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龙飞:另一种爱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61   最后更新:2020/06/28 13:06:35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20-06-28 13:06:35

来源:南山社  王智一


《模型》系列,2020年,布面油画


蔡龙飞:模型

地点:西安.南山社

日期:2020年5.23 - 7.20


另一种爱

Another kind of love


如今,当我们掏出手机,打开任意一款软件,无意识的向下刷。我们不难发现,手的动作已然成为常态,就像自由落体一般。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付诸了大量的时间,相当的手感,不同的方法……但似乎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发觉:在愈发高频的信息冲击下,作为主体代表的我们,那些注意力正在逐渐被坍圮,消解——似乎已经再也难以集中。我们的行动经由大脑下达的指令,传导给我们的肢体,反应和动作竟然也越来越迟钝。

动作-8  布面油画  115x140cm  2020


如果说,很多可怖的寓言已经得到应验,当人的肉身显得不再刚劲,孔武。我们是否应该怀念于那个还不曾被数据所裹挟的时代?那时候,所有的身体力行,我们的行动竟是那样珍贵。手艺人们各凭能耐,大显神通。哪怕是窃贼,他所能娴熟运用各种工具,去达成自己的的手段。在这里,亦或是魔术师,都仍是手的延伸。在罗伯特·布列松 (Robert·Bresson)的代表作品《窃手》(Pickpocket)中,那些关于手的各种意味深长的翻转,拿捏,延伸,摸索——它们作为扮演者第二张传神的脸被存在。我们不难发现,一个人,尽管他的路径与成长有很多方向,或者说各种兴趣面向,但其决定下来的那个“选择”都是至关重要的。



那么,当蔡龙飞试图将这些拥有拟人身体形象的形体呈现在画布上。做出这个选择的第一步,就仿佛奠基了一场注定苦战的棋局。因为坦诚来讲,人不足以了解自己,甚至,在很多时刻:我说的是那种真正能决定命运的抉择,人的判断与佐证显得根本难以自禁。艺术家采用系统模度给这些失语、空洞的模型赋形,那些逼真的形象与肢体之中,蔡龙飞将那些看上去似是而非的动作们,罗列在空间排列有序的矩形线框之中。将它们已经被分类,被细化,被规训,手与躯干变成了拥有更多复杂意涵的载体。艺术家本身无意强调,它们便主动发声。毕竟是人体所承载的部分,行进的动作暗示出诸多倾向——但却没有人知道,下一秒将发生何种状况,我们又将面对何种未知。

此情此景,不禁又让我联想到,在王家卫的短片《手》中,裁缝小张用指尖缓缓划过名媛华小姐的旗袍,手首先是手,但在诸多动作之后,显然不仅仅限于诸多关节之中。那些含蓄又内敛的手势,延绵的时刻:人与人之间相互考量,由欲念开始生情,途中却受无欲之爱而辗转煎熬。请容许我感性一点——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爱?在我们身处最艰难的时刻,双手合十,我们凝望着那些想象中的真神,我们祈祷我们的希冀被得以应验——然后呢?圣像大士的手轻托金瓶,依然笑而不语。在一面蓝幕之下,真实与虚构彼此交叠,模与型愈发显形。我们望着失语的背影发呆——那些被艺术家不断用画笔塑造的姿态,原本就是零件化、碎片化的构成元素,但在短暂的静止之间,就好比扒窃的动作之中,被深入的不只是钱包,直至耐心。

模型-6  布面油画  30x40cm  2020


今天,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角力。当画笔与颜料反复描摹在这些四肢,躯干,模块,假体,皮肤……那些按部就班的零件与模型,它们已经被定型。种种这些,在历经了艺术家的“灵魂改造”之后,它们就像在电影中,华小姐对小张的施受与回馈一般:逾越了各种动作,带着另一种爱,回应着我们内心的余烬,已经独立存活下来。


关于艺术家


蔡龙飞,1987年生于甘肃,2015年硕士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及生活于西安。

参与过的重要展览有,“城市地理:一场关于西安历史的想象”(OCAT西安馆,西安,2018)、“窥”(亦安画廊,上海,2018)、“城墙之外-西安当代艺术展”(西安美术馆,西安,2017)、“常青藤计划-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展”(今日美术馆,北京,2015)、“精神 物质”(北京艺门画廊,北京,2011)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