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旖旎的激进幻想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25   最后更新:2020/07/01 10:39:14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20-07-01 10:39:14

来源:艺术界LEAP  卜生


耿旖旎:虚拟力量

时间:2020.5.9 - 7.30

地点:BANK,上海

"耿旖旎:虚拟力量"展览现场,BANK,上海,2020年


当在符号中无物浮现的时候,当空无在符号体系的中心浮现的时候,这是艺术的基本事件。诗意的操作就是要让空无从符号权利中升起——不是对于现实的平庸或漠不关心,而是激进的幻想。——让·鲍德里亚 1


蝙蝠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福气”的美好意象(谐音“福”),但这一意味在2020年初发生了剧烈的改变,一场疫情以及揣测中的源头,即食用蝙蝠的行为让蝙蝠本身以及食用野生动物这件事成为了热点,加上进入鼠年所引发的关于“鼠疫”的联想,2020年的开端已经颇有世界末日的气息。

"耿旖旎:虚拟力量"展览现场(右边墙上为《虚拟力量》,左为《休息的鹅》),BANK,上海,2020年


来自沈阳的艺术家耿旖旎在BANK画廊的第三次个展“虚拟力量”,以同名作品中出现的蝙蝠形象引发关于疫情的联想,画面中壮硕的男子以及旁边的文字“predator”(掠食者)又加深了这一联想。这样的巧合并没有把”强力掠食-弱小动物“作为一次针对疫情的应景尝试,相反,在耿旖旎的新作品之中,反复出现的壮硕男子与象征自然与温和的动植物们形成了一个不断被提及的二元对立母题。

"耿旖旎:虚拟力量"展览现场,BANK,上海,2020年


壮硕男子的肌肉与胡须是人类追求男子气甚至超男子气(hyper-masculinity)以及毒性男子气(toxic masculinity)的一个表象,孔武有力的形象充当着统治者、主导者、掠食者的身份,但是却脆弱得时刻担心失去自己的男子气。这是一次强弱力量的转换。将这样分别象征强势与弱势群体的符号进行二元对立式的并置,可以引申出强/弱关系的各种意象,例如阶级对立、性别对立、主导/被动对立等等,它同时也可以是对力量和强权的崇拜或嘲讽式的对立,这些对立关系可以因条件的改变而发生身份的互换,根据朱迪斯·巴特勒的观点,性别作为一种社会构建,是通过言谈举止体现的一种表演性的行为,通过这种表演来维持身份。而言谈举止作为沟通交流的符号,既可以被创造,也可以被转换,进而也可以被消解。

《天真与谎言》,2018年,面油画,190 × 144 厘米


艺术家超现实的手法使得她能够自由地在实体的画布之上通过种种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构建虚拟的力量,例如《天真与谎言》中的狐狸与兔子(捕食关系);或者《真丹传递》中争夺仙丹的两只老鼠(对于二龙戏珠的强大的龙形象的指涉);《动物塔雕》系列中形成金字塔构图的各种动物,并没有按照食物链的阶序排列(对弱肉强食进行打乱);《力浪》之中站在浪潮前面的两个壮硕男子,和上方的舞台幕布以及浮在画面之上的阳具符号形成了一出舞台剧,与身后的海浪一起展示着力量,但蒙起来的脸部和连体的头罩却体现着盲目与盲从。反过来说,艺术家从自然主题入手,在画布上构建出不同符号之间的对立关系,而在真实世界中,人类通过社会构建(social construction)形成了一套有形无形的规则,这些社会构建是否也可以或者应该被随机打乱、重新分配、推翻呢?

《力浪》,2019年,布面油画,176 × 148 厘米


这些虚拟出的力量关系从弱者与强者之间的关系出发,但对于符号的选择更强调的是个体的力量而非集体力量。这些动物的符号以及山峰、树木是具有诗意的,甚至是童话般的,打乱它们出现的常规语境并创造出虚拟的对立则是激进的。

"耿旖旎:虚拟力量"展览现场,BANK,上海,2020年

注释:

  1. ·鲍德里亚,《艺术的共谋》(1996),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