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融合体,一个时间旅行者,一个另类现代性的人物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46   最后更新:2020/06/29 11:15:40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0-06-29 11:15:40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在现实社会中做个普通人也许比做个超级英雄还要难。


Andy Hope 1930工作和生活在德国柏林,他形容自己的作品是一座“无限迷宫”,他使用的意向基于全球化背景下的流行文化元素拼贴,同时融入个人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让观众理不清主题的千头万绪但又能看到自己的倒影。

艺术家Andy Hope 1930


Fran Athens是Andy Hope 1930的影像作品《垂直地平线 (Vertical Horizon)》的主人公,故事发生在“未来之后”,即乌托邦愿景结束之际,一个带着面具的科幻人物穿上西装试图融入现实世界,虽然他很能努力地融入社会,但是他的迎合一次次被瓦解。Fran Athens被困在这段旅程中,公园、路边、酒吧里和加油站等等现实场景中不断经历意外和隔阂的失落,不断感受忧郁和疏离的瞬间。也许对于Fran Athens在现实社会中做个普通人比在科幻世界里惩奸除恶要难得多。



Andy Hope 1930,《垂直地平线(Vertical Horizon)》,影像截帧,2017

如果地平线是垂直的,下坠的人在没有固定参照物的基础上其实很难感到自己在下坠。他们只是下坠,伴随着莫名其妙的空虚感,这段时空和坠落感对人来说都是静止的。这就是Andy Hope 1930《垂直地平线》的意义。作品中Andy Hope 1930想要让观众感受到就算是超级英雄也有在现实世界中迷失自己的时刻,毕竟迷茫是人生常态,我们不需要太过介怀。



Andy Hope 1930,《垂直地平线(Vertical Horizon)》,影像截帧,2017


Andy Hope 1930是出生于1963年本名Andreas Hofer的艺术家在2010年正式开始使用的新代称,但其实早在1996年在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求学时期,Andreas Hofer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的作品署名Andy Hope 1930了。Andy Hope是Andreas Hofer的英文转译,1930则代表1930年。那一年,在德国,纳粹正扩大势力变得更具威胁性,而二十世纪的欧洲面临着一系列的政治、经济危机,同时这一年也是现代艺术史上前卫运动的转折,西方文化的中心开始从欧洲迁移到美国。透过这个名字,Andreas Hofer承担着一个时间旅行者的角色,投射出一个另类现代性的人物

Andy Hope 1930,Circus City 4419,混合材料,500 x 400 x 350 cm,2004

Andy Hope 1930,Dark Times,60 x 60 cm,2014

Andy Hope 1930是一个融合体(Medley),由美国的漫画风格和德国的严谨逻辑共同构成他的作品媒介包含剪贴画、绘画、油画、装置和影像,用带观众进入历史的方式脱离历史。他所画的主题也无所不包——从恐龙到漫画英雄、从弗洛伊德到约翰·韦恩(John Wayne),从维若妮卡·蕾克(Veronica Lake)到太空人,Andy Hope 1930搅乱了时间线,用我们熟悉的文化符号打通了无数堵次元壁

Andy Hope 1930,Neverworld,纸本丙烯,220 x 300 cm,2007

Andy Hope 1930,There You Are, 板上油画,79.8 × 65 cm,2009

在作品《亚历史之光(Sub-History Light)》中,Andy Hope 1930用米妮和自由女神结合的剪影,站在天主教标志建筑上来讽刺道德普遍主义(Moral Universalism)中不论其文化、种族、性别、宗教、国籍、性取向或其他不同特征存在普世理论的一元伦理学。尼采在《重估一切价值》中认为道德是教会维持的一个错误思想,而他需要重新评估所有价值,把人类思想从这些错误拯救出来。他相信人类只有通过开始自然地、本能地、根据每个个人的愿望和动力行动,才会前进,而Andy Hope 1930在《亚历史之光》中表达的就是像迪士尼漫画、自由女神这样的流行文化和当代元素会冲破教会的刻板思想带领人类步入更加自由开放的时代。

Andy Hope 1930,《亚历史之光(Sub-History Light)》, 布面丙烯,60 × 60 cm,2013

现实生活中,Andy Hope 1930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幻迷,他的工作室可谓美漫宅男圣地,不仅有大量的科幻漫画收藏,自己的作品、手稿和收藏的手办也让每个角落都藏着一场戏。Andy Hope 1930在孩童时期就开始看漫威和DC的超级英雄漫画,当时还不识字的他已经对漫画的文化符号图像开始着迷。


Andy Hope 1930的工作室


Andy Hope 1930的超级英雄主题创作始于大学时期对1936年李·福克(Lee Falk)的漫画幻影侠(The Phantom)的迷恋,幻影侠是科幻史上为数不多的没有任何超能力的超级英雄,他靠计谋和体力与恶势力作斗争。同样的,Andy Hope 1930笔下的超级英雄也没有任何超能力,他们更像cos超级英雄的普通人,而且每个人物都有自己和社会主流价值观略有出入的特性。

Andy Hope 1930,How To Win Friends, 布面丙烯,140 × 120 × 2.5 cm,2014

Andy Hope 1930,Weird,布面丙烯,60 x 50 cm,2017

Andy Hope 1930,As an Am and U,布面丙烯,100 x 80 x 2.5 cm,2014


超级英雄的角色属性从二战时期开始,一直兼具政治宣传的职能,具有英勇忠诚单一且稳定属性,而现实中,每个活生生的人都是复杂的,这是Andy Hope 1930试图给予在他钟爱的科幻人物身上的元素。2000-2011年,Andy Hope 1930创作了一位假想角色“罗宾·陀斯妥耶夫斯基(Robin Dostoyevsky)”他是蝙蝠侠的搭档罗宾与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想象融合。罗宾经常被读者解读成蝙蝠侠乐于助人的同性恋伴侣,在这个系列里,罗宾·陀斯妥耶夫斯基带着面具、穿着宫廷风的连衣裙出现在画面上,这种强烈的冲撞感经过多重意象本身的抽离和融合变成一个复杂又耐人寻味的文化符号。

Andy Hope 1930,Robin Dostoyevsky Series 1,版画,200 x 150 cm,2001

Andy Hope 1930,Robin Dostoyevsky,纸上水彩,60 x 50 cm,2009

Andy Hope 1930的作品总能在繁杂的主题中找到精妙的平衡,剪不断理还乱的画面其实最接近我们的现实生活,也许“无限迷宫”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