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怡 Patty Chang|坏亚洲人 Bad Asians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75   最后更新:2020/06/28 13:16:19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0-06-28 13:16:19

来源:MABSOCIETY


Melons(At a Loss), 1998
《蜜瓜(不知所措)》
C-Print,柯达彩色打印,101.6x72.6cm


艺术家张怡(Patty Chang) 活跃于20世纪90年代末的纽约地下俱乐部和酷儿文化,同期的一系列极具张力的表演作品皆反应着艺术家自身亚裔美国人身份及性别相关的议题,艺术家的个体身份经历世纪之交的政治意识形态的变化,她常将自身边界延展至正常生理和心理极限之外。我们编辑整理了从1999年《纽约时报》对张怡早期于纽约画廊出道个展的展评,再到文化理论学者Eve Oishi的学术采访,及艺术界的重要媒体《亚太艺术》(Art Asian Pacific) 近期对张怡的艺术生涯的整理回顾,让我们一起回顾这位备受瞩目的艺术家作为女性影像艺术运动的先驱者的文化探险和一瞥当时的“盛会”般的文化情境,或对当下的政治社会运动有所启发。

《蜜瓜(不知所措)1998》Melons#1 & 2 (At a Loss),C-Print, 柯达彩色打印


张怡在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的表演作品不仅与性、亚裔女性身份有关,而且还与文化禁忌挑衅相结合。她的短片(有些与电影制作人Anie“Super-8”Stanley的合作)在世界各地的地下电影节、亚洲美国电影节、Super-8电影节、同性恋电影节和实验电影节上被广泛放映。她已经创作和展览了相当数量的表演作品,自20世纪末开始与合作者大卫·凯利(D**id Kelley)一起,尝试摄影,以此作为她的第三种表达媒介。尽管她作品的媒介丰富多样,但张怡的作品都是通过大胆、离谱而又微妙地运用自己的身体来检验肉体和身体的边界,探索女性身体被缝合、钳制、钩勒、挤捏和拆解成女性气质的身体和思考方式。在一场名为《蜜瓜(不知所措)》(1998)的表演中,张怡将蜜瓜置入她塑身衣的罩杯里,与此同时讲述着她在姑姑去世时继承了一个有毒的纪念盘的荒诞故事,她随即切开了自己的一个乳房,挖出一大块吃了。


她最早用超级8毫米拍摄的影像作品常与同性摄影师 Anie“Super 8”Stanley 合作创作,通过表演极端暴力行为(诸如如强奸和恋尸癖)以及色情、同性爱恋和俱乐部文化等地下文化的虚构故事,探索了社会与越界行为的关系。这些早期的影像作品使张怡作为“坏亚洲人”的形象得以成型,这个词是文化理论家(Eve Oishi)在2000年的一篇文章“坏亚洲人:酷儿亚裔艺术家的新电影和影像”中所提到的:“这个“坏”是词语“badass”里的坏,它指的是任何不渴望白人父权认同的人,任何挑战种族主义、阶级压迫、性别歧视和同性恋恐惧症的人,任何坦率谈论性和欲望的人。

HD,1999
C-print 柯达有色打印 101.6 x 76.2 cm

张怡的诸多表演,影像及摄影作品都包括艺术家本人与无机(无生命体征)物品的激烈互动,艺术家这样阐释到。“通过对流行文化的反常认同和关系,找到他们的声音,揭露、调整和玩弄种族主义的幻想、恐惧和表现,这些都让文化变得流行起来。”在这里,张怡兴高采烈地玩弄着这些幻想;她傻笑着,似乎是在嘲弄那些试图将她的身体物化以取悦自己的观众,但却已失败告终。

Lemons (TKO) 柠檬,1998, C-Print 柯达彩色打印 43.8 x 63.5 cm


张怡将行为表演和布景摄影(想想看辛迪·谢尔曼(Cindy Sherman))中社会角色扮演的一面与更抽象、耐力为源的一面(现在想想克里斯·博登(Chris Burden))结合在一起。从这个层面上说,她增加了一种后女权主义的强硬,在这种强硬中,女性的各态被炫耀、夸大或呈现出几乎令人羞辱的脆弱。当她的作品的各个部分归位一起时,那实在真的是太好的作品了。(罗伯塔·史密斯)

《由手及口》Hand to Mouth, 2000
Super 8 film transferred to video
超级8毫米胶卷转移成视频录像,6minutes


从精致般的复杂到荒唐简单,由张怡执导《由手及口》是一部基本的色情电影搞怪作品。一名妇女让人把气球里的水倒进她的嘴里,流得满脸都是。刺耳和恼人,这可能也是这段视频的目的。

Eve Oishi 这样说到:“张怡的作品能够并置极致的静止与爆发式的张力,狡黠的幽默与精辟的启示,透彻的评论与饱满的情感。”

Fallen 坠落,1999

C-Print, 柯达有色打印,74 x 122 cm


这些早期的影像(包括不仅限张怡的作品)标志着亚裔美国人和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变性人艺术家在视觉艺术上的重大发展。虽然上一代艺术家通过直接解决美国(以及加拿大和英国)的亚裔同性恋身份问题,为同性恋亚裔美国人电影和视频创造了一个空间、一个市场和一个传统,但新的创作者们正在做这样的作品,这些作品试图理解种族和性别身份是由更多的文化力量形成的,并与更多的文化力量一起形成。虽然种族和民族在这些作品中从来没有缺席过,但他们的存在更多地被认为是一种艺术情感的基础,一种从总是种族主义的,时常以性别文化为主导的文化景观中形成的情感。这些影像创作者和电影制作者并非站在边缘的立场挑战现状,而是领悟到亚裔美国人的身份是美国文化的组成部分,而美国文化中的白人身份的构建和维系恰恰是建立在消除种族差异和其能见性之上的。(《反视:亚裔美国人影像批判》,天普大学出版社,2000年)


编撰/Edited by: Grace

参考文献/Reference:

Interview with Patty Chang by Eve Oishi(2003) Duke University Press
Countervisions: Asian American Film Criticism (2000) Edited by Darrel Y.Hamamoto, Sandra Liu
Object, Exposed and Potent Desires: PATTY CHANG BY YSABELLE CHEUNG(2019) Art Asia Pacifc Jul/August
Art in Review; Patty Chang by Roberta Smith (1999) New York Times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