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阿尔轩谈中国:“在这里,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探索”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80   最后更新:2020/06/26 22:31:53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0-06-26 22:31:53

来源:artnet


“现在在现”昊美术馆展览现场
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2019年6月29日,美国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在亚洲首次美术馆个展“现在在现”于昊美术馆(上海)开幕。展览将时间的坐标指向遥远的3019年,呈现了艺术家美学范式下对于未来的“虚构考古”。一年后的今天,全球局势剧变,此前述说的未来似乎也以此为节点发生着倾斜。在新的情势下,这位着眼未来的艺术家也正调整着匹配历史线索的个人轨迹。

如今,也许身处美国的阿尔轩刚刚回归日常化的工作室生活,而以他为轴心、多角度延伸的全球艺术项目却从未停止转动。

目前,网上专场拍卖“丹尼尔·阿尔轩:未来考古学”正于佳士得现代及当代艺术部呈献,带来阿尔轩创作之多媒介雕塑作品,至6月30日结束。丹尼尔·阿尔轩的首次国际拍卖行个人专场拍卖,本次专场还会呈现多个系列的版本作品,以及他与迪奥、日默瓦等品牌以及宠物小精灵合作的最新作品等。同时,为支持深受疫情影响的艺术学生,阿尔轩将捐赠独件新作《被侵蚀的滚石杂志》(Eroded Rolling Stone Magazines)。该作品由一组粉红色及蓝色方解石石英石膏为材质,旨在向塑造了三代全球流行文化的经典摇滚音乐杂志致敬,其拍卖所得款项将拨捐他的母校库柏联盟学院之艺术学院(The Cooper Union School of Art)。

丹尼尔·阿尔轩,《被侵蚀的滚石杂志》,粉色、蓝色方解石石英石膏雕塑,每件 32 x 32 x 4.3 cm,2020
图片:致谢佳士得


也许是受启于昊美术馆个展的成功,阿尔轩收获了自己与中国的连结,中文艺术平台Archive Editions也应运而生。6月26日,由丹尼尔·阿尔轩创作的白色限量版雕塑《被侵蚀的布里洛盒子》(Eroded Brillo Box)将由Archive Editions平台(官方微信:ArchiveEditions独家发售。雕塑以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创作于1964年的经典作品《布里洛盒子》(Brillo Box)作为灵感来源,是穿越时空在未来考古挖掘现场发现的“历史遗迹”,作品与此前阿尔轩创作中使用石英晶体和钙化材料的组合方式一脉相承,以他独有的方式呈现时间的雕琢与侵蚀。而该平台在开设时的最初发售是与《Pokémon》的合作艺术品《被侵蚀的皮卡丘》限量500件的雕塑。

丹尼尔·阿尔轩《被侵蚀的布里洛盒子》,将于Archive Editions独家发售

2019年,丹尼尔·阿尔轩为了纪念匹兹堡安迪·沃霍尔博物馆成立25周年创作了初版《被侵蚀的布里洛盒子》,初版作品经由拍卖所得用于资助了沃霍尔博物馆。延续于此,本次安迪·沃霍尔博物馆亦向丹尼尔·阿尔轩开放了沃霍尔历史档案资料用于艺术创作,而销售所得同样会有部分用于赞助沃霍尔基金会及各类相关公共教育项目。

丹尼尔·阿尔轩《被侵蚀的布里洛盒子》

而在2021年,丹尼尔·阿尔轩将再次来到中国——并将于UCCA沙丘美术馆举办个展,这是该馆迎来的第一个艺术家个展。鉴于美术馆独特的空间环境,阿尔轩将以艺术史上具有代表性的雕塑作品为基础,如米开朗基罗的乌尔比诺公爵洛伦佐·美第奇像,以真迹原作模型为模,创作出标志性的“侵蚀水晶”风格新作品。作为UCCA沙丘个展的预热,今年7月10日将有一件阿尔轩的大型铜像雕塑亮相UCCA沙丘美术馆所在的阿那亚社区,作为公共艺术作品进行展示。

丹尼尔·阿尔轩,《侵蚀蔷薇石英制成的断臂维纳斯像》,2019
图片:致谢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除以上项目外,阿尔轩还以对话的形式与artnet新闻中文网分享了他对于这特殊的一年进行的反思、计划的重建以及那些标的为3020年的未来。

artnet新闻

×

丹尼尔·阿尔轩

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
图片来源:via Instagram


Q:你在中国做过不少项目,能谈谈关于《被侵蚀的布里洛盒子》这个项目的故事吗?你是如何与安迪·沃霍尔基金会合作的?它不是商业品牌,而是个非盈利组织,这有点不同寻常。

