判断。

我认为真的东西不是艺术,假的东西也不是艺术,只有在这两者之间的才是艺术,我们不能用对艺术传统的、陈旧的认知方式去判断。我曾经在作品中利用了网络,并在真与假之间找到了一个“空间”,而其中引起的所有争议,都成为和作品有关的“戏剧文本”。

朱昱《2015-2020 16》 2019 布面油画 50x60cm

朱昱《2015-2020 30》2019 布面油画 40x30cm

798艺术:后来你转回油画,更像是在质疑所谓的“观念”?

朱昱:其实我一直在画油画,只是早期没有展出过。我绘画的技法并不是他人的经验,而是在做语言的实验。比如我作品里的“盘子”,那个盘子里装了什么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里面放什么东西都可以,烟灰、心脏什么都行,但是那个方式必须是自己的,必须是自己的感觉。内容的美与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语言的发生,以及和观众之间产生的关系,所以这个语言必须能站住脚,并和我的生理、心理、方法均契合。

很难说观念艺术好或不好,一些传统艺术家没有经过观念艺术的洗礼,作品看上去也怪怪的,没有经历观念艺术这个过程,还是很难理解艺术再往下走是什么样子的。但只有观念,又像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朱昱《2015-2020 08》2019 布面油画 100x160cm

朱昱《2015-2020 09》2019 布面油画 100x160cm

798艺术:为什么不再用观念摄影这样的媒介,是不是绘画的语言更隐晦?

朱昱:我的有些作品直到现在还会被人理解为是“观念”和“行为”,所以就不想再继续这种方式了。只有大家开始思考艺术家想解决的语言问题,作品的意义才会生成。

一个艺术家如果不把语言往前推进,就会像一个老杯子一样,装进任何新的东西都没有意义,我是要跳出传统系统来工作的。

798艺术:自艺术作品强调观念性以来,当代艺术就罩上了一层前卫、先锋的光晕,这其中不乏出现过好的作品,但是大部分观念并非产自艺术家的个体经验,而是另一种形式的“集体化”产物,你认为一个艺术家如何保持个体与集体之间的关系和距离?

朱昱:这就是个人的感受问题。是一种知识结构。我的作品、行为、方案都是在解决这个问题。

艺术家朱昱

朱昱(1970)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是90年代观念艺术的先驱之一。无论是他贯穿艺术生涯的绘画实践、观念作品或是早期的行为作品,其所探索的艺术语言都很难找到类似的参照去进行归类。对当代艺术语言独立性的思考及深入探讨,才是朱昱身为艺术家工作的目的。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00年代初期,朱昱的创作形式以行为艺术作品为主;而后他进行了一系列以艺术方案进行的创作,例如作品《为联合国成员国所作的192个艺术方案》(2007)将全球化、人文地理、社会、经济、宗教等等这些内容和符号在一个个框架中形成了一种固定模式,可以任意在任何国家中展开创作形成方案,以看似轻松幽默的态度对当代观念艺术的工作方法进行调侃和反思。


2001年的《献祭》成为朱昱自2004年开始呈现其绘画工作的楔子,《献祭》行为现场遗留下的餐盘,成为与高度主观的油画作品《剩餐01》(2004)的视觉连接点。朱昱的绘画并非对静物的简单描绘或研究理解,艺术家在此更多的是通过日积月累的身体力行从观念、技法、视觉语言、观看方法等不同角度去探索绘画的本质。自“剩餐”系列,朱昱持续深入在绘画语言上的研究至今已逾十五年,创作了“茶渍”、“石子”、“痕迹”以及2020年个展“静音”的全新作品等。朱昱的绘画试图回避社会隐喻性,从严格的批判实践中提炼出个体经验的阻隔,以再现其艺术的自由与唯一性。


文:丁晓洁
图:长征空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