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钱泓霖:文明遗骸与未来重启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60   最后更新:2020/06/23 11:37:40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0-06-23 11:37:40

来源:798艺术  王薇


钱泓霖:数位遗骸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北京

2020年5月22日—7月8日

钱泓霖“数位遗骸”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798艺术:此次你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个展“数位遗骸”中营造了一个对科技末世的想象,你采用的是一个未来视角,呈现的是现今人类极度依赖的科技最终的没落,这一点在装置作品《傀儡谣》中体现得最为明显。这一主题体现了你对人类与科技关系的怎样一种思考?


钱泓霖:这件作品灵感来自于1794年5月8日,十八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现代化学之父拉瓦锡,被法国人民以革命的名义送上了断头台。在断头台上,拉瓦锡亲自做了平生最后一个实验。拉瓦锡答应在铡刀落下之后尽量地眨眼。行刑的刽子手提起头颅说拉瓦锡至少眨了十一下。这个实验非常打动我,我在想一个科学家最后在11次眨眼的时间里他在思考什么?在意识最后残存的瞬间他会焦虑我们的未来吗?

《傀儡谣》影像雕塑 尺寸可变 2019


因此从“数位遗骸”的概念出发,我营造出了一个科技末世论的未来,数位科技没落后的时空中,人类科技存在的证明产物——一副被抛弃机械残骸的遗迹现场。一副躯体的残骸再次被地球的植物和生物群系所包裹,躯壳连接的“纽带”发出微微的蓝光,躯壳之中不断闪现它被遗弃前的“记忆”影像。这一生命体消失最后的景象既神秘又哀婉。人类曾经将自己的情感和对世界支配的欲望利用科学理性与科技投射于大自然,而在这一梦破碎的未来时空中,大自然再一次接纳和包容人类所遗留的遗骸,在此人类与动物、人类与机器、自然与非自然之间的界限再一次消失和融合。


科技本无错,问题本身出在人类自身,我们也许应该多去思考一下我们希望科技朝着什么方向走,是更像人类还是更加成为人类与自然共存的外延。

《2019.07.10》光栅 180×148.17cm 2019


798艺术:此次展览中呈现了一系列名为《每日创作》的作品,这是否是一个以天为单位的系列创作?为何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这些作品的素材或灵感来源通常是什么?


钱泓霖:《每日创作》探讨作为个体如何去想象世界,艺术家在100天里,通过像“速写”一样的记录方式来拓展想象力的维度。3D软件的视角其实就是造物主的视角,每当打开三维软件界面,软件界面空间呈现出XYZ的网格坐标轴,一个混沌的世界,我需要像造物主一样摆布不同的物件来制造我心中的世界。

《2019.09.30》光栅 71.6×114cm 2019

互动3D效果 手机截屏


798艺术:在你的一些交互作品中,比如此次展出的配有互动小程序的光栅作品,涉及了真实与虚幻关系的探讨,这是否是你对当下人类生存状态的一种理解?


钱泓霖:我一直在使用电脑作为创作工具,我会发现这几年计算机图形运算越来越强大,很多真实世界的物象都可以被计算机极致模仿,就比如很多电影特效我们已经很难用肉眼分辨出真伪。在未来通过VR及计算机仿真技术完全可以像《盗梦空间》一样制造出真实世界的镜像世界,几个世纪光学的发展所引起的真实与虚幻的问题,在我们这一代被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未来这种关系会更加模糊,艺术的观看和呈现的方式也会因此改变,这一次展览的作品也是呈现这个命题。

《2019.05.06》未来树脂 39.8×32.8×19.5cm 2019


798艺术:尽管你的作品在媒介上具有很强的科技感,但作品所涉及的内容及思考往往是从人类自身出发的,作品中常常出现的光圈元素也令人产生某种有关宗教及精神层面的联想。你认为自身艺术创作的内核或者说中心议题是什么?


钱泓霖:我在德国留学,记得当时去意大利旅行,追逐着西方艺术先贤的脚步去了很多博物馆和教堂,完整的古代街道和古迹依然保存得如此完好。我在教堂看到贝里尼的雕塑很受震撼,我感觉自己的艺术认知是浅薄的,以前都是在书本和影像中看到作品,我们看到的是作品本身的造型和材质,因此我们会非常关注艺术家的技巧。然而,当我真正置身在教堂的空间,里面的声音、空气、作品的方位、作品四周环绕的宗教装饰、身旁正在祈祷的人们……我是谁?自身无法进入这个作品精神的内核,无法进入西方文明的脉络。这段经历对我刺激很大,在我成长的艺术教育里一直是注重造型和技术,很少提及作品背后文化和精神层面,我记得那次旅行后对自己的身份产生很多焦虑和质疑。后来我的作品也在一直围绕“世界观”、“身体与记忆”等主题来进行创作,希望创作出有精神性和纪念碑式的作品。

《傀儡的最后实验》影像雕塑 44.8×34.6×13.7cm 2019

《傀儡的最后实验》影像雕塑 55.8×26.3×11.1cm  2019


798艺术:可否结合你的整体实践谈谈你对新媒体艺术的兴趣点及研究方向?


钱泓霖:经历了不同的国家、城市的学习,经历了对当代艺术媒体艺术的思考与实践,在我的作品里面,我们看到了艺术史发展过程中艺术与科学和技术之间的脉络。对我来说,新媒体艺术可以在创造有价值的知识方面发挥作用。或者我们可以通过与科学领域的合作,更进一步创造新的艺术认知。不仅仅是为了形而上的艺术表达,也为了以艺术作为研究方法拓展未知的知识领域。

返回页首