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如潮,书若逆水行舟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66   最后更新:2020/07/10 11:50:13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7-10 11:50:13

来源:邱志杰工作室


邱志杰、邓菡彬,以下简称邱、邓


试图使AI理解
书者情绪与墨迹之间的关系


邓:目前对于用AI来做这些传统艺术,其实是有一些负面意见的。

邱:为什么? 比如说哪些负面意见? 他们恐惧的是什么? 失业?
邓: 他们表达出来的概念好像是觉得人受到了侵犯,他们强调人是更重要的,人比机器重要。

:如果人可以被机器侵犯,那就说明人不配活着。我从来没有觉得AI可以侵犯我。如果有些人觉得被侵犯,那这些人就不配活着。我很暴力吧? (笑)  


邓:机器倒逼人进化。


:我用AI来解析书法,其实书法没有被这样解析过。之前有些人做过一些工作,我想得起来的例子有清朝黄自元的《间架结构九十二法》,试图用比较理性的手段来解析楷书。还有邱振中老师的《中国书法:167个练习》,我认为是教科书革命之一。虽然他侧重从平面设计的角度来理解书法,但是对书法是有了不起的贡献的。那个时候邱振中老师只是在琢磨一种教学方法,现在由于我们要迫使机器创造,逼着我们用机器的思维来重新审视书法史。其实我自己学了那么多年书法,从最近开始用这种角度来看书法,因此我对书法的理解深化了非常多。

邱振中《中国书法:167个练习》


:这就是对AI的研究反而激活了传统文化。


:尝试让AI理解书法,有几个方面。书法也是一种造型艺术,某种程度上是从绘画脱离出来的。特别是中国的汉字。把汉字说成象形,是比较粗略的,汉字远不止象形,但书法本身的第一个层面是文字本身的美,是汉字字形的美术性。方块字,笔划向四面八方,可以横写可以竖写,每个字都是一个单体,怎么排都成字,你斜排都成字。它不会把自己限制住,构图上的适应性非常强。吴昌硕先生曾经嘲笑英文只有26个字母,怎么弄也弄不出书法来。汉字自身非常适合复杂的构图,它蕴含着像一张绘画那样的表现力。(用毛笔写字示意)像“傷心”,一个非常复杂的字和一个非常简单的字,有能力被组合到一起“這下子傷心了”,复杂、简单,复杂、简单,是不是节奏感出来了? 音乐性出来了? 它会自然出现,你都不用故意去组织。再加上一个“我愛”,那么“愛”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字,那铛、铛、铛、铛,音乐感就出来了。第二个层面,是线条之美。我们知道线条是有表现力的——性格的表现力。线条是笔在纸上留下的墨迹,这个墨迹它能表现美学类型:它可以是流畅的、可以是浑厚的、可以是雄壮的、可以是优美的,它也可以是拙质的。它可以表现美学情绪,可以表现性格。苏轼写的《寒食帖》:“自我来黄州”,还是有点压抑的, 小心翼翼的,有点试探。写到“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时,他愤怒、酣畅起来了,笔画也随之动荡起来了,整个构图,字也大大小小、错落起来了。它可以表现一个人的情绪。

苏东坡《黄州寒食诗帖》


:要让AI理解写字的人的情绪?


:他得理解情绪与墨迹之间建立的关系。比如刚开始写,又在拘谨的时候,是这样的;当越写越嗨的时候是那样的;当写到生气的时候,不能写成董其昌那种样子吧,他得写成颜真卿那种样子啊,呜呼哀哉!“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天不悔祸,谁为荼毒。念尔遘残,百身何赎。呜呼哀哉!”这是在骂街呀。一个白胡子老头,气得在发抖。国家都被你们这帮人给毁了,捶胸顿足痛心疾首,那样一种愤怒。

