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分层与合成》参展艺术家——刘成瑞:别再问我什么是“行为艺术” ​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20/07/02 13:47:09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07-02 13:47:09

来源:谢子龙影像艺术馆


分层与合成:中国当代摄影的两个动作及其实践


《分层与合成》在谢子龙影像艺术馆正在展出中

由海杰策展,18组艺术家共同参展。展览名来自Photoshop里的两个常用动作:“分离图层”与“合并图层”,展览以这两个动作来表述中国当代摄影在近20年来的转向和实践。

展览时间:2020年5月30日~8月30日
展览地点:谢子龙影像艺术馆三楼5、6展厅


本次《分层与合成》展览,XPM与策展人海杰以及18组优秀当代艺术家合作。为了让观众更深入了解展览,理解“分层”与“合成”在本次展览中的语境,XPM专访了来到展览开幕式的部分艺术家,从艺术家的角度,解读作品、展览,以及中国当代影像,并以「XPM·专访」的形式展现给观众。

艺术是情绪的载体,而行为艺术则更像是对哲学的思考。行为艺术家刘成瑞在这次的展览中展出了两组作品:《悲伤》与《惩罚骄傲®》。本次XPM将带来“合成单元”艺术家刘成瑞的专访,看看他眼中的世界带有哪些不同。

↑“分层与合成”展览现场↑


刘成瑞:别再问我什么是“行为艺术”


《惩罚骄傲®》是刘成瑞2015年的作品,这件作品通过商业合作完成了其少年时的一句诗歌:“我把血卖了,给你买件衣服,绿的”,这句诗歌里面有血的红色和衣服的绿色,这些都出现在惩罚骄傲款的衣服当中。


《悲伤》是刘成瑞2016年的一次行为表演“我把眼睛和嘴缝起来,展现一次笑容”。在这次展览中,刘成瑞展出的是“把眼睛缝起来”的这一组照片。当时做这个作品的初衷来源于一张俄罗斯艺术家(Pyotr P**lensky)缝嘴的照片频繁的在网络转发,艺术家用艺术表达一种政治诉求,但刘成瑞比较好奇,类似极具痛感和象征性的行为,除了表达诉求,还能不能展现笑容?显而易见是可以的,在他看来,诉求是药,笑容是给。


问题与问题链接在一起,组成了对生命哲学的思考。本期推文你将看到XPM带来一篇刘成瑞的专访以及一期关于他的tā-talk,看看他将如何解读作品中的行为艺术。


【XPM·专访】Vol.3  Q:谢子龙影像艺术馆   A:刘成瑞

*以下内容来自XPM与刘成瑞的专访

Q:您认为摄影在目前的创作中有哪些困境?
A:我觉得现在不管是摄影还是新媒体,并不存在技术困境摄影是更能代表普遍性的艺术语言,比较自由,也能很准确。比如像我做行为艺术,其实主要的传播方式还是摄影图像,收藏主要也是摄影。困境往往来自现实和思想(观念)。

展览现场


Q:您是一个行为艺术家,您能更深刻地描述一下摄影与行为艺术这两者的关系吗?

A:努力让自己的行为艺术接近生命哲学,不是说我单个作品或某个作品怎么样,而是我所有的作品能不能串联起一个完整的生命分享体。至少在我实在界的生命结束之后,我的作品能不能撑起象征界的我。摄影在我的作品里面,主要用来记录

像这次展览的作品《悲伤》,我并没有录像。因为我觉得摄影更具有仪式感。因为录像是有声音的,还得通过显示屏去传达,它总是会离现实有一定的距离。摄影与人的距离会近很多,所以我用五张照片呈现了笑的一个动态。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卖贵点,影像不好卖还便宜。


Q:XPM在此次展览中对图像进行了新的探索,您对本次展览有怎样的看法?

A:次参加群展,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过程,这种学习建立在两部分,一部分是你展厅里面看到其他艺术家如何呈现和梳理自己的作品;另一部分就是像现在这样,面对面闲聊,这时它是一个比较饱满的状态,能建立友谊,创造记忆。这次参展艺术家很多,但不论出处还是创作方式都不一样,明显不是一个同质化的展览,这些不同的作品出现在同一个美术馆意象很开阔

《惩罚骄傲®》,刘成瑞,行为摄影,60×90cm,2015


Q:在《惩罚骄傲®》这组作品中,你用到了一首少年时期写的诗——“我把血卖了给你买件衣服,绿的”,为什么一首以前写的诗,到现在才想用它来进行再创作呢?

A:我从十几岁就开始写诗了,写诗能让人快乐,还能沉下来思考。在我少年时的诗歌中意外发现这一句,很打动我,有色彩,也有诚意和痛苦。完成作品是在2014年,跟AIYO空间的合作。这件作品的完成步骤为:第一步,先把自己的几滴血通过微信群拍得四千元。第二步,与独立的服装设计师合作设计,制作出第一款惩罚骄傲款的大衣。第三步,与品牌合作推出了八款惩罚骄傲的衣服,并进行了走秀表演和一些展陈。第四步,注册惩罚骄傲为个人品牌。这个作品的标题来自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的同名诗歌。

我想用这件作品来展现一个现实:商业文明是现代社会的土壤,并控制着情感和审美。比如,通过消费满足自己,一方面惩罚了自己的劳动,另一方面你获得了某一种自己需要的骄傲。再比如,通过惩罚骄傲的方式去获取生存空间或商业目的。

展览现场


Q:为什么是惩罚自己的劳动?

A:惩罚劳动的同时也在惩罚骄傲。

人会为了美,付出很多,比如,“我把我的血卖了”——血是身体里非常重要的物质,我卖了之后我买了什么?——“我给你买了件绿色的衣服。”一定强调“绿色”是因为我们有审美需求,并不是为了衣服的功能性。

《悲伤》,刘成瑞,行为摄影,120×80cm,2016


Q:可以说一下《悲伤》创作动机与过程吗?

A:俄罗斯艺术家Pyotr P**lensky 把嘴巴缝起来抗议的图片当时刷屏我就好奇嘴缝起来之后还能不能笑,就做了这件作品。所以,我有一组照片是把嘴缝起来的,然后顺便把眼睛也缝了,结果没事儿,能笑,就是疼一点。当然,放在任何环境中,展现一次笑容也是一种立场。

认真地看这个作品的时候,感觉挺悲伤的,就叫《悲伤》了。

展览现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