A:其实,我本来就是安迪·沃霍尔的粉丝,从我最早开始接触艺术的时候就喜欢他了。我们是和沃霍尔博物馆取得了联系,谈了可能的合作计划,也深入了解艺术家历史档案的内容,所以基于此创作了作品。去年它被拍卖,所得全部给到沃霍尔博物馆。这件作品很受欢迎,所以这次《被侵蚀的布里洛盒子》同样有部分收益将继续用于支持沃霍尔基金会的项目。

不过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做这种非营利的事情,库柏联盟学院是我以前在纽约上学的学校,我也为他们捐了很多钱。此外我还关注着一些其他的事业。

Q:Archive Editions主要面向中国观众,你是怎么想到创建这样一个区域性平台的?

A:创建Archive Editions的原因是出于我的展览经验。2019年我在昊美术馆办展览的时候,有很多收藏家和朋友都告诉我,他们无法从在我的美国网站上购买商品。我知道微信在中国使用范围很广,也是进行此类交易的重要平台之一,所以我认为创建一个能让中国受众访问的平台也很有意思。在中国,有很多年轻人对艺术、文化和时尚感兴趣。如果我不把作品带到这个市场的话,那就有点忽略了这个占全球人口很大一部分的群体。所以Archive Editions是我接触中国朋友和藏家的一种方式。

Q:昊美术馆的展览可以说轰动一时。那次的展览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A: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中国的观众很多。我觉得昊美术馆那次展览大概有一万人参加了开幕式,这在美国或欧洲是难以想象的——一个艺术展能吸引这么多人注意。我还发现,有很多年轻人对艺术真的很感兴趣,这是件很好的事情。

“现在在现”上海昊美术馆展览现场
图片:鸣谢昊美术馆(上海)

Q:你的“隔离生活”是如何度过的,是否做了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过去几个月有什么灵感吗?

A:3至5月我们在纽约基本都处于隔离状态,最近才回到工作室。我在家里花了很多时间画画,这有种“溯源感”——我在学校学的就是绘画。整体来说就是画画,然后重新审视了一些展览项目,有种稍微收紧的感觉。

丹尼尔·阿尔轩创作绘画

图片来源:via Instagram

Q:你认为,艺术市场的未来是否会走到“线上化/虚拟化”的道路上?

A:没有什么体验能胜过实际去看艺术作品。当然,在虚拟艺术领域也有许多有趣尝试,在隔离期间这很重要。当下的现状肯定会为新方式的出现提供可能,但我从来不认为它们会成为主导的发展方向,也不认为它们能够完全替代真正的艺术品。

Q:你有和多个领域进行合作的经验,你认为这能发挥怎样的作用?

A:我确实在艺术、建筑、电影和时尚等多个不同圈子里工作。我觉得这也可以追溯到沃霍尔的思想——他不是只为特定观众制作作品,还制作与日常生活有关的作品,这些作品可能影响到那些没有欣赏过艺术,或没有想过要欣赏艺术的人,因为这进入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所以我与时尚、街头文化等不同领域协作,也正可以把我的艺术创作带到这些领域中。

Q:从Instagram帖文来看,你最近在画画,这也是你在学校的专业。我们能否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你的绘画?

A:是的,我很享受绘画的过程。当做雕塑时,我有团队进行协作,因为很多雕塑是一个人做不了的。但绘画更个人,我自己就能画,它也能做一些雕塑不能做的事。我肯定会考虑在不久的将来展出这些画,虽然现在还不能准备宣布,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丹尼尔·阿尔轩在Instagram上发布的绘画作品

Q:未来是否有与中国品牌或艺术家的合作计划?你期待怎样的合作?

A:在中国,我们确实在筹备几个博物馆项目和画廊展览,要看具体情况如何。我认为中国的艺术世界很新,有很多机会能与不同的人相识相聚,还能有别样的艺术体验。今年,我本来有很多次去中国的计划,但现在可能要取消了。

我想去中国的一些更自然的地区,比如岛上,体验这个国家建筑和历史的全貌,我在北京和上海已经体验过一些,但肯定还有更多东西值得探索。


文、采访丨张华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