颜鲁公《祭侄文稿》


邱:颜真卿一开始是很庄重的,因为这是一篇祭文。“维乾元元年 ......丹杨县开国侯真卿”,我呢,朝廷官员来写这篇文章,隆重悼念我的侄子。接着陷入回忆,它变得很美,然后很庄重,后来又变得很美。突然之间混乱来了,安史之乱来了,不可救药,“何图逆贼间衅,称兵犯顺,尔父竭诚......”又开始捶胸顿足,写到呜呼哀哉的时候,老头子完全疯了。最后又庄重起来,那我还是那个朝廷命官。这种情绪变化,我们要在情绪和墨迹之间建立关系。


:那还得解释文本的意义。


总体艺术的乌托邦


邱:我们试着在思考我们要AI做什么? AI书法肯定要区别于字库。起码要做到同样的字在不同的语境中发生了变化,那就有点像书法了,否则只是字体,只是字库。在第二个层面是根据语义产生结构和章法的变化,我们可以设计这个书法家的性格,还可以设计场景。昨天跟老婆吵架了,今天心情很差,你让他写春天,他写出来的春天也是郁郁闷闷的。现在有一种机械臂操纵着毛笔写书法,可那不是书法,是动态捕捉。那得是我的手拿着毛笔写一遍,它把我这个运动记录下来,那个机械臂一遍一遍地就跟打印机一样在重复地写。我们现在的这个应该是会变卦的,他这回决定这样写,下回决定那样写。这里面有一个训练的过程,需要一个更复杂的方式来实现它,那才是人工智能。我的理想是让字库这个东西尽早消失。字库太邪恶了,不管选多好看的字库,即便是弘一法师的字被做成字库一样没法看,永远是美术字,只不过是比较高级一点的美术字。康熙字典体虽然比宋体要牛逼一点,但那还是字体,每一个王字都长一样,每一个空字都长一样,这样我们的城市还是不会变成书法馆。我时常梦想回到那种整个城市都是由各种各样的人跟书法构成的。


:是呀! 中国古代的城市景观就浸泡在被书法承载的文化里!

明代《金陵繁盛图》悬挂的各色招牌

: 你看,这是我们漳州的一个老中医写的药方,好可怕。曾经我们中国遍地艺术大师,中国书法史上大多数时候没有职业书法家,我们留下来的最伟大的书法作品全都是草稿,《兰亭集序》是不是草稿?《祭侄文稿》是不是草稿?《黄州寒食帖》是不是草稿?无以为之妙。你拼命要写得好那是不可能写得好的,你需忘了要写得好才能写得好,这才是最高级的艺术。他要求你忘掉艺术。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叫“书艺”,要叫“书法”,在日本叫“书道”。“艺”,是人类的东西,是人干的东西“道”和“法”是天的事情,所以我们说书法。每个人都在写书法,没有职业书法家,但每一个文化人都有机会成为书法家。一个老中医在给你开药方,这个时候的他是一个日常生活中的写字者,他写着写着药方,自己嗨起来了,他忘了你在旁边等着抓药(笑)。

漳州清末民初名医蔡潮初医案手迹之一


邱:你拿到那张纸的时候,你不认得,但是你有一个安慰——药房的人总是看得懂的。这个时候的老中医从一个写字者摇身变成了一个书法家,平滑过度。一个乡村教师,在黑板上写字,有一瞬间他写着写着嗨起来了,忘了后面一大群小朋友在看,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就由一个写字者变成了书法家,所以我们的写字状态和书法状态并没有一条沟划着。我们也不会颁证书,说这些人写的就是书法,那些人就不配叫书法家。


邱:“人人都是艺术家”这件事情在书法里面是有机会的。书法编织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我们可以帮人给朋友写信,教我们的小孩子,我们无时无刻都有机会成为好的书法家。所以我们也不会有一个地方叫书法艺术馆,书法艺术馆就在我们家里。就像街上每家店的招牌——过去中国的城市,哪一座城市不是一个书法艺术馆? 哪一座城市不是有一个本地的书法家,几个进士、几个秀才? 以及那个马路边跨越街道一座座的牌坊、历代皇帝的书法展。每一座牌坊上都有好多大学士的题字,每个人家里面一道匾额一道粉墙,你的柱子上是书法,你的扇子上是书法。我们没有必要建一个叫书法艺术馆的地方,它就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所以说它是总体艺术。随时随地地搞,没有职业地搞,谁都可以搞,谁都有机会成为大书法家,整个城市整个社会都是书法馆。我们曾经创造过一种总体艺术的乌托邦叫做书法,每个人都在这里面。

