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子系统中出逃:西蒙·波普的“字谜游戏”(Charade)| 2005-ongoing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463   最后更新:2020/06/29 11:47:57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06-29 11:47:57

来源:多库门塔  张营营


这是艺术家西蒙·波普在一个假设的前提下,对网络数据资产进行的一场持续性批判反思的作品“字谜游戏”

我们如何在一个超越人类的世界中处理社会关系,是英国艺术家西蒙·波普(Simon Pope)一直关注与实践的艺术问题。他的作品总是持续性的、集体性的和参与式的,并对特定的社会和物质关系做出反应。

Original Poster for Birmingham event, 2005  英国伯明翰活动期间的原始海报

想像一下:当电视终结了,网络瘫痪了,收音机寂静无声,所有文件都被删除,所有的书籍、电影、戏剧、歌曲也都即将被毁。你会保存些什么?如何保存?

当然,这样的一种想象是来自十多年前,那时的互联网还没有体现出它那无法抑制的生命力——自我繁殖技术和强大的修复能力,攻克所有的数据威胁与不稳定性,不断地处理问题让它变得强大而有弹性,它是时代之主,它正如日中天。


字谜游戏, 2005-ongoing
西蒙·波普(Simon Pope)

字谜游戏”是一件大规模、分布式、参与性的公共艺术作品。由BBC英国广播公司和英国艺术委员会2005年委托创作,英国伯明翰Kaye Winwood & Alli Beddoe制作;2007年它以“分布式表演和现场活动”的方式在英国伦敦当代艺术学院和特拉法加广场上(ICA & Trafalgar Square)再次展出。

这件作品参考了电影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cois Truffaut)的电影《华氏451度》(Fahrenheit 451)的最后一幕。它想象了一个未来:我们从媒体档案那里可以得到的最珍贵的东西正面临毁灭...当我们要被迫依靠自己的记忆和身体来存储和检索时,我们与这些“人工制品”(文化)的关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会出现什么新的所有权与分配形式?字谜游戏探讨了文化知识与当前广播媒体策略之间的关系、与观众的互动关系,以及对等知识中媒体资产的共享、分配和所有权问题。

作品描述的是一群公开召集的持不同政见者、写书之人,反对日益基于以屏幕为基础的文化(闭路电视、平板和其他控制系统),并寻求保存文化素养的方式。志愿者们尝试记住一段自己选定的音乐、电影、电视节目、戏剧或书籍,通过走动 、 阅读、记忆、背诵的过程,努力成为自己珍爱的那一份“媒体资产”。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志愿者们在一些地方临时集会,一边漫步一边背诵他们选好的作品——这也是对《华氏451度》最后电影场景的再现。他们如痴如醉,试着将知识从书本上传回人体,为子孙后代保存知识,他们知道,在未来这将是世界上唯一的可以获取知识的来源和地点。他们是行走的活生生的档案,也是网络媒体资产的活的化身。

Participants in Victoria Square, Birmingham, 2005  英国伯明翰维多利亚广场上的志愿者

Poster for ICA event, 2007  英国伦敦当代艺术学院活动期间的海报


西蒙·波普的这件作品创作于BBC iPlayer技术被广泛采用之前,他对档案馆的理念提出了一个不同的想法,试图通过优先分享经验公开质疑网络技术的可靠性,以及档案馆保存内容时的主观性。

对数据的损坏、系统崩溃、网络渗透、数据泄露的恐惧迫使数据从电子系统中逃脱,回到人体。计算机网络并没有为知识的存储和检索提供稳定的条件,而是变得麻烦重重,岌岌可危。如果志愿者所使用的方式可以被转换的话——从BBC的广播网络中获取数据并人体共享,这样人们就可以成为“数据”,重新扮演文化的“媒体资产”。

2006年英国伯明翰维多利亚广场的活动海报

想象的一个未来,也是源于现实的波动。2019年6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声称,一场大火摧毁了MCA唱片公司2008年的主唱片档案,但该唱片公司否认了这一说法。


