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郁洋:试图站在旁边观看自己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326   最后更新:2020/06/27 16:18:29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06-27 16:18:29

来源:VISION青年视觉



关于艺术家


不是每个实验艺术方向的创作者起点都是天马星空的,王郁洋早期也是正经八百地画写实,从央美附中毕业后,王郁洋考到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舞美设计。早年在“后感性”小组中的独立创作与舞美设计经历为王郁洋最终走向实验艺术埋下了种子,在王郁洋的作品里,可以清晰看到逻辑推导对于艺术创作的重要性,那些灵光一现后遗留下的悬而未决的问题,在最终的艺术创作中都需要以逻辑性语言进行解释。创作对于他,就是真正将理性思考变成习惯的过程。

以一种实证主义般的眼光重新打量着周围世界,然后辅以逻辑格式,转化为自己的艺术语言——王郁洋的作品最令人新奇处,就在于他用一套非常清晰有效的手段来质疑和挑战人们对于世界约定俗成的认知框架,那些被人们深信不疑的认知也可能是虚假的谎言,而作品是对此进一步解析的证据。

王郁洋对世界的怀疑从来没有停过,这与他的思维习惯有关。“我一直活在怀疑之中。我们对于今天所谓的世界的认识,都源自教科书中的解释,当你被告之一个所谓真理时,你也同样拥有创造一个真理的权利。” 在2006年的早期作品“呼吸”系列中,他将呼吸的能力赋予物体。在接下来的“无题1”、“无题2”等系列作品中,他开始向造物主提问——如果真的存在一个构建了世界上基本运行逻辑的造物主,人类的存在是否也是被精密计算在内的一环?当汉字被转化为0与1的二进制字符,输入电脑中生成的任意形态都与文字本身具有相同意义。

到了15年的新作品《四分之一》、《奇点》,王郁洋又往前走了一步。他从怀疑人造物,人类的历史,怀疑人自身的之间的关系,人类本身的存在走到了“人类去中心论”——假设人类不再是一切活动与变化的核心,将选择权交给物体本身,世界会不会还是一如既往的运行。这个动机也引领他后来几年的创作方向。


关于展览


目前在麓湖·A4美术馆进行的“Oblivion”个展中,艺术家王郁洋从“光”与“系统之下的数字逻辑”这两个方面向观众立体地展现不同系列的装置作品,它们共同制造了一个极富未来感的现场,最新大型新媒体装置作品《人造月2》更将观众体验推向高潮。在王郁洋构建出的充满未来感的世界中,随处可见科技在创作领域的“过度使用”——对技术的强烈好奇心。他倾心于再造月亮,将它在不同文化圈层内原有的人文内涵推倒重来。他的作品效果时常因为要素的随机组合而出现波动,然而这一切又是在机械装置的严格秩序下进行的。将一切数码化、机械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作为艺术家的本体,界限在何处?注定与随机的重合是不是一种玩笑?我们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自己的经验去理解世界?

让计算机自己去运算,自己去生成结果,将人的控制降低到最小,来探索创作者与作品的边界。在这个过程中,数据的大量采集,反复的实验,研究性的精确,都具有一种科学精神,艺术家将大量的工作投入到建立起庞大的数据库,以此实现更多非人为化的手段,这本身就悖论重重。然而它从另一层意义上解释了王郁洋的理念,他人为赋予作品有无限种可能性,目的是为了求证那个结果:人创造了物,同时也被所造之物奴役,人与物的共生,在创造联系的同时也改变了彼此间的关系,而作为艺术创作的主体——人,甚至也是可以排除、消匿的。这个逻辑链条里的每一部分都相互印证却也互相矛盾,就如同存在本身一样。

文艺复兴以来艺术被抬上云端,人的概念从被确立、强化,到如今被过度放大,以至于在对“自我”过度放纵时,很容易就忘记了在人类之外,世界的运转还存在着更高层的逻辑结构。


如果我们站在王郁洋构建的这个世界里,面对他由人的视角创造出的、但又试图消弭人类痕迹的作品面前,本身就会感到一种对于相悖观点的极大困惑,对于他个人也是如此。他对人类意志尽可能弱化,也逃不出作为人的身份,“我一直试图摆脱自己,但当然我知道,这其实是不可能的”。“有的时候我是自己,有的时候我试图站在旁边去观看自己,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拨开实验艺术作品的光怪外层,可窥见的是王郁洋对于这个世界的态度:好奇与质疑。然后他用一种个人化的幽默感,让这些听起来庞大的命题并不会过于沉重,并落在实处。



灯管被放在了黑色的画面上,它们不是为了照明,却是为了让黑色如时光流逝般的退去。这些极具威力的紫外线灯管最终留下了自己的身影,在等待自然的时光去消耗它和剩下的黑色。


将汉字的32个笔画经过软件转换成0和1的二进制编码,再将这个编码序列导入三维制作软件 3ds Max。3ds Max便会被转换的0和1序列所控制并生成相对的三维模型。那么这个生成的三维模型便成为了汉字的笔画。笔画无个人主观的被电脑逻辑转换成了形象。之后使用这些“笔画”进行“书写”与“造字”,并组合具有语义与观念的词汇与语句。同时“文字”在空间中形成了除其自身外的其它语义与表达。《字典—光》是使用了生成后的笔画组合而成的,它的结构与汉子光的结构一致。光既带来光明也带来了黑暗,所以它也被赋予了透明的黑色。


