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山|激进挑衅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57   最后更新:2020/06/29 11:52:32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0-06-29 11:52:32

来源:MABSOCIETY


Jin Shan 靳山

Mistaken 误解,2015

Wood, Plastic 木头,塑料
90x100x194 cm
Photo Courtesy of "The Allure of Matter:Material Art from China"@LACMA, LA
作品图片由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物之魅力:当代中国的材质艺术》提供




靳山:激进挑衅

Jin Shan:Interrogation and Provocation



文/ Wan Kong,中文节选翻译/ BANK
本篇英文原文刊于展览《物之魅力》出版物,芝加哥大学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
作者/Authors:Wu Hung and Orianna Cacchione


靳山是一个叛逆的角色,他的大部分作品对文化习俗、社会状况、政府官僚和宗教挑衅性,作品戏谑的机智和幽默感。这些特点在他的早期作品中都有所体现,比如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尿急》,2004年艺术家第一次去欧洲时,靳山对公共的撒尿儿童雕塑印象深刻,如布鲁塞尔的小于连雕像(Manneken Pis),一个受到许多游客喜爱的裸体白人婴儿。靳山以自己为蓝本制作了一个真人大小的写实硅胶雕塑,一个穿着休闲服的黄种成年人,像喷泉一样向威尼斯大运河小便。这件作品极度激进,一些人认为这是一出恶作剧,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愤怒,当晚就被放火焚烧了。

Jin Shan 靳山

Desperate Pee 《尿急》,2017

Mixed media, 65 x 133⁄4 x 193⁄4" 综合材料
Photo Courtesy of DSL Collection
作品图片由DSL基金会供图


经过多次试验,靳山2013年开始利用强大可塑性的塑料来表达“一种令人不快的感觉”,据这位艺术家说。塑料是一种产生巨大废物的廉价工业材料,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弹性,可以熔化、浇注、拉伸和雕刻。在作品《我的爸爸是李刚》中自行车表面使用了熔融的塑料后,靳山亦开始在《坏天使(2013)系列的模具中铸造塑料。他戏虐性地模仿经典美学,他用这种类冰激凌的材料制作了一个胖乎乎的、顽皮的正观望自己的丘比特形象。从这件作品伊始,靳山的创作从体积较大的巨型装置转而到开始创作更为细腻、深思关切及更为复杂的雕塑。

Jin Shan 靳山
Displaced 错置, 2019
Plastic, Iron wire, PPS 塑料,铁丝,聚苯硫醚
40.5x40.5x80.5cm

2015年,在上海 BANK 画廊靳山《神的诡计》的个展中,靳山展出了一系列更为成熟并具有活力的雕塑,艺术家对塑料进行精妙处理,规避了传统雕塑的固态和恒定性,在铸造过程中注入了一种流动性和时间的痕迹。靳山利用塑料这种材质本身的柔韧性,并吸收他最初的艺术训练方式——绘画,融入他的雕塑中,取材糅合希腊和罗马艺术、基督教和共产主义的肖像,靳山用一种诙谐的方式批判了历史上无节制的权欲和无尽的贪婪。

Installation view of Jin Shan's solo show Divine Ruse at BANK 2015
展览现场,靳山个展《神的诡计》BANK

Jin Shan 靳山

Mistaken 误解,2015

Wood, Plastic 木头,塑料
90x100x194 cm
Photo Courtesy of "The Allure of Matter:Material Art from China"@LACMA, LA
作品图片由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物之魅力:当代中国的材质艺术》提供


在《神的诡计》展览的作品中,《误解》(2015)是一个文化大革命的残暴、支离破碎的形象。有力的拳头从工人的眼睛、面部、头部和颈部伸出,一个典型的共产主义时期的英雄。雕塑的半身像是网上购买的廉价复制品,艺术系学生常用的一种石膏模型。由于缺乏原作的细微差别,复制品传递了一个直接的政治信息。雕塑的脸部血迹斑斑,猛烈的一拳向外释放能量。雕像的下半身由锋利尖锐的木板组成,木板的两端被磨得锋利危险,靳山从上海郊区被拆除的老房子的木门上砍下了板条;这些历史建筑的消亡使靳山的作品怀旧之意。然而,这座雕塑本身也超越了这种怀旧——它看起来几乎是流动的,并以一种复杂的能量移动,作品的下半部分让人联想到立体主义或未来主义建筑。

Jin Shan 靳山
Errata 勘误, 2020
Plastic, Iron wire, PPS 塑料,铁丝,聚苯硫醚
55cm(H)x 31cm (W) x 31.5 cm(D) (Unicorn)

靳山并未直接历经文化大革命的动荡年代,但他从父母的口述中了解到当年历史,以一种庞大变革般的想象力,以及对材料娴熟的处理,他的雕塑尖锐批判式地展现了激烈的中国社会变革。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