贵州书法研究生麻春芳疫情期间书写告示牌《疫情帖》拓本


邱:我们把一张书法挂在家里,当然也不会给他建一个white cube(白立方),给他射灯打起来。相反,燕子会飞来飞去。传统书法的装裱它会有两条带子垂在这里,叫惊燕。这两条带子,燕子一飞过去,带子就会飘起来,就把燕子吓跑了,避免燕子拉大便在上面。那张纸挂在那里,你从来不会拿出十五分钟时间认认真真地看,很装逼地带孩子来看。

传统装裱中的惊燕带


邱:你挂在那里四十年,你也没怎么正眼看它,但是四十年它的整个气质会渗透在你的身上,这种“润物细无声”的起作用方式是非常高级的。它陶冶你熏陶你,不震撼你。它不像好莱坞电影把你摁在一个黑黑的地方,把你弄得眼泪哇哇的,你不哭出来,它就挣不到钱。不互动的艺术是很高级的艺术,(笑)不互动的艺术是很矜持的。它把自己藏在深山里面,你要穿过荆棘,你要被蚊子咬,你要拨开草丛,看到一个古人留下来的书法。


:那就要让AI懂得这种浪漫! 这需要用机器的思维,把它拆分成各个元素吧?



书法中的极致浪漫


:AI到最后真正能够理解书法线条产生的条件,这才是学会了书法。你看,怎么把字写得孤僻?


:用弘一法师那样的字。

“无碍妙光明,甚深智境界”
弘一法师书法作品

:弘一法师是我的祖师爷,我是弘一法师的第四代弟子。(写书法示例)要孤僻,你要把字写得锐利。这就需要调动笔法,控制线条。笔法有哪一些问题呢? 中锋还是侧锋;裹锋还是出锋;也叫藏锋还是露锋。这是为什么中国书法跟中国哲学是最接近的,它讲藏和露,这就是阴阳。这些都是为了控制线条之美。往细了讲还有好多:欲左先右、遇右先左、无往不收、无垂不缩。这些都是线条的品质。日本书法的品很差,就是因为他们不懂藏。笔法还有对速度的控制,匀速是一种感觉,中间加速是一种感觉。


:跟笔也有关系。


:笔呢,首先就是软毫、硬毫。中国笔差不多都是软毫,只是相对软硬,再硬也不会硬成圆珠笔。硬笔只能搞造型,搞不了笔触。钢笔最多弯个头。软毫有丰富的表现力。这个还不能是刷子。我非常愤怒的是,毛笔被翻译成brush刷子。Brush是什么玩意儿? 是油漆匠刷墙的玩意儿!


:西方人最早接触到中国文化,只能简单地从他们的语言里找一点对应。人工智能发展到超越传统的逻辑思维,但要教会它理解中国的笔墨纸砚还是很难。

邱志杰在他的工作室工作,北京,2016年


:砚不重要,随便拿个碟子也可以。墨很重要,这个难也要教会AI。我们的墨是怎么做的?把油烟或者松枝点燃了,上面放一只碗,扣过来,碗底就积了灰,就是碳分子,把那个灰刮下来,加上辽东的鹿胶、骨胶、桃胶,各种胶,调在一起拼命地揉,揉成那么一团,然后压进一个木头的盒子里,压实了,晾干,阴干,变成一块墨锭。再把墨锭磨了,变成墨汁。所以墨是一个非常浪漫的事情,等于是我们把烟给加胶给凝固了,再把它变成液体。这里面有土有水有火,我们等于是拿一股凝固的烟在写字。这件事情比从地中海抓一只乌贼、榨一些乌贼汁来写字,不知道要浪漫多少。我们写在纸上是用水把烟给兑稀了,写字是这样一件事情! 你说人间的浪漫,男男女女爱来爱去的那一点小浪漫,跟这种浪漫比,真的不叫浪漫。人跟万物的这种关联,真的很浪漫。


山西运城新绛县积文斋笔墨庄在传统制墨

:AI还要学会这种浪漫,它真的学得会吗?


