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英玮 | 当革命不再成为新兴文明诞生前的阵痛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48   最后更新:2020/07/09 11:49:08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0-07-09 11:49:08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韩馨逸


过往的革命经验与政治斗争如何能够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被凝练为一种纯然的美学?对于当下全球正在经历的魔幻现实而言,这一议题有着多大的讨论空间与必要?”


韩馨逸谈

蒲英玮“时间,历史,我们”


蒲英玮“时间,历史,我们”,第一展厅展览现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2020


过往的革命经验与政治斗争如何能够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被凝练为一种纯然的美学?对于当下全球正在经历的魔幻现实而言,这一议题有着多大的讨论空间与必要?当然,无论对于这一问题的解法如何高妙,我们都无法否认当前现实给人带来的无力与绝望感。在新冠疫情的席卷之下,人类世界正经历着此起彼伏的沸腾状态,这种沸腾并不仅仅指向对于因疾病而正在承受痛苦甚至消逝的生命而给人们带来的焦灼感,同时也更多地指向全球各处因差异而产生的愤怒与纷争。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蒲英玮在近期的展览“时间,历史,我们(为何而战?)”中以个人英雄主义式的伤感现场,为这两个问题提供了一种颇具策略与野心的答案。

蒲英玮“时间,历史,我们”,第二展厅展览现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2020

根据艺术家的创作媒材及线索,展厅被分隔为有着强烈视觉反差的两部分。在精致及安静的白色空间中,艺术家选择了展示其基于社会主义视觉符号美学研究的绘画系列。在字符、肖像、色块的博弈下,画面总体呈现出浓烈的怀旧气息。这种基于宏大观念而产生的涂抹、叠加与勾勒,并不构成一种绘画的行动,相反它们应该被理解为一种思想与现实片段的合成物。绘画本身应有的先验经验,被控制性地发挥及对应于现实中可参照的视觉样本与原型,观念自身的张力远远高于画面本身,画面主体退却为辅助思想流动的图解。相较于绘画性,这一系列的创作特性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种以观念为素材的书写,而其书写逻辑是文献采集、现实的梳理以及一种发明的欲望。蒲英玮的创作有着饱满的激情,但需要指出的是,对于红色视觉元素、中国文化符号的挪用、重构与再造发端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社会主义“政治波普”,而在今天的情形下,艺术家为其创作找寻到了更为宽广的连接着种族、殖民主义、地缘政治等议题的全球化语境,同时也结合了英语语法、中文方块字形、俄文字体元素,创造了一套“革命现实主义字体”。而这些并不全然切身的图像连接或许不足以支撑艺术家为“政治波普”找寻到一条突进之路。该系列作品依然呈现出对于过往图像挪用拼贴的方式及有效逻辑保守继承的趋势。

蒲英玮,《革命现实主义字体:非》,2020,综合材料,30×20cm

蒲英玮,《降临:全球化的第二次起源》,2020,综合材料,15×50cm

蒲英玮,《时间,历史,我们:所有的伤痕与历史都变成诗,诗,诗》,2020,综合材料,170×200cm

蒲英玮,《时间,历史,我们:动荡之后,红色模式将在世界范围内流行》,2020 综合材料,170×200cm

蒲英玮,《乌托邦指南》,2020,综合材料,100×80cm

蒲英玮,《中国资本:热钱》,2020,布面油画,油漆笔,蜡笔,拼贴,邮票,120×200cm

在经历了第一展厅对于现实材料的细致梳理与理性推演过后,气氛氤氲如黄昏黎明的第二展厅在动荡的火光之中展开。在这一部分之中,艺术家为我们营造了一种街头巷战的混乱与紧张感。或倒塌或被破坏的展墙、具有象征意味的墙壁涂鸦、忽明忽暗的火光、散落的报纸册页、残败的纪念浮雕……显然,这是“革命”席卷过后的现场,“革命”带着自身赤诚的爱欲,但同时也显现出不可避免的暴力性。值得注意的是,这场“革命”并不明确地框定于历史之中的某个特定事件,而更多趋向于艺术家个人的经验世界。艺术家在该现场穿插了有关自身行为记录的影像,这些影像无疑捕捉到了蒲英玮在现实生活之中经历的几次认知颠覆的瞬间。无疑,艺术家通过第二展厅的铺排,向自我主体发起了向内的“革命”的挑战,试图摸索道成肉身的途径。


蒲英玮,《学粤语歌》,单通道彩色录像,有声,2分50秒,2020


蒲英玮,《被**击穿手掌的回忆》,8mm彩色负片转2K数字影像,无声,3分30秒,2020


在极具浪漫色彩的视觉叙述中,艺术家完成了对于自我身份充盈的构建与想象,同时也完成了他宣言式的号召。然而在与冷峻的现实长期的对峙之中,今天隐秘的体制操控已经内化于个体自身之时,对于今天动荡不安、饱含愤怒的全球性情绪,曾经的革命经验已经全然失效。在复杂接近于魔幻的现实情境之中,我们已经无法将任何革命的诉求乐观地视为新兴文明诞生前的阵痛,革命的能量已远远衰退。最终,展厅间弥漫着悠扬的粤语歌曲《喜欢你》旋律,它仿佛诉说着追忆式的惋惜;而观者的视觉最终聚焦于影像《被**击穿手掌的回忆》(2020)中的伤痕,这伤痕是艺术家的个体经验,也是革命对于人类历史的焦灼刻印。


图片资料来源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