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冉:漫画是从生活中提取出来的一道公式吗?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01   最后更新:2020/07/07 14:51:34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7-07 14:51:34

来源:打边炉ARTDBL


6月14日,2020年第五届OCT凤凰花嘉年华的重头活动——OCT TALK“吹水集:林间十问”,在深圳华夏艺术中心举办。论坛以问题的形式展开,业余漫画作者、编辑、艺术写作者陆冉是当天的10位演讲人之一,她提出的问题是:漫画是从生活中提取出来的一道公式吗?


以下为演讲实录整理,发表前经过演讲人的审校,文中用图,如无特别说明,均由陆冉提供。本文编辑:陈思敏、黄紫枫,头图摄影:陈思敏。


刚刚徐坦老师问我:“动画片是怎么洗脑的?”我和大家一样从小看动画片长大,动画片就跟我们遇到所有可能会对我们洗脑的事情一样,是一个潜移默化的影响,它也许在人生最早的阶段就帮助你认知了这个世界,因此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都会不断地对你产生影响,这和我今天要说的事情好像也有些关系,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漫画是从生活中提取的一道公式吗?”

我的本职工作是编辑,也是业余的漫画爱好者。作为业余漫画家,最幸福的就是想画的时候就去画,只要不上班、只要有空就做漫画。我画的漫画不是大家所熟悉的卡通、日本漫画,可能更接近报纸、杂志上会看到的四格漫画、讽刺漫画,其中还混杂着其他的东西。我从来没有给自己下过任何定义,就这样任其散漫地发展着。

漫画是从生活当中提取的一道公式吗?在中学里,我们学过各种各样的公式,比如Y=X+1,Y总是比X大1。我想到读高中的时候特别讨厌的一种情况,有的同学,无论我做得怎么样,他总是比我好一点点。我考得再好,他也会比我好一点点;他有时考得很差,然而还是比我好一点点,这个时候我就会跟朋友说,我受到了一个Y=X+1的诅咒。我想说的是,“公式” 是生活中某种本质性的东西,可以用简单的话语总结我纷乱生活中一些相类似的情况,它具有概括性,又有着一定的区别性,不会跟其他的形式相混,而它最吸引我的就是这样简单的特性。

因为没有任何的美术背景和功底,我把漫画画得特别简单,叙事上也不会有晦涩难懂的内容,我希望它们能够讲一个简单的故事。

《放我出去!》,2019年


在生活里,有时我们会感到很郁闷,当郁闷的情绪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还可能会绝望到哭。其实,生活中大多数具体的困难都只是需要一些非常具体的解决方法,往往是精神上的准备决定我们有没有去面对它的动力,所以因绝望到底而痛哭的时候就是转机到来的时刻,所有的恐惧、沮丧会随着哭这一行为的停止而消散,有一种释放的感觉。这幅漫画(上图)画了一个小人被关在一间密闭的屋子里,他很想出去,却无论如何也出不去,他绝望地哭了,眼泪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不断地累积起来,水位越积越高,把他推到天花板,最后他从天窗逃离了屋子。我试图把这种从悲伤到缓和的情绪用漫画表现出来,但我没有必要去和别人说具体的细节,可能人家也没兴趣听,最重要的是把没有意义的、个人的细节隐去,找到背后某种规律性的东西,这样才能和更多人交流。

当你从生活中一个非常具体的事件A中提炼出某种公式一样光洁的内核之后,它可以被继续开发成另一个事件。比如,刚刚提到的被困在小房间的小人故事,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地靠泪水把自己送出去。“从铁皮屋里出去” 就成为另一个事件,里面增加的细节也跟原本事件A的真实世界脱离了关系。我画的人也经常不穿衣服,因为我觉得服饰会在画面当中增加一些非常没有必要的具体细节,让人物具有过于明确的时间、社会身份的属性。通常我画里面的人物只要是一个行动者就可以了,所以大部分时候他们不穿衣服。

“皮格马立翁很厉害,竟然能够让它的作品爱上他自己,但如果有一天,我的作品在现实中活过来,它一定会嘲笑我的。”
《翁利马格皮》,2020年


我曾经画过一幅漫画,讲的是一个女孩独自生活在一座遥远的小岛上,那里只有树林,没有食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被冲上海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是一些好看的男孩子,女孩以吃他们为生,把他们全部都吃掉,一块也不留,之后又剩下了她一个人,在这遥远的小岛上。我的高中同学说他看不懂这幅画,我想也许是他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画这幅画,在他的印象中,他的高中同学不可能在一座岛上吃美男子,所以他会产生困惑。我解释说,这是一种比喻、象征。他又问我,比喻什么?象征什么?

其实,比喻的本体,就是我不想告诉别人的地方。读者不需要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希望他能在看到漫画后产生自己的各种联想,更好的办法是让他把自己的感情或者经历投入其中,如果我能做到的话,那他也就可以理解这幅画了。

《岛》,2019年


这个像公式一样的概念,总会让我想起“原型”。所谓的“原型”,就是柏拉图说的“理念(Idea)”。在我们的脑海中,一切事物都有一个理想中的形态,比如一座山,我们不可能见过全世界所有的山,但我们一定能想到一个关于山的理想形象,它不一定是三角形的,也不一定有很多树,但当你见到一座山的时候你就借助“原型”能判断它是不是一座山。是这样的原型形象,在帮助我们认识这个世界,这一点非常吸引我。
我常常觉得我跟这个世界的关系,并不是我在世界之中,是我面对着一个庞大的世界,要想方设法地理解它、对抗它、与它相处。从小孩成长为大人之后,我发现这个世界比它所包含的万事万物还要复杂得多,事物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事物还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发展成非常复杂的事件。每天不断产生的新事件,给我带来了强大的冲击和恐慌,所以我十分需要这样模式化的东西帮助我面对这些新事件。我产生画画的冲动,经常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规律性的东西,我会把它们画下来,像是给自己做的一本认识世界的图册,让我一点一点往前走。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