艺术家的即兴创作: “V/J9
Constant , Brussels, 2006


我想先描述一个地方,一个我能记住的地方,我通过一部特别的电影记住的地方;实际上,它跟这里非常相似;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也是一年中非常适合做这个特别项目的好时机。

我们现在看到的画面的是:下雪了,在我想象的图像中,雪正从左往右地刮着;在远处有一些树,它们比我们今天在这里看到的树还要近一些;在中间,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它被白雪覆盖着;在树林中,我们看到一位披着长大衣的老人,他蜷缩着,看起来有些冷;他好像在自言自语;他正在离开摄像机。


很快,另一位年龄与身材与之相仿的老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我们不确定他到底来自哪里,他从雪地里走出来,走向我们;他好像在读书,也好像在大声说话,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那个刚走开的家伙也许不是对自己说话,而是以某种方式诵读了些东西;也许和现在向我们走来的人经历的过程一样。


然后,我看到朱莉·克里斯蒂(Julie Christie)向我走过来,她看起来跟我在新闻照片上见过的不一样;她头发很短;我们都看过19世纪60年代中期的电影,她看起来就像19世纪60年代中期的图书馆管理员;她穿着大衣,非常拘谨和得体,一边说着法语,一边向我走来;她从这个形象中走出来;镜头停止了对树林的关注,突然开始关注她。


当她移到我们左侧时,镜头被拉动,我们看到她占据了更多的屏幕;我们看到她的上半身,她穿着粉色和橙色的鞋子,我无法描述她穿的衣服上的图案或其他任何东西;她走到左边,镜头随着她移动...


还有一个叫盖伊·蒙塔格(Guy Montag)的家伙,他是奥斯卡·弗纳(Oscar Verner),一个德国演员,在这部电影中我记得他说的是英语和法语;他突然从左边走向右边,但因为镜头卡住了,所以他似乎在画面中很快的出现,又消失。




我们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朱莉·克里斯蒂身上,镜头平移着...现在我们正试图寻找一个90度的角度,可以眺望整个湖面;现在的雪不是从左往右刮的,而是朝我们这边刮的,所以它看起来是直直地降下来的;湖面上有雾,山毛榉树正在渐渐退去。

我们的对面不仅仅有朱莉·克里斯蒂在走路,这个家伙,盖伊·蒙塔格,奥斯卡·弗纳,遇见了她;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他看见她正在读书,说着英语;其实她说的是法语,也没有在读书;他们走在一起;镜头再一次把我们拉回一个更广阔的视野;他们两个在我们面前从左到右,从右到左地走着,他们都在自言自语;他们要么在看书,要么弓着腰走路时裹一裹衣服御寒。


这似乎是电影的结尾了。


实际上,我的DVD副本突然跳了起来,电影的比例也跳了起来,我想它是从宽屏变成了全屏,上面写着:The End;拍摄于松木工作室(pinewood),我忘记了制作公司的名字,仅此而已;还有戏剧性的音乐,配乐是专门为电影创作的。


这听起来像一部希区柯克的电影,是由希区柯克多年的御用作曲家创作的,前一年他被解雇了。拍摄这部影片的弗朗索瓦·特鲁法特(François Truffaut)雇佣他写了一首同样浪漫又充满悬念的乐谱;我们被留在了悬念之中,因为这首音乐无法以任何方式自行分解;它就停在电影的结尾处...


关于艺术家 : Simon Pope
西蒙·波普


西蒙·波普(b.1966,英国埃克塞特),他的实践致力于艺术与新唯物主义和生态思维的结合,以及艺术非殖民化的方法,并采用了多种表现形式,如对话活动、协同创作和书面通信等。西蒙曾是网络艺术小组“I/O/D”(1992-99)的成员,他们的“网络跟踪者”(The Web Stalker)曾获得了2000年的Webby奖,并于2017年参加了纽约新美术馆的“根茎”新媒体艺术展。2003年他曾代表威尔士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并获得英国国家科学技术与艺术奖学金,探索“行走作为艺术”的一种社会形态。

Screenshot:  I/O/D 4: The Web Stalker (1997)  屏幕截图:I/O/D 4: 网络跟踪者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