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姆斯基、福山、J.K罗琳等文化名人发文抵制过激抗议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91   最后更新:2020/07/10 09:50:05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0-07-10 09:50:05

来源:新京报


近日,福山、乔姆斯基、J.K罗琳等文化界名人发表联名信,对于“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运动在全美走向过激化表达担忧,认为对公开辩论的文化氛围造成了伤害。同时,美国一些文化机构开始收集抗议活动中使用的物品,用以记录这段历史。

撰文丨刘亚光


思想艺术界深感忧虑:

抗议走向极端化


由美国警察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运动在全美大规模开展并持续至今,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反思。与此同时,抗议活动存在的一些极端化趋势也让思想、艺术界深感忧虑。


7月7日,Harper's Magazine上刊登了一封名为《论公正和公开辩论》(A Letter on Justice and Open Debate)的联名信,共同署名的作者包括著名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J.K罗琳(J.K. Rowling),思想家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政治学者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社会学家阿莉·霍赫希尔德(Arlie Russell Hochschild)等。

联名信认为,平权运动主张在高等教育、新闻界、艺术界实现更广泛的平等,这一立场值得被提倡,但目前平权运动的极端化造成了另外的危险——对公开辩论的扼杀和对包容他者、接纳歧见的拒斥。


近段时间以来,包括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内的多位名人的雕像被移除、《乱世佳人》下架又恢复上架、《老友记》创作者因剧集缺乏种族多元性而致歉等新闻都引发了广泛的争议和观点交锋。


联名信提出,文化机构受到严苛的舆论气候的影响采取了一些矫枉过正的改变。“编辑因为编发有争议的文章就被解雇;记者被禁止发表某些话题;对大学教授课堂上引用的文学作品进行审查”,这些行为的不宽容严重损害了美国文学艺术界发展的土壤。联名信呼吁文化艺术界进行反思和改变,“我们需要保留一种允许‘真诚的分歧’的可能性。如果我们自己不捍卫我们的工作所依赖的事物,我们就不能指望国家和公众为我们捍卫它们。”


美国文化机构收藏抗议活动用品,

“露天博物馆”记录历史


然而不论如何,“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对于美国和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而言,这都是一段极其重要的历史。近期以来,美国的一些博物馆和美术馆等文化机构开始收集标语牌等抗议活动中的使用物品,用以记录这段历史。位于华盛顿特区白宫北面的拉斐特广场(Laffayette Square)上甚至出现了一座“露天博物馆”——抗议者们将为阻止他们进入而在白宫前设立的围墙变成了一面“纪念墙”,上面被纪念弗洛伊德和其他受害人的画作、海报和标语填满。

白宫外抗议人群,图源:路透社。


据卫报报道,位于奥兰多的橘县地方历史中心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持续地搜集抗议者们的用品,从他们发布的帖子、拍摄的照片,到游行时使用的口罩。中心首席策展人帕梅拉·施瓦茨告诉卫报,由于这场运动仍在进行,许多物品并不能马上入馆收藏,但中心会和这些抗议者协定确认这些物品最终可以被用来展览。同时,中心还会组织对抗议者们的口述史访谈。中心计划两年后对这些被访者进行回访,从一个动态的视角检视抗议运动的成效。


橘县地方历史中心并不是个例,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纽约历史学会等机构也都开始了收藏抗议活动的物品,纽约历史学会搜集了包括抗议者所穿的T恤、防护眼镜等物品。而位于华盛顿的阿那卡斯蒂亚社区博物馆(Anacostia Community Museum)更是建立了数字化的档案。馆长梅兰妮·亚当斯表示,这个项目原本用于鼓励社区成员分享疫情期间的故事,抗议活动在全美广泛开展后,该项目便同时开始搜集有关抗议活动的故事。对于这些文化机构来说,用展览的方式记录抗议的历史也存在一些挑战。圣母大学学者Maggie Shum认为,将这些物品从动态的街头抗议运动中抽离并搬运到博物馆里,可能会割裂这些物品置身的历史情境的完整性,这是这些艺术机构需要解决的问题。

橘县地方历史中心收藏的抗议活动,物品图源:橘县地方历史中心。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0/jul/07/museums-document-black-lives-matter-protests

https://harpers.org/a-letter-on-justice-and-open-debat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