:还有墨和纸的关系。纸是什么呢? 我们把稻草,树皮,发酵了之后,扔进水里面,捞出来的纤维。一些非常密实的交织在一起的纤维,变成了我们的纸。墨有浓淡,墨的浓淡就是使我们的线条有了浓淡,这如果写在竹片上就体现不出来。你要写在一种很敏感的材质上。你得写在一种像纸那样敏感的材质上,就是我们的宣纸。墨有浓淡,纸有生熟。熟宣是加了矾不渗化,它在用淡墨书写的时候也会出现浓淡变化。

董其昌楷书《洛神赋》


邱:明朝中晚期有一个大书法家就主要用熟宣来写浓淡变化,叫董其昌。生宣的纤维组织比较松。(示意)这个就是生宣,渗化能力非常强,它创造了我们水墨画极其丰富的可能性——各种浓淡变化。我们看水墨的人, 是能够看出它哪一笔是第一笔,哪一笔是最后一笔,在里面是能看出时间的。这个得益于生宣的渗化。也跟一个时代的趣味有关。最早写在竹片上木板上,后来写在绢上。绢不怎么渗化。后来有了纸,有一些人用这种笔,这种比较长锋的羊毫。长锋羊毫的特点是它储墨很多。这一下子可以写非常多字。“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这一下子可以写两行。长锋羊毫导致什么可能性呢? 导致你在沾墨之间出现了不同的节奏变化。如果我写一会儿沾一次墨和我沾一次墨一口气写很多字是不同的。“长风万里送秋雁 ......”这是另一种节奏,一根线不断的。所以长锋羊毫的出现,为我们带来了非常多的可能性。储墨能力很强,线条非常绵长,这样一种羊毫,它出来的节奏感永远是哒哒哒哒,更像某种打击乐的节奏感。所以我们要成就线条之美是有条件的,有特定的笔法、特定的墨、特定的纸。跟阿拉伯人随便拿一张纸,随便拿一根扁平的竹笔——就算是欧洲宫廷给他们的国王写诏书,把钢笔尖弯成奇技淫巧的弯的笔尖,都不要想跟一支柔软的笔来比。但是柔软的笔很难控制。硬笔非常好控制。你要控制好柔软的笔,留下随心所欲的墨迹,需要艰苦的训练。但这就是艺术啊!

纸媒介的探****陀罗系列》2016年  纸雕

:听您讲了之后,强烈的感觉就是用AI来做书法其实是很人文的东西。现在人练书法也常常很机械的,哪有这么人文,还要去理解什么是用凝固的烟来写字。(笑)人不学习,就真的落伍了,如果人自己创造的文化都是机器比人厉害。



AI潮流势不可挡


:这个没有办法。北青报的那个记者就在展馆里面观察一个个的观众(注:小冰化名夏语冰,参加了2019年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还以画家的身份,于7月5日-8月4日在中央美院美术馆主办个展),在不知道这是AI画的时候,都有能力被感动,在知道是AI画的时候,嗯,就能够说出种种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小冰的绘画显然已经通过了图灵测试。当然我本人并不同意图灵测试,我认为图灵测试太行为主义了。就是你把一个机器跟一个人关在一个房间里,然后,只要你分辨不出来,那么机器,就等于人。这个说法是有点扯淡的。但是,以图灵测试的标准来看,小冰显然是可以通过图灵测试的。人类自己对艺术的敏感程度也没有高到不能分辨。到最后可能能够分辨到底是人创作的还是AI创作的, 其实最后是AI才能分辨。(坏笑)人自己其实分辨不了。

