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近期展览回顾:复苏、迂回与动荡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58   最后更新:2020/07/08 13:04:0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7-08 13:04:00

来源:燃点  作者: 张宗希



尽管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但在5月底的北京,随着画廊周北京的举办和两家新美术馆的开馆展,艺术界似乎在逐步恢复展览的节奏,然而6月初新发地疫情的出现,又让北京绷紧了神经;另一方面,一些空间的撤离、艺术区的大姨妈式拆迁,间或传出的艺术家与机构间的纠纷,与近期一美术馆联合20家画廊合作展览的举行、部分艺术家积极参与直播这些事件一起,构成了一种混杂的北京艺术现状的复调。


在延期两个月之后,第四届画廊周北京终于在5月22日-5月31日开启。作为全球疫情爆发后北京的首个大型艺术活动,22家参展画廊及非营利艺术机构在798艺术区和线上平台呈现了一系列的展览、公共艺术装置、论坛和表演活动。海外参展及藏家力量的缺席,令画廊周面临着一定的压力,不少画廊也表示藏家较少的问题,但大环境下这也在预料之中。作为一个率先重启的艺术平台和项目,画廊周北京在活跃行业气氛上仍然影响力不减。


2020年画廊周北京的“最佳展览奖”首次设立为两个奖项:“创新奖”由北京公社的葛宇路个展获得,“贡献奖”则被同时颁发给长征空间的朱昱个展 “静音”和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段建伟个展“浮生”。新势力单元主题展为“那看见万物的,知道万物的,就是万物”,展出的十九位艺术家及组合的作品中,影像、装置作品居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本届画廊周的总体倾向。

“朱昱:静音”展览现场,长征空间,2020

“段建伟:浮生”展览现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2020


从展览形式上看,22家机构中多半为架上作品,且抽象作品展与具象作品展基本各占一半,麦勒画廊、今格空间、偏锋艺术中心、白盒子当代艺术中心等都选择了抽象作品展,魔金石空间、站台中国、星空间、空间站、三远当代艺术中心等则以偏具象的绘画个展为主。影像、装置作品也占据了相当的比例,有探讨影像艺术本体问题的,如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北京空间的“具身之镜:中国录像艺术中的行为与表演”在讨论录像艺术与表演之间的关系;也有涉及对历史与现实问题的讨论,比如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出的AES+F的大型影像装置展“预言·寓言”,作品通过宏大视觉叙事对当代文化的全球化进行探讨;第二空间展出的赵赵大型装置新作《白色》,则由棉花引向一段历史。

厉槟源(展览具身之镜:中国录像艺术中的行为与表演)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赵赵个展《白色》,2020


从展览主题上看,不少展览都有对当下进行回顾、审视或反思。UCCA呈现的群展“紧急中的沉思”聚焦于人们的日常生活、身体和生命政治学、人与动物的二元对立、人类的迁徙与地缘性和信息化对社会未来范式的影响。葛宇路在新作中以肉身发电的方式,通过骑行将日常运动转化为展厅中所需的电能,也在提醒我们如何考虑自己的“备用电源”。“来自国际艺术社区的视角:全球危机下的挑战和可能”“后疫情时代,如何以思想史与方法论重访中国当代艺术”等在线论坛也侧重于对当下的反思。

葛宇路个展现场,北京公社,2020


其中两家重量级的画廊,都选择了回顾展。2019年为常青画廊在北京成立的15周年,去年十月开启的“未完待续:常青画廊十五周年展”,每个月为展览添加新的改变,将持续到今年夏天结束,轮流展出在北京空间举办过首次中国大型个展的多位艺术家的作品。成立于1950年的東京画廊,2002年在北京开设了BTAP空间,这次的“还会与你相见——東京画廊+BTAP 70周年特展”,展出了画廊成立至今合作过的39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

常青画廊十五周年展,2019-2020年,常青画廊北京空间,摄影:孙诗


画廊周期间,两家新的机构也相继开馆。位于798南门的山中天艺术中心开馆展“从屏幕到观念——50年的历史”也重在梳理,通过23位西方前卫艺术家的影像作品探讨在线屏幕艺术的起源。另一家位于朝阳区崔各庄的美术馆因其千禧一代基因而颇受关注,于5月29日正式开馆的X美术馆以“终端 >_How Do We Begin?”为题,分“科技与媒介”“社会观察者”“作为叙事者的艺术家和建筑师”三个章节来表达其跨界及青年文化的特点。


然而这些正在恢复的势头都随着6月初北京出现新的疫情而似乎一下又回到3月份的情景。一些艺术机构也因不同原因或关或搬,如掩体空间的关闭和户尔北京空间的撤离。在5月底至6月中旬这段,北京的艺术区依然面临着拆迁或腾退,从草场地300号及东院的拆迁——诗人俞心樵、策展人唐佩贤的工作室便在其中,到顺义水坡艺术区的拆迁,再到整个酒厂艺术区被要求腾退,甚至连在宋庄艺术区几十年的栗宪庭也发文斥责当地对艺术家的驱赶。这些“日常”的消息还包括金盏一家装裱公司未在被指定时间内搬迁而室内的多幅艺术家画作被损事件,以及新近传出的艺术家张小涛与夏季风及之前伊比利亚艺术中心的作品纠纷问题。

拆迁中的草场地艺术区,张宗希拍摄,2020

拆迁中的草场地艺术区,张宗希拍摄,2020


另一方面,位于温榆河边上的松美术馆,将众多展厅分配给画廊,把选择艺术家和布展的自主权和工作量也分流给画廊:20家北京地区的画廊,20位艺术家的作品共同呈现,6月19日开幕的“2020”松美术馆邀请展因此成为北京逐渐复苏的艺术活动中的一抹亮色。线上方面也可以视为一个阵地,比如6月12日方力钧在抖音上直播巨幅版画的创作,最新消息是,作为画廊周北京2020公共单元参展作品,胡向前的一场包含线上售卖艺术作品的行为表演项目《多余的画廊》将于7月3日、4日在百度直播,策展人尤洋还邀请王兴伟、五条人乐队、杨好等前来助阵,试图打造“艺术圈的李佳琪”。我们当然可以预料其事件意义可能大于销售意义,只是艺术家和策划人们似乎越来越不满足于徘徊在艺术圈的迂回与进入之间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