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苏格拉底雕塑公园的三件作品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87   最后更新:2020/07/07 11:00:45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0-07-07 11:00:45

来源:实验主义者  高扬


作者:Cathy Cullen

译者:高扬

编辑:宇慧

艾格尼丝·登斯(Agnes Denes),《活着的金字塔》(Living Pyramid),2015年

《活着的金字塔是继艾格尼丝·登斯(Agnes Denes)在1982年关注生态环境变化的作品《麦田—对抗》(Wheatfield – A Confrontation)之后,在纽约展出的又一件大型公共作品。她将植物材料与她感兴趣的数学结合在一起。在艺术家的手中,数字被赋予了生命。

与其说这座30英尺高的巨型金字塔是一座纪念碑,不如说它是一座正直生长中的山,我们可以从精神层面去理解这个简单造型的公共艺术品。

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她将自身的观念一步步打磨推敲成雕塑作品。登斯也创作过相似的作品——《树山》 (Tree Mountain)(1982-1996年),整件作品呈螺旋上升的结构,山上整齐地种植了11,000棵银杉树。作品的设计灵感来自于芬兰的洛亚尔维(Ylojarvi)的一座山顶,银树杉被匀地种植在斜坡上,作品将人类的智慧与雄伟地自然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作为一件能够发人深省的作品,《活着的金字塔》随着周边层层叠叠的植物生长而逐渐改变。简单的形式需要更多开放性的空间去展示,在曼哈顿剪影地衬托下,这座“金字塔”显得高耸入云。

登斯目前有了新的创作想法,就是在洛克威海湾上建造“巨型沙丘”,用来加固海岸线。这又是一个宏大的构想,正如她的其他作品一样,受到了她早期参与生态改变会议的影响。

加布里埃拉·阿尔贝加里亚(Gabriela Albergaria),《平衡中的两棵树》,2015年

加布里埃拉·阿尔贝加里亚(Gabriela Albergaria)的作品《平衡中的两棵树》(Two Trees in Balance)表现了院墙与两棵树木之间的形式冲突。这两棵由打捞来的木头制成的复合树,从两边拉住一堵10英尺高的混凝土墙,重力和有机生长的力量同时起作用,这些力量往往会摧毁我们所搭建的结构。

艺术家在城市中借助收集树枝来宣传自身的理念,并借助螺栓和金属带重塑树木的外观。嫁接是一种常用的园艺技术,可以从单个枝干中繁殖出多株植物,阿尔贝加利亚受到了这种栽培方法的激发。这种嫁接的树木使人们回想起了传统园艺,满足了人们心理社会政治的需求,将自然界定为驯养区和野生区。

海德·法斯纳赫特(Heide Fasnacht),《可疑地形》(细节),2015年

海蒂·法斯纳赫特(Heidi Fasnacht)的《可疑地形》(Suspect Terrain)灵感是来源于一张中国广州的巨大污水坑的照片,作品是由胶合板碎片在2 x 4撑杆上搭建而成的,中间的一座尖屋顶的房子似乎在下沉。当地板的碎片向中心倾斜时,碎片上所画的不规则裂缝给人以舞台布景的效果。

法斯纳赫特提出了板块构造学(她的作品的名称来自于约翰·麦克菲的《可疑地形》一书),用地质学的术语解释了世界的本质。在这里,观众可以穿越自然灾害的现场,而不必真正体验陷入地下的危险。参观的人们在交错的板块上跑来跑去,跨越裂缝,将这个雕塑当作低技术的游乐场。

海德·法斯纳赫特(Heide Fasnacht),《可疑地形》(Suspect Terrain),2015年

《可疑地形》的临时搭建方法和多个有利的位置打破了惰性空间,自相矛盾的是,在艺术家过去的绘画和雕塑中,人为爆炸和自然灾害的表现力已经麻木。当我站在这座雕塑的中央观看半沉没的房子时,有一种穿越画面的错觉。在这里人们可以不用冒着掉进地底深洞的危险,就可以体会地陷自然灾害发生时的场景。站在这一作品之上仿佛真的深处于一座塌陷的房屋屋顶之上,透过那些断裂与裂缝似乎就能看到下方地陷的深洞,再加上支撑的框架倾斜增加了作品的不稳定性,不免让人心惊肉跳。

纪念碑、人和舞台,这些新苏格拉底雕塑公园的户外雕塑提供了三种截然不同的观念。艾格尼丝·丹尼斯(Agnes Denes)使用生长过程作为媒介,为用木头和土壤建造的数学中的金字塔,其影响力十足。加布里埃拉·阿尔贝加里亚(Gabriela Albergaria)借用园艺方法来讨论自然和人为文化的关系。海德·法斯纳赫特(Heide Fasnacht)重新整理了一份关于地球的文献,使研究现象变得可以感知和体验。


文章来源:https://hyperallergic.com/220987/vantage-points-three-works-at-socrates-sculpture-park/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