微软小冰的画作

:过年的时候我在你那儿看到小冰的诗集,我把其中一首诗拍照发给我认为非常好的一位诗人, 我曾经发给过他很多当代诗人的诗, 他都认为不怎么样,因为他对语言非常挑剔。但是小冰的这首诗, 这个非常挑剔语言的诗人朋友,他说,语言是很可以的。


:那就说明小冰写诗也通过了图灵测试,但就算通过了图灵测试也不能证明她就是一个诗人,在这个方面,我反而比那些反对AI的人更苛刻。但是她确实能够写出“起到跟诗歌同样作用的东西”。


: 这个说法非常好;“起到跟诗歌同样作用的东西”。有很多人类的诗人,本来干的也就是这件事,以后他们就不必写了,机器可以干得比他们更好更快。京东在去年那个什么节日,附带商品、售出了几千首AI写作的“诗歌”,也许使用这个称呼“起到跟诗歌同样作用的东西”,会让那些更有能力和更有骄傲感的诗人心态平和点。

佩戴脑机接口进行书法情绪研究实验

邱:我们也可以认为,训练AI的这些人本身已经注入了情感。那个AI地图是我跟陈抱阳还有何晓东训练的,我们在这么做的时候已经注入了情感,注入了智慧。地图是由人来做的,AI依然是工具。

: 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和新的技术组合在一起,它成为更强大的对象。


:这些算法的编写者和这些数据的提供者,是一种集体创作。所以当这个创作非常强大,证明的依然是人的强大,而不是对人能量的否认。只是AI模仿的是社会,不是个人。一个AI创作者其实是以一个社会的方式在工作,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方式在工作。


:这个说法太布莱希特了。这完全是一种布莱希特式的马克思主义观点。

邱志杰佩戴脑机接口为 AI 书法项目凝神书写

:阿尔法狗就是一家企业,他不是一个棋手。他用一套缓慢而准确的高精度算法,同时又用一套速度极快而粗略的算法,再把两种策略结合在一起,得出他要下的招。也就是说,李世石他们相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是一家企业。


:吴清源年轻的时候去日本,跟秀哉名人的那个世纪之战也是这样,秀哉背后其实相当于是一座棋院,一盘棋下了四个月,很多关键步骤都是他的弟子在参谋怎么下。

“诗心已托阿尔法狗,酒意难邀克隆猴”

邱志杰撰联并书赠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


:对的对的。然后再往后发展,它就更疯狂了,用的就是数学上的无漏原则,或者说是穷举。它把每一种可能性都探到底了。人类在围棋这个天地里面,根本只游历了很小的一块。但是AI,它根据你的规则,它穷尽了所有的可能性。今后的围棋比赛会变成大家分别接受AI的训练。然后,再人跟人来下。这也没有问题,围棋不会消失。


:对于像书法这样的艺术门类来说,AI书法的出现可能会促使人有更多办法来理解书法,促使更多的人对书法感兴趣。


:我不敢预测一定是什么结果,但这件事情挡不住,它会出现。




试图将情绪识别AI“罗莎”应用到AI书法

:像我们做表演艺术的AI项目,就是做出来之后发现,哦,原来可以集中更多人的表演,把它变成一个标准。那么当它可以去识别人的表演的时候,那么一般的、差一点的表演教师就失业了。或者说用不着人花这么多力气去做这些简单的工作了,因为训练出来,现在它可以判定八种人类的基本情绪的分类。你在它面前藏不了的。你说你现在是这种情绪,但是你其实是那种情绪。在AI的面前,你将无所遁形。所以表演训练的方向感也就会更清晰。


: 所以你的建议就是当我在写书法喂给书法 AI的时候,你要用这套表演识别AI来监测我的表情,来确认,此刻我是不是真的在这个情绪里?


:监测的是跟情绪相关的动作这个成果可以用到AI书法这个项目里。


:这是可以的。是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传统上所谓的心理主义。就是我很愤怒,所以我画出来很愤怒;我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