一组排列有序的灯管平铺在展厅中央。当展览开始时,灯管内的程序启动并同时驱动灯管两头的电机运转。每个灯管根据不同的命令在展厅中向前或向后滚动也伴随着旋转。原有的秩序被每个随机的命令所打破,并产生了新的秩序和关系。每个灯管如同有生命般的在寻找与它者之间的或平衡或对抗或和谐的关系。链接灯管的电线在这里即供给灯管以发光,又同时参与到灯管的运动和新关系的建立之中。




伴随着不同角度的观看,一个颜色发生了完全不同的改变。这些可以改变的颜色被随机地喷涂在一个个平面上,所组成的一个空间可以使观众置身其中。常规的阅读经验在这里被摒弃,观者根据自身的特定观看角度从而获得了不同与他者的视觉体验,也许艺术家也不曾得知与获得。同时伴随着移动,不断获得不同的体验和认知。这里的每个平面的对象需要时间和空间的维度去理解,观者将试图在脑中建立它们空间中的状态,即便如此也无法获得全面。然而它们又被复杂化的组成了空间,不确定被再次模糊和不确定,也许这时观者可以获得一个自身的却无以名状的具体认知。






一个由多个屏幕组成的直径4米的球体悬浮在空中。每一个屏幕都被改过,所以尽管它们显示不同的颜色,但眼睛只能看到白光。屏幕的发光球体被许多 旋转的偏光片所覆盖。偏光片对光线的折射与反射给观者呈现出无法预计的似彩虹般的色彩。每一个片的运动是随机产生的,所以观众看到的球体是不断变化的。





展厅的墙面上安装着一个仿真的机器嘴。当观众走近它时,触发感应器,墙面上的嘴将口水吐向观众。这时嘴的无理之举却赢得了人们的欢心。


编写一个可以生成作品的程序,于是这个程序便是艺术家。首先建造一个巨大的信息库,这个信息库中包含有图像资料库、视频资料库、文字资料库、声音资料库、三维模型资料库、动态捕捉资料库、算法资料库以及这个程序所运行时产生的任何数据库。这个信息库将成为程序阅读的内容或是使用的素材。


其次,设定一个可以自由阅读网络信息的程序。


接着,程序可以阅读网络信息与信息库的信息,并且自行决定何时抓取何种及大小的信息。抓取后的信息,程序根据不同的需要处理信息,使信息变成命令或是所需要的不同形势的文件(图像、三维模型、文字等等)。


同时,参照艺术史中的艺术作品,分类与归纳后编写成不同类型的算法。最后,根据创作的思维习惯和路径总结归纳了一套创作的规律、逻辑和步骤。将这套规律、逻辑和步骤编写成一个程序操作所有的部分程序及算法。当这个程序开始运行时,它不再受控也不再被预知。它随机进行选择随机,随机确定后再次选择随机,随机的内容也是随机组成的,最后随机的时间产生随机的结果并为随机的结果随机的命名。随机是思维方式、是性格特征、是知识背景、是工作方法。随机使其成为了创作者。当这个程序以它的逻辑和习惯生成创作出了不同类型的作品时,艺术家随后变成了作品的实施者。依照要求,实施并完成整个作品。

最终,艺术家被还原成为了观众,欣赏阅读并尝试去理解作品的全部。


将一张手绘的白色抽象画进行拍摄,之后用数码微喷将拍摄的照片再印回到所拍摄的抽象画上。就此,一张绘画和摄影的结合体出现了,写实与抽象合二为一。



面前彩色的月亮来源于未知的过程,但却是真实的。人类所见月球都为黑白色,即使是后来的彩色照片中的月球也是如此。艺术家带着装有摄像头的视频眼镜进行对月球的描绘,摄像头可以时时的传输动态影像,但却是黑白的,所以在艺术家眼里面前的所画的月亮也是黑白色的。可是整个绘画过程中艺术家使用了丰富的色彩。见与用,虽然出自一人却是相互未知的。似乎我们认为真实所见的月球其实并非如此。


在圆形轨道上吊装着一台监视器,监视器中播放着一段弧形发光的灯管。屏幕内的弧形光管始终与圆形轨道保持一致,无论监视器的运动快慢如何,屏幕如何旋转。最终,这台监视器在电脑随机的控制中完成了圆形的自转运动与公转运动,虽然期待伴随着偶然,但是屏幕内的弧形发光灯管终将完成一个完美的圆形光环。

艺术家:王郁洋

主办:麓湖·A4美术馆 Organizer: LUXELAKES·A4 Art Museum

艺术总监:孙莉

策展人:李杰、蔡丽媛

Artist: Wang Yuyang

开幕时间:2020年6月13日(周六)15:00 Opening time: 15:00 June 13 (Sat.), 2020

展览时间:2020年6月13日——2020年9月6日 Duration: From June 13, 2020 to September 6, 2020

地点:麓湖·A4美术馆一楼展厅Venue: Exhibition hall of the first floor, LUXELAKES·A4 Art Museum

技术支持: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Technical Support:BOE Technology Group Co